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Vitiate or Purge(污穢或淨化)

 

「克諾大叔~呃…克諾葛格。」感受到趕路中的魔法騎士傳來的殺死人眼光,年輕的盎格連忙換了另一個稱呼。「那個…我們到底要去哪裡阿?」自從彩蝶紛飛後,蜜里一恢復意識就拋下一句「它在呼喚我。」就自顧自的走了,到現在已經趕了三天的路程,也難怪熾燄忍不住提出了疑問。

 

「你不會自己去詢問女神樣嗎?」年輕瀟灑的二十五歲被叫成中年大叔,克諾也就沒什麼心情與少年妖魔攀談。

 

「可是…我不太敢跟她說話……」

 

「嗯嗯,見識過女神樣那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氣質,這是正常反應阿!女神樣她那與生俱來的優雅……」無視於熾燄傳來的為什麼你不會的疑問眼神,魔法騎士開始了一段冗長的女神讚頌禱文。

 

「…所以這就是女神之所以為女神阿!呃…好像沒人聽我說話…好吧,熾燄…該回神了啦!現在我們已經通過了燃柳木橋,目前在古魯丁西北方附近的郊區,依據女神樣透露出來涵蓋著深奧智慧的言語,不難猜想目的地應該是具有時效性,而距離現在最接近的節日就是…格藍肯的祭祀日…所以,目標當然是遠古戰場的邪惡神殿囉!」

 

「是喔…那再問一個問題,你肩上背的那把巨劍是裝飾品嗎?怎麼都沒看過你用。」

 

「…那你為什麼要跟著我們?」

 

「……」不是不能回答,而是不想回答,自己是因為想要離家出走,又恰巧送上來兩個現成的冒險夥伴,當然就跟著一起上路啦……但是這種窩囊事怎麼可能說得出來!所以妖魔少主保維持著沉默的態度。

 

完全抓到妖魔少主的心思,魔法騎士微微的一笑「就把它當成男人之間的秘密吧!」

 

「男人之間的秘密…聽起來好像很有男子氣概!就當它是男人之間的秘密吧!」沒有注意到魔法騎士的竊笑,熾燄自顧自的感受著被自身曲解的男子氣概。

 

「看在你那麼聽話…阿不,是那麼了解我們的友情的份上,我偷偷奉送給你一個女神樣的小秘密。」說完克諾就把嘴巴靠近了熾燄的耳朵旁。

 

「其實…你別看女神那種一付什麼事都漠不關心的樣子,事實是她非常注意別人對她的感受喔,你看,她的腳步是不是稍微慢了下來……」妖魔少年仔細一瞧,蜜里原本急趕的腳步果然稍微減緩了一些,就像是想要偷聽他們的對話一樣。

 

「所以…以後如果我沒有隨侍在女神樣身邊的話,你可不能因為那虛假的氣質而退縮,因而讓我的女神樣受到任何的傷害喔!」看到妖魔少年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克諾滿意的跑到了白魔法師的身邊。

 

「女神樣您是太過疲憊嗎?怎麼會放慢腳步呢?看來我們還事先休息一下吧?」聽到這一句話,蜜里不發一語的恢復了原先速度。而旅途,就在一個暗笑,一個思索,一個疑惑的狀態下繼續前進著。

 

 

§ § § § § § § § § § § § § § § § §

 

 

又經過了數天的疾行,三人總算是在邪神祭日的當日,踏上了亞汀地區黑暗勢力最為廣大的「遠古戰場」當中。

 

由於地理位置位於各種族的中心,又恰巧是人類勢力的關鍵點,所以自從「古大戰」將此處化為一片焦土以來,殺伐之聲從未止歇。長久累積於此的怨靈與執念,不論是哪一代的大魔導師都無法將其消解,久而久之,此處就成了生人勿近的死靈世界。只有勇者或是瘋子才會踏進此處。這句古老的俗話充分顯示了遠古戰場的恐怖之處,現在,有一群初生之犢在邪神力量最為強大之時踏入了此地。

 

「好安靜喔……」踏上這裡後,應該也過了不少時間了,但是眼前卻沒全沒有死靈之物的蹤跡,這種令人窒息的沉靜,反而讓恐懼感更加地擴大。

 

蜜里打出了安靜潛行的手勢,就輕輕的緩步前往邪神之殿,一人一妖對看一眼,跟著白魔法師悄聲的移動而去。

 

越是前進,那種凝滯的感覺就越強大,走到最後,眾人必須費盡全身的力量才能邁出一步,所幸一路上的確是沒有發現任何不死魔物,要不三人恐怕早就被無盡的死靈打垮。

 

費盡了千辛萬苦,冷汗浸濕全身的三人,總算走到了一座小山丘的頂端,在下面的就是…位於下凹處最低點的邪神之殿堂。

 

那是個用龍之牙做成的怪異建築,雖然扭曲變形,但是又是那麼理所當然的聳立著,帶給人一種邪異的美感,在神殿的中心似乎有個物品持續發出血紅色的光芒,但是礙於距離過遠不能辨別到底是何物。而這個小小盆地的週遭,則是被滿坑滿谷的人形僵屍所充塞,同時有種近於呢喃的聲音緩緩的傳出……

 

「…格藍肯…的光榮…在所有的亡者之中…他…就是鑰匙……。」

 

體認到沉浸在類似宗教狂熱狀態的死物一時間不會發現入侵者,被恐懼擠壓的克諾用顫抖的手向蜜里打了個現在怎麼辦的手勢。而白魔法師則是一付早已突破恐懼般的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然後悄聲地討論作戰策略。

 

「位於中央的就是呼喚我的東西,等等我會嘗試拖住死靈的行動,你們兩個就趁機闖進去,把它帶回來給我,要小心的是…千萬別用手碰觸到它!」

 

傳送完話語,蜜里就閉上眼睛試圖集中精神,然後,一如往常般的向 聖神殷海薩請求力量,在祈禱的同時慢慢地聚集著風之元素在附近圍繞。然後蜜里的頭髮再次轉為純淨的白色,但是神聖的藍芒卻沒有往常的強大,而是淡淡的、充斥在四周,然後,一股微不可察的清風夾帶著藍芒朝著盆地的中央吹去。

 

「創造性的魔法才是真正的上位魔法…淨化之風,為我徹底的消散所有的不潔之物吧。」

 

人形僵屍們完全沒注意到這股神聖之風的成長與蔓延,而是繼續向邪神祈求那把鑰匙,那把帶著邪神光榮的鑰匙。

 

夾帶神聖力量的微微清風,將克諾和熾燄心中的恐懼清除,也在不知不覺間緩慢地削弱死靈大軍的力量。

 

恢復行動能力的一人一妖趁著淨化之風吹襲的時刻,拔出手中的武器,朝著盆地的最低處衝去。

 

當魔法騎士砍倒第一個人形僵屍時,所有的死靈瞬間脫離出神的狀態,朝著發出生人氣息的入侵者緩步前去,但是卻永遠到達不了那發出強大生命力的軀殼之處…那股風腐蝕了它們的雙腳,剝奪了行動的能力。

 

利用這個良機,魔法騎士與妖魔少主發出火之元素的力量,彷彿一隻火龍衝入了漆黑的潮水中,狠狠的刺出一條火紅的通道。

 

遨遊的火燿之龍以迅雷般的速度衝入了邪惡神殿當中。在隨時都有被閻黑浪潮吞沒的危險中,克諾快速的用披風捲起了那物體,接著為了回歸而準備再次的衝刺,卻發覺到,內心的不安在迅速的擴大。

 

畢竟是初次施展高深的上位魔法,強大的魔力消耗為頭腦帶來一陣陣的暈眩感,讓降世聖女差點不支的暈倒在地,但是她還是咬緊牙關的硬撐下去,卻阻止不了魔法的效力逐漸減弱。

 

「該死的!」看著數之不盡的人形僵屍朝著自己緩慢前來,強大的恐懼感一波波的擊打著心靈上的壁壘,讓克諾開始懷疑起自己是否能活著衝出這黑暗之海中。難道要動用「它」嗎?不行!我沒能力駕馭「它」的,難道就這麼迎接死亡嗎?真是夠該死的了!!

 

就在克諾全力對抗著彷彿永無止盡的黑色浪濤時,熾燄似乎是被恐懼所徹底擊垮,倒在地上不斷顫抖著,但是眼裡卻閃動著一種…瘋狂的火焰。

 

「嗚……嗚喔喔喔喔!!」原本低不可聞,卻在瞬間轉變成震天的狂吼,接著,帕格立歐的炙焰隱隱的閃動著赤紅的光芒,下一瞬間,整個小盆地被火之漩渦所涵蓋。

 

「焱之刀奧義──炎魔之怒。」

 

「呼…好險我即時張開火之護盾,要不就差點死於非命了。傳說中的妖魔狂暴…果然名不虛傳阿……」雖然即時保住了性命,但是全身焦黑卻是難免不了的,狼狽不堪的魔法騎士扶起耗力過鉅而陷入沉睡的妖魔少主,緩步的離開這個因火焰摧殘而更加擴大的盆地。

 

「女神大人,您所要求的東西…在下給您送來了,請收下吧。」一說完,勉力支持形象的克諾倒在地上,大力的喘著氣。

 

「辛苦了…」看著眼前這個為了自己出生入死的男子,蜜里破天荒的道了聲謝,然後,她拿起了紅芒散盡的物體。

 

「就是這個了…那本破書中提到的三聖器的中立代表者,『污穢或淨化』之杯,可以依照持有者的願望,做出污染或是淨化…就像這樣……」蜜里拿出了艾倫贈送的世界樹枝脈,放入了聖杯當中,然後,一股柔和的碧綠光芒開始在杯子中緩緩散發,強大的生命能源之光開始照耀在四周,治癒了傷患同時也讓週遭的土地產生了異變!原本寸草不生的焦黑土壤竟然冒出了許多幼芽,並持續的生長著。

 

但是生命之光散射沒多就之後就逐漸的減弱,終至什麼都沒發生,「唉,大地的淨化畢竟不是一朝一夕的動作阿。」就在蜜里嘆息的時候,雨滴,滴落在聖杯中,發出了「叮!」的響聲,接著,雨勢逐漸的變大,並嚴密起來。

 

「你們看!西南方…好漂亮……」不知何時醒來的熾燄指著天空,驚訝的大喊著。

 

那邊的天空,雖然也是下著雨,但是卻在陽光照耀下,化為閃亮的光芒不斷的落下,宛如壯麗的瀑布正在閃爍著他獨有的光彩。

 

「『光瀧』…第二響,怎麼可能…女神殿下,非常抱歉在下必須離開您一段時間,在下會盡快趕回來的,讓我們在奇岩村莊再會吧!」非常急促的施完禮後,魔法騎士匆匆的離開了此地。

 

「嗯呃……」看著魔法騎士迅速的遠去,少年妖魔吞了一下口水,接著把目光轉向白魔法師的地方。

 

我…我應該怎麼跟她相處阿!一想到日後必須跟這冷豔冰山單獨度過一段旅程,黑線開始佈滿在熾燄的額頭上。

 

而蜜里顯然也是考慮到了這個問題而沉默著,兩人就這樣呆呆的發楞了許久。

 

「走吧。」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蜜里淡淡的撇下一句話就自顧自的離開了。

 

嗚…帕格力歐神,您是為了試練我才安排這種旅程的嗎?您真是太狠心了阿……。內心偷偷的向創造妖魔之神哭訴,熾燄跟隨著蜜里的腳步離去。

 

這趟讓妖魔少年感到極度尷尬的旅程,基於妖魔族所規定的少年保護法案而被抹消於歷史當中,史書再來只留下這短短的一句話。

 

「蜜里‧賽希達二次進入奇岩村落,與里凱‧炎羅第二次相遇。」

 

 

 

第十二章-Vitiate or Purge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