第十六章-The Road Into Sky(朝天之道)

 

「叩、叩、叩,請問里凱‧炎羅先生在嗎?」一個陌生、又帶有磁性的男子聲在門外響起,讓剛比賽結束,回來旅館休息的騎士感到疑惑,這時候怎麼會有訪客…?抱著懷疑,里凱打開了房門。

 

「請問你是……?」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成熟而俊俏的臉龐,配上一頭亮麗的銀髮,構成了一股玩世不恭的帥氣感,但是卻又有一種堅毅穩重的感覺融合在其中,讓原本強烈的驕傲與自戀感降低不少,不過也是只讓人勉強可以接受的程度罷了。

 

「在下是克諾‧瑞卡,蜜里女神的專屬騎士,可以請問一下…女神樣目前芳蹤何處?」克諾…那個魔法騎士阿……。里凱想起了當時白魔導士談起他時那絲不可察的困窘,嘴角不自禁的露出微笑。

 

「她好像忽然有要事,前往水之國度了…」

 

輕視之都…?時間上…以防萬一…還是趕路吧。「抱歉,雖然有點唐突,但是外頭還有人等著我,我就先離開了。」說完,克諾就匆匆的轉身準備離開房間。

 

「對了…根據女神告訴我的…如果沒猜錯…繼承甘特跟傑瑞德之名的那兩個遭老頭一定忘記把試練的真意告訴你了吧?」走到一半,魔法騎士忽然停下了腳步「請你別忘記面對艾利德爾之時的感覺,這應該對於總決賽會有一點幫助的。這樣一來,我也算是幫女神盡上一份心力了,有緣再會吧。」語畢,克諾就消失在旅館的迴廊中,留下細細思索其中意義的守護騎士。

 

 

$ $ $ $ $ $ $ $ $ $ $ $ $ $ $ $

 

 

又是一個無夢的夜流逝,晨曦初臨,奇岩都市一向熱鬧繁華的商店街,在此時也顯得格外的冷清,只有幾家徹夜營業的攤販進行著最終的收拾工作,然後,一些早起的小販也在雞啼聲中開始準備開店,接著,人潮逐漸地出現,全新的一天就這麼開始了。

 

「好了,我們一定會拿下冠軍的!走吧!」黃金之夢旅店前,迷途隊的三人正在進行最後的精神喊話。

 

「喔!」雖然半精靈和半巨人都是元氣十足的回話,但是看在里凱的眼裡,卻出現了些許的不安……小雅昨天的比賽太耗元氣根本還沒恢復;堭土則是還沒完全擺脫疾病術的影響。要盡量防止她們受傷的情況發生阿!那就只有一個辦法了。心中暗自下決定的騎士,踏出了前往競技場的第一步。

 

 

※ ※ ※ ※ ※ ※ ※ ※ ※ ※ ※ ※ ※ ※ 

 

 

「各位先生~女士~歡迎觀賞奇岩守護騎士大賽的決賽!這次可是連奇岩領主都親自觀賽的精采賽事喔!獲勝的人,將會經由領主的加冕,得到『天空王者』之稱號,還有數之不盡金銀財寶的賞賜等著優勝隊伍。好的!讓我們歡迎雙方隊伍進場吧!」伴隨著話聲,迷途隊緩緩的從漆黑的選手休息室,走向光亮的比賽場地。

 

剛剛接觸到強光的襲擊,眼睛自然而然的一黯,等到視覺恢復之後,一種強大的視覺刺激跟震耳欲聾的聲浪同時湧來,五萬人的觀眾此時坐滿了競技場的圓周部分,盡全力的為自己支持的隊伍加油打氣,這種受到萬人矚目的感覺…熱血澎湃的興奮感,只有體會過的人才會了解這種滋味。

 

迷途隊入場的瞬間,觀眾席升起了一面大旗,上面用斗大的字體寫著“苑雅‧命”的字樣,後面還畫了一個巨大的紅色愛心,讓某半精靈少女的臉涮的一聲變的通紅,也讓某守護騎士的怒火瞬間高漲。仔細一看,旗幟的角落,還繡上了一個在大氣中無盡飄零的破碎羽絮。

 

「阿!是雪諾葛格耶!」視力極佳的半精靈少女,認出了苑雅後援會的成員之一,竟然就是在森林中教授她的劍術導師,她自然而然的向著那邊揮了揮手,也讓某騎士的妒火提升到了更高的境界。

 

「真~是~的~要不是因為那個叫艾多倫還是什麼來著的笨精靈,耽誤了我們的行程,要不然我早就來終結黃金之鷹的不敗神話了!」觀眾席上,先前出現過的飄零之都血盟公主綠茶茶,滿臉不爽的抱怨著。

 

「公主每年都說一樣的話,不會煩嘛…肯特王明明就嚴令禁止我們參賽了。」在公主的身旁,一位小兵隨口發著牢騷。

 

「別再給我提古迪歐那個臭老頭!我是綠茶茶‧古莉姆!跟那個迂腐的怪老頭早就斷絕父女關係了!」

 

「果然是每年都重複一樣的對話…算了,至少…這次的比賽有趣多了……」窩在一旁,始終不發一語的沉默法師,露出了一抹期待的笑容。

 

這時,競技場角落出現了另一個參賽隊伍的身影,但是,卻只有一個身穿黃金鎧甲男子來參加這場決賽。

 

「好的!那就讓雙方隊……」就在司儀想要繼續引導比賽的進行時,那名男子用手勢打斷了他的發言。

 

「你就是…里凱‧炎羅是吧?吾乃黃金之鷹騎士團團長基爾‧托斯泰,是個男子漢就光明正大的與我一決勝負吧!」說完,基爾就拿出了一隻甩手箭丟在里凱的面前,充滿了挑釁的火爆意味。

 

呵呵,我可是求之不得阿…不過,在那之前…里凱忽然轉身看向半精靈少女「小雅…唔…那個…你有沒有手帕或是絲巾之類的隨身物品可以給我阿?」

 

「阿?你要那種東西幹嘛?等等喔…這是之前長頭髮用的緞帶,可不可以阿?」

 

「嗯…」里凱接過苑雅遞來的粉紅色緞帶瞬間,他單膝著地,並小聲的念誦著「以此物,立此誓,里凱‧炎羅將成為苑雅‧艾莉弗的守護騎士,直到生命的終結。」

 

「耶…?小凱…你…腳受傷了嗎?怎麼忽然跪了下來?」不清楚這就是永遠效忠的儀式,半精靈少女滿臉困惑的看著眼前的騎士。

 

「噗…沒有啦,這樣我就可以安心了…來戰吧!」無視於觀眾席上連綿不絕的噓聲,里凱將緞帶塞進了胸前的盔甲,並將那隻箭拿起,丟回給基爾,象徵著接受決鬥。

 

「很好…有勇氣的小夥子。」騎士團團長抽出了身後的雙手白金大劍,擺出了戰鬥的架勢。

 

「里凱…要不要乾脆由我來應戰……」半巨人的這項提議,立刻被里凱用眼神回絕了,因為他早已發現到,即使撇除了疾病術的影響,堭土也不過是身材稍微碩大了些,其實以比例來推算,她算是纖細柔弱的體型,不太適合這種重兵器的戰鬥。

 

「嗯…!經過了一番溝通,雙方決定了決賽將由里凱‧炎羅單挑基爾‧托斯泰來舉行!沒有時間限制,倒地十秒、失去意識、投降,就算比賽結束,現在~決賽開始!!」

 

「喔~~阿!」才剛開始,騎士長就以高速的身法,帶著一道白金色的軌跡重重的斬落!

 

「錚!」好重!里凱雖然第一時間舉起了銀騎士之盾防禦,甚至用上了卸力的技巧,卻仍然感覺到一陣酸麻,他隨即對著基爾的腰際揮了一劍。

 

沒想到手持巨劍的騎士長,無視於重兵器的揮舞不便,以利落的速度檔下了這一擊,接著,更強力的一擊再次斬落。

 

好阿!跟我比耐力!我就不相信有人耐力可以比我還強!里凱再次使用銀騎士之盾成功的防禦住攻擊。接著,雙方就這麼一來一往的消耗著彼此的體力與精神,進行著集中力稍一失散就落敗的殊死戰。

 

經過了百來下的攻防,大劍的揮舞速度逐漸的慢了下來「有破綻!」終於,里凱成功的抓到一個空隙,一次全力刺擊朝著脅下攻去!

 

「哈哈哈哈!你太天真了!」就在紅騎士之劍擊中黃金鎧甲的瞬間,盔甲放出了一種金芒,然後,一種柔軟不受力的感覺從劍身傳來,一種古怪的附魔系魔法抵銷了這次的衝擊力。然後,趁著里凱尚未來的及恢復防禦姿勢,象徵死神的白金大劍再次隨著一道優美的軌跡落下。

 

糟了!只好賭一賭了!情急之下,里凱彷彿是做著無謂抵抗般,試圖勉強的收回銀騎士之盾來抵擋這一擊,但是這樣將會喪失出手的先機,想要占回上風恐怕就相當困難了。

 

白金巨劍碰上了銀騎士之盾,然後,一道跟里凱抵擋艾利德爾的尾擊相同的柔和藍色光華從盾中放出,給了里凱一絲緩衝的機會,他把握住這瞬間,將銀騎士之盾一斜,再一壓。

 

「轟!」受到銀騎士之盾的影響,巨劍全力砸向地板,發出了一聲巨響,然後,散發出淡淡紅芒的紅騎士之劍已刺穿了基爾左胸的胸甲。

 

「勝負揭曉~~獲得冠軍的隊伍是~~轟轟轟轟轟轟……」就在司儀打算宣佈比賽結果之時,一道強大的震波掃過了整個競技場,接著,更強勁的震動持續傳來,第三次喪響在這個節骨眼降臨了。

 

「飄零之都聽命!全力搶救所有的居民!」

 

「來人阿!快來保護領主!」

 

「媽阿!我還不想死阿!!」

 

就只是短短的瞬間,原本令人熱血激昂的比賽,變成了死傷慘重的人間煉獄。人們奔跑著、哭喊或是做著任何一切可以發洩內心恐懼的動作。這一陣混亂中,堭土出奇的鎮定,她把里凱與苑雅帶到了安全的地方,並開始試圖穩定人民的心情,以盡量減少災害的損失,也好險大多數的人們都聚集在這個架構堅實的競技場中,結構嚴謹的飄零之都血盟正在此處觀賽,配合上奇岩軍方的全力發揮,人口的損傷成功的降到了最低點,但是,這仍然讓奇岩都市受到了很大的破壞,沒有十來年的休生養息,恐怕難以恢復原本的盛況,而且這滿面瘡痍、血肉糢糊的景觀,也讓半精靈少女受到強大的刺激而昏迷不醒。

 

等到一切都稍稍恢復正軌,已經是三天後的事了。

 

三天後,奇岩領主下達了接見他們的指令。

 

 

§ § § § § § § § § § § § § § § § §

 

 

即使是以強大防禦力著稱的奇岩城堡,也在強力地震的影響下,變成了亂七八糟的景象…外牆多處坍塌,內牆有些地方變得凹凸不整,中央花園甚至還有龜裂跟隆起的現象發生,搶救災害的士兵們匆匆忙忙的來去不休,希望能盡快的恢復奇岩城當初那優雅又華麗的舊觀。

 

「唉…太慘了……」半精靈少女不經意的幽幽一嘆,牽動了在場許多人心中那根勉強支撐的心弦,但是他們卻沒有因此停下腳步,緬懷和哀傷不是件錯事,但是現在有更應該去做的事。

 

「小雅…妳就別再刺激他們了……」里凱這時使用的嚴厲口吻,是苑雅從未感受過的,因此,活潑的少女安分的沉默下來。

 

「只要不是完全毀滅…就一定可以恢復的……」半巨人走到一半,忽然吐出了這一句話,雖然是勉勵,口氣卻異常的沉重…巨人族…早已被淹沒在歷史的軌跡中了。

 

「現在能做的…也只有盡力挽救了…不是嗎?不過…我們也沒有可以幫忙的地方阿…」由於是外來的旅人…所以奇岩的居民大多堅定的婉拒了他們援助的請求,天災唯一的益處…凝聚人心在這種地方發揮了微妙的作用,畢竟,他們擊敗黃金之鷹──奇岩的最大驕傲……

 

經過了一陣氣氛凝重的移動,迷途隊到達了奇岩城的謁見之廳,接受遲了整整三天的賞賜與名譽。

 

「就是你們嗎…?擊敗了基爾的人們…真是抱歉阿…讓你們看到奇岩的這種醜態…」奇岩領主是個年約六十上下,頭髮灰白的老人,由於最近的重大事故,使得他看起來更加的憔悴,看起來就像風中殘燭般的重病老人。

 

「領主您多慮了…看到這種景象我們也是非常哀傷的。」雖然內心對於奇岩耍的小手段非常不滿,但是里凱還是強壓下了厭惡感,使用著一般的應對禮節。

 

「早知道…就應該即早封閉水之遺跡的…罷了…我怎麼會在客人面前提到這些呢…來人阿!把獎賞給抬出來!」伴隨著話聲…一個四人合抬的巨大寶箱被移進了謁見之廳,裡面充滿著金幣、寶石的閃爍光芒,如果是被某個勢利的精靈看到,恐怕這箱東西在當夜就會被盜走了吧。

 

「領主…雖然這似乎有點失禮…但是…在下希望將這筆賞賜用在救災的活動上。」聽到這句話,奇岩領主原本空洞的眼睛忽然閃過了一道光芒。

 

「好!好!好!看來你們真的合格了…本人正式在此向你們致歉,關於在比賽期間對於你們種種不禮貌的行為。」

 

「領…領主你!?」本來是不打算使用奇岩的臭錢才出此下策的,沒想到竟然歪打正著,世間的巧合就是如此吧。

 

「你知道嗎…為什麼奇岩明明就是最富有的國家,但是卻只自稱是為奇岩自治領的領主而已……」老人露出了緬懷過去威光的神情「根據家族代代流傳的話…這個疑惑要回朔到『古大戰』的時期了…那時的先祖…因經商致富而富甲一方,甚致得到了當時亞汀國王的賞識,得到了這塊位置得天獨厚的土地…因此,心存感激的先祖立誓永遠效忠亞汀皇族,緊守著這小小領主的職位…即使是到了亞汀國家變的虛無飄渺,如同傳說中不存在的帝國的現在,依舊如一……」

 

「身為與亞汀皇族關係最緊密的家族,有這麼一句話流傳了下來──『當和平的象徵與亞汀的血脈突破奇岩之鷹的壁壘時,通往天空的道路將會開啟。』其實這就是『天空王者』稱號的由來,但是從來沒有人成功過…聽說…『封神戰役』時,皇子特羅斯也沒有成功的開啟這道路…但是不知道為何…看到你們…我就覺得時候已經到了…這句話的使命終止了。」

 

「耶?」里凱被奇岩領主一番自言自語搞的一頭霧水,難道他真的認為…我們是亞汀的使者嗎?難道是地震的刺激太大,變的老年痴呆了?

 

「來人阿!把他們帶到朝天之間去!」來不及說些什麼,三人就被衛兵架著,帶到了奇岩城堡的最高點,一個奇蹟似沒有被地震破壞的高塔之頂端。

 

「這裡…就是朝天之間?」仔細的打量四周,一些造型古樸的裝飾浮雕在牆壁上,好像是傳說中亞汀系列的雕飾品,正在傾訴著往日的榮光…圓錐狀的天花板向上延伸著,只留下小小一個亮點從正中央灑下柔和的陽光,陽光籠罩處,有一個以皇冠為基礎形的異樣魔法陣,似乎是失傳已久…亞汀皇家的專屬魔法。

 

一看到這裡的擺設…里凱泛起了一種難以解釋的熟悉感,就在無意中,走到了魔法陣的中央處,而發覺到守護騎士狀況不對的半精靈與半巨人,也在擔憂的心情下,走到了魔法陣的涵蓋範圍,就在這時,魔法陣忽然發出了耀眼的黃金色光芒向著圓錐的頂端射去,光芒散去後…三人的身影消失在朝天之間中。

 

 

連綿悠揚的鐘聲,在此時緩緩的散佈而來「第四喪響……」

 

 

※ ※ ※ ※ ※ ※ ※ ※ ※ ※ ※ ※ ※ ※ 

 

 

「嗯…這裡是…?」雖然擺設與先前的一模一樣,但是卻變得老舊了不少,還有不少藤蔓穿過了牆壁的雕飾,給人一種年久失修的感覺,這肯定不是剛剛的朝天之間…

 

「小凱小凱~你看!這裡有一個怪怪的東西耶!」騎士轉眼一看,半精靈少女雙眼放出好奇的光華,正抱著一個似乎是金屬製的類人形物體敲敲打打「小雅!別亂動東西啦!」

 

「那好像是…『古大戰』時期,人類結合精靈的魔法與巨人的科技研發出來的完美體──機械人……」曾經在那段時期生活的堭土提出了她的看法。

 

「可是這真的好像很好玩阿…嗯…這裡好像有一個凹槽耶…跟精靈玉的大小一樣耶…來放放看好了。」好奇心起的少女將精靈玉放進了凹槽中,沒想到,凹槽裂出了一個洞,將精靈玉吞噬進去,接著,一種奇怪的聲響從這金屬製品中傳出…

 

「能源補給完畢,R-99恢復動力,各位主人安好。」

 

 

第十六章-The Road Into Sky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