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Who are you?

 

「颼─。」一道瞬間移動魔法所獨有的白光降落在村莊中,擁有一頭優雅且華麗的金髮,尖長的雙耳,眼神透露出一種因使用消耗類物品而眼裡透露出哀痛神色的精靈正打量著四處的環境,入目所見的盡是些殘破的房屋、毀壞的漁網,顯示了此處的貧瘠與淒涼,跟之前所身處的繁華、熱鬧的古魯丁擁有完全不同的特質。但是,這裡的居民卻有種堅毅、不因困境而屈的神情,跟艾倫先前所遭遇的風木城公主相同的氣質。

 

「爺爺~你看!那個大葛格看起來好奇怪喔!」風木村的小孩,因為初次看到傳說中的生物──精靈,驚奇不已的大叫著。

 

「什麼?我看看……喔~那是個精靈啊!還非常哀痛的樣子,一定是從地下監獄冒險回來的吧…八成是因為情人被地下城中的兇惡魔物所殺害了……嗯嗯,孩子們啊!我有個非常感人的故事告訴你們,在很有很久以前……」就這樣,因為使用傳送回家捲軸而感到悲痛的艾倫,莫名其妙的成為了風木村落最新的床邊故事話本中的男主角,並且成為了風木村落孩子們心目中永恆的英雄。

 

「這就是風木村莊了吧…果然跟傳言中的一樣荒涼。」放眼望去,村民的數量寥寥可數,大部分還都是些老邁的人們,一種說不出的寂寥感充斥在四周,實在是很讓人聯想到這就是以出產武勇著稱的『暴風之刃』風木皇家騎士團的產地。由於鄰近村莊強大的商業吸引力,年輕一輩想必都在那邊尋求一夜致富後再衣錦還鄉的夢想,至於武藝上有點成就的人,都在銀騎士之屋埋頭苦練著吧。再加上最近的兒童失蹤……一個村莊最起碼的活力在這一點也感覺不到。

 

精靈觀察了一下後,決定先逛逛四處看看有什麼再說。就在艾倫踏出第一步的時候,他的眼角不經意的瞥到了一道熟悉的藍色身影正快速的離開此地,從那急促的腳步聲中,艾倫甚至能感受到那種…恨不得多生一對翅膀,趕快逃離的感覺。

 

那位公主殿下又在玩什麼花樣了?抱著強烈好奇心的精靈,決定運用種族天賦的敏捷,悄悄的觀察看看為何她那麼急著躲開自己。但是說起來容易,實行起來卻異常的艱辛,明明對方身著沉重的全身鎧甲,卻完全沒發出任何鎧甲撞擊的聲響,更以完全不被重量拖累的高速移動著,眨眼間,那道藍色的身影就完全失去了蹤跡。

 

被瞬間拋開的精靈自尊心受到了強大的打擊,沒想到在迷幻森林中以靈活度著稱的自己竟然沒兩三下就被甩開了,這著實讓他愣住了一段時間,也讓他聽到了一些隨著風而飄送過來的爭辯聲。

 

「公主殿下!這太危險了!還是派騎士團……」

 

「吾心意已決!你只要告訴我那座小島的方位就好!」聽聲音,似乎就是之前成功拋開自己的嫀薏,好奇心再次燃起的艾倫不知不覺的朝著聲音發出的地方前進。

 

「可是…一連串的誘拐顯示了對方計劃周詳,孤身前往實屬不智阿!」

 

「那麼…交給「暴風之刃」又能做什麼呢?一大堆礙手礙腳的人只會讓敵人發覺而已!」

 

「但…由公主您來冒險實在是…又是一個人…」

 

「這你就錯囉!我就是來保護她的!」完全默視兩人訝異的眼光,精靈忽然插入了話題當中。

 

「還有位精擅潛行的精靈一起,這下村長你沒意見了吧!」藍騎士趁著對方思緒混亂的瞬間,還不留情的施以壓力。

 

「呃…這…有了精靈當助力是很好啦……」

 

「那就是你答應囉!幫我們準備個小舟就可以了!」也不管村長的臉色瞬間變成青白色,藍騎士就拉著還搞不清楚狀況的精靈快速逃離了房屋。

 

「呼…差點就以為會失敗了,史爾德沒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就是固執囉唆了一些,剛剛真是多虧你囉,嘻嘻。」一離開屋子,嫀薏原本威嚴的氣勢消失殆盡,換成了年輕少女的一貫口吻。

 

我是不是做了些不該做的事阿,就只是順口插了一句話而已,好像就捲入了很麻煩的事件當中,這不是跟在古魯丁的時候一樣嘛…。省悟到自己又自願跳入了火坑當中,艾倫這時真的有種仰天長嘆的衝動。

 

「你在碎碎唸些什麼阿?」

 

「沒、沒有,我只是在想對方幹嘛要帶走小孩。」

 

「這我也不清楚…聽史爾德講…犯人好像來自一個不小的組織,而且好像不是人類……」

 

呃…夠了,真是。難不成又一隻艾利德爾在亂搞吧。意識到這次的事情恐怕也不同小可,精靈更加後悔剛剛的衝動了,不過,危險度越高,那……「事成之後,有什麼報酬嗎?」

 

「這個嘛…不要用那種精光閃閃的眼神看我啦!風木村方面是有提供三百金幣的報酬……」一聽到賞金,勢利的精靈眼光頓時更加的銳利了。「但是,基於風木村落經濟上的問題,我已經把這提案撤銷了……」那瞬間,原本光芒萬丈的太陽變成了空洞呆滯的眼神。「不過…史爾德還是堅持至少保留一半的酬勞…」

 

「我說公主大人阿…您能不能一口氣把話講完阿。」

 

「因為你的反應很有趣阿。呵呵。」

 

「……」飽受心情連續強烈落差轟炸的精靈,此刻也只能默默的接受嫀薏惡作劇的微笑了。此時,他的確有種想擺脫勢利個性的衝動,但是在下一秒後,他的腦子裡就只剩下一百五十枚金幣的光芒了。

 

於是,眼裡泛起漣漣異彩的精靈與眼睛露出戲謔笑意的藍騎士兩人皆無異議的情況下,他們踏上了前往海上孤島的旅程。這時的艾倫還不知道,過了不久後,他將會體會到第一次搭乘船所產生的不適感有多麼的強烈。

 

 

※ ※ ※ ※ ※ ※ ※ ※ ※ ※ ※ ※ ※ ※ 

 

 

「嘔噁…噁…」在海外孤島的一角,一個精靈正瘋狂嘔吐著,這實在不是什麼賞心悅目的光景。

 

「你沒事吧…雖然精靈以柔弱著稱,但是我倒是沒想到竟然會連小小的搖晃都忍受不了,早知道我就……」

 

「噁…你就要怎樣阿?」

 

「…沒有怎樣。既然已經上岸了,我們就快點行動吧。」一說完,嫀薏就丟下臉色蒼白的艾倫,逕自向前走去。

 

「她身上的疑點還真多阿…嘔噁……」又是一陣狂吐後,金幣帶來的興奮感總算蓋過了不適感,暈船的精靈跟在藍騎士的背後開始搜索著這座海外的小島。

 

由於只要二十來分鐘就可以繞遍整座小島,兩人輕易的發現了一個古代遺跡的入口,但是,門口卻有兩個綠色皮膚,全副武裝的類人生物守衛著。

 

「那個是蜥蜴人,介於蜥蜴與人類間的生物,一般出沒在沙漠中,有著堅硬的鱗片,智力並不低,據說他們把邪惡蜥蜴當成他們神祇的使徒,而且,他們族中的長者多半會使用魔法……」兩人躲在入口前的大石後,藉著掩護,他們正悄聲討論著潛入的辦法。

 

「現在…要怎麼辦?」對精靈來說,守衛是不必要的存在,所以對於應付的方法也是完全不清楚。

 

「一人負責一隻吧,聽我說喔……」

 

 

過了不久後,一個樹枝斷裂的聲音在遺跡門口的後方響起,兩名蜥蜴人對看一眼交換了想法。是敵襲嗎?如果不是就發出警報可是會被處罰的,那麼……

 

其中一隻蜥蜴人朝著發聲的地方悄聲走去,另一個則是更加專注精神的觀察著四周不尋常的事物。

 

「啪!喀!」就在蜥蜴人們探查過,認為只是錯覺的瞬間,一支附上空之元素的利箭貫穿了守門者的咽喉,另一個則是被長槍刺穿了腦勺,兩個失去生命力的軀體沒辦法發生任何警告聲隨即倒下。

 

藍騎士對精靈打了個成功的手勢,兩人便朝著遺跡的深處走去。

 

一走進遺跡,通道的兩旁放滿了火把,奇形怪狀的雕刻充斥在牆上,一種嚴肅凝重的感覺傳來,非常類似於某種狂熱的氣氛,該怎麼說呢…就像是宗教!宗教的感覺。

 

兩個人對看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中感覺到事情恐怕不單純的憂慮,不過,現在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路途上也遭遇了不少普通的蜥蜴人戰士,但是他們都還沒察覺入侵者的存在前就因奇襲喪失了生命。想要察覺以敏捷見長的二人組是非常困難的事,而蜥蜴人們也欠缺了這一份警覺心,紛紛在不知不覺中搭上前往地獄的列車。

 

隨著冒險越來越深入,週遭的溫度卻越來越高,前方的景象也變成了一片橙黃,原本微不可察的煙霧逐漸的變濃當中,一個呢喃的咒語聲隱隱的從前方傳來,看來頭目就在不遠處了,兩人不自覺的加快了前進的腳步。

 

很快的,兩人到了一個廣闊的大廳,煙霧彌漫的情況讓視線有點模糊,只看到一個身穿袍子的生物似乎是站在祭壇中禱告著,旁邊還有兩個下位的火之元素生物負起守護的職責。

 

看到對方似乎沒察覺的入侵者的存在,艾倫快速的搭起弓箭,颼的一聲利箭就朝著祭壇衝去!

 

「鐺!」就在利箭碰觸到祭壇周圍的空氣時,米索莉箭似乎碰到了隱形的障壁,變成了碎片,同時也驚動了專心禱告的蜥蜴人。

 

「嘻嘎嚕挖哈!」一陣野蠻的吼叫,兩隻…不,四隻火之元素開始朝著艾倫攻擊!

 

因為元素生物並不會因物理攻擊而受到傷害,瞬間遭受圍攻的精靈只能以敏捷的速度暫時躲避著火元素的攻擊,並等待著另一個沒被發現的潛行者可以解救他的危機。

 

但是那陰暗的角落卻沒有任何動靜,嫀薏只能使用附有空之元素的攻擊,但是…風令火燿!她的攻擊只會讓元素生物更加壯大罷了!令人安心的是此時那名蜥蜴人祭司並沒有招換更多的元素,而是重新進入了禱告冥思的狀態。但是這樣下去,艾倫遲早會死於火焰的親吻之下的!

 

就在這危急的時刻,一隻虹彩的蝴蝶緩緩的飛進了這房間,散發的七彩燐粉使得空氣逐漸清晰,藍騎士的長槍似乎與彩蝶產生了共鳴而發出了耀眼的白芒,一股強烈的感覺從槍中湧向嫀薏的腦子,使得她無意識的做出了動作。

 

「風之槍奧義─龍‧空‧舞!」

 

一道藍色身影快速地從眼前掠過,似乎是一條龍在天空翱翔飛舞著,火之元素的動作瞬間變得遲鈍,接著逐漸地消失……

 

在龍之舞蹈產生的真空中,任何火焰都沒有辦法繼續燃燒下去。

 

站在祭壇上的祭司也沒逃過真空之刃的涵蓋範圍,爆出了漫天血霧後緩緩倒下,直到死前都不知自己是如何倒下的。

 

「嫀薏妳…剛剛好像飛起來了耶。」

 

「有嗎?那只是你的錯覺吧。快點找出那些小孩們被藏在哪裡吧!」說完藍騎士就開始四處尋找了這個祭祀間是否有任何隱藏的密門。

 

過了不久,兩人就發現了一個隱藏在祭壇上的密門,一打開裡面,一群小孩正瑟縮著靠在一起熟睡。

 

兩人叫醒了被誘拐的小孩們並安撫好他們後,便將他們帶到了遺跡的外頭。但是,其中有一個打扮普通的小女孩卻只是不斷的發抖著,不肯做出任何動作,也不說出任何的話。

 

「怎麼了?已經沒事了?乖乖回去吧。」那名小孩聽到這句話渾身震了一下,然後耳朵忽然變得尖長,頭髮轉為金黃色,接著飛撲進藍騎士的懷抱中。

 

「嗚阿阿~~~~艾緋姊姊不見了啦!」

 

「嗯…?到底怎麼啦?」嫀薏溫柔的摸了摸小女孩的額頭,想要知道這名小女孩到底是遭受了什麼危險。

 

但是那名小女孩只是不斷的哭泣著,從斷斷續續的說話聲中只能推測出這名叫洛洛的女孩跟一個名叫艾緋的精靈女性一起旅行而遭受到了襲擊,接著就說她一切都忘記了。

 

艾倫跟嫀薏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先將他們帶回風木村落再做打算了。

 

 

第十一章-Who are you?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