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The Divergent Roads(分歧之路)

 

 

「這就是所謂的『艾利德爾』!?」不知名的光芒照射下,三十呎巨蛇身上的每片銀蛇之鱗都閃耀著柔和的光輝,那是種無法拒絕的美麗誘惑……

 

「好美…」崇尚柔美的精靈被瞬間奪去了心神,雙眼空洞的朝著致命的美麗移動過去。

 

「艾倫!」冷靜的蜜里第一時間發現了精靈怪異的樣子,但是她卻沒有幫助他的能力!她還不能使出資歷久遠的白魔法師才能使用的「聖潔之光」!但是,心裡明明知道不行,身體卻下意識的作了一個動作。

 

蜜里的雙手不由自主的,以一種玄奧的角度揮舞著,白魔法師身體也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力量── 聖神殷海薩所賜予的神力。當手勢停止時,巨大的藍芒,瞬間覆蓋了被迷惑者。

 

「聖潔之光…我…到底…」蜜里罕有的看著自己的雙手發起楞來,這可不是奇蹟兩字就能解釋清楚的!

 

「他真的好美喔…就像…米索莉礦堆積成的小山!肯定能換到十來把精靈弓的啦…嘿嘿嘿……」話尤未已,三隻利箭刺入了艾利德爾龐大的身軀,眼裡跳動著奇異光芒的艾倫重新回到了小隊中。

 

「看來一切的起因,就是牠了。也難怪被控制的只有精靈們,異次元的大門並不是那麼容易發現的,現在,就讓我們,終止這一切吧!」隨著里凱的喊話,三人依照原本的默契,開始對這隻銀色的巨蛇展開攻擊。

 

不過,全身都覆蓋著銀蛇之鱗的艾利德爾畢竟不是好惹的,雖然牠不比三人來的敏捷,但是,那身帶有魔法抗性的堅硬鱗甲也讓冒險小隊無法做出有效的攻擊來。

 

「呼…呼…到底要怎樣,才能打倒牠?」經過了幾十分鐘的纏鬥,雖然目前三人都只有些輕微擦傷,但是他們的目標,也只有身中數箭跟幾道小傷口而已,對於牠龐大的體型來說──根本就不痛不癢。

 

再回頭看看冒險者們,第一次對付巨型魔物的龐大壓力,使他們得耗費更多的體力來進行攻擊或閃躲,具有關鍵作用的法師也因為那令人又愛又恨的鱗片而無法發揮效果,這樣下去…恐怕……

 

不!絕對有辦法的!只要活用自我的經驗,一定能開創出嶄新的道路的!聰敏的精靈開始回想起他以前作戰的經驗,接著,閃雷的閃光擊中米索莉箭的情境晃過了腦海中。

 

「蜜里!對著米索莉箭使用『極光雷電』!快阿!」白魔法師雖然遲疑了剎那,不過她隨即醒悟到了精靈所使用的箭矢獨有特性──吸收與傳導魔力,於是,蜜里開始聚集於大氣中遊蕩的空之元素。

 

「散佈在天空的元素阿,聽從我的招換聚集吧!下位空之元素魔法──極光雷電!!」一道青白色的閃光瞬間擊中了巨蛇身上的箭矢,四散的雷電也紛紛擊中了其餘的米索莉箭,一股強大的能量毫無浪費的灌進了沒有防護的體內,使得巨蛇巨吼了起來。

 

「有效耶!蜜里!再給牠一發瞧瞧!」不用欣喜的騎士的提醒,第二發閃雷已經再次準確的命中了艾利德爾,不過,作為媒介的箭矢也在這次的攻擊中,幾乎全部碎裂了,某位精靈也為了此事感到了一陣難受的心痛。

 

接連受到兩次雷電的襲擊,銀色巨蛇第一次的倒下了,但是,從牠掙扎的力道來看,似乎隨時都有重新站起來的可能。

 

「可惡的怪物!去死吧!」察覺到巨蛇的恢復,勇敢的騎士一個箭步衝向前去,打算一劍解決掉這強韌的敵人。

 

「不!」狗被逼到絕路時,也會盡其所能的反噬,何況是長達三十呎的巨型魔物!騎士雖然成功的在牠的原有傷痕上多劃出了一道長口子,卻得要面對劇痛之下,全力襲來的巨大蛇尾!

 

 

面臨了生死交關的當兒,騎士反射性的舉起相對於蛇尾極度渺小的銀騎士之盾。這反射動作,救了他的小命。當蛇尾擊中盾牌的那瞬間,鑲於其上的藍色寶石發出了一陣強大的藍光,幫助里凱抵銷了大部分的衝擊力,可是他還是重重的撞上了牆壁,完全喪失戰鬥的能力。

 

蜜里迅速的趕到里凱的身旁,把剩餘的魔力,全都轉換成治癒的能量。希望能夠有效的阻止死神的到來,於是,只剩下精靈與掙扎中的巨蛇對峙了。

 

 

艾倫下意識的摸了摸身後的箭袋「就剩下最後一隻了,賭一賭吧!」無從選擇的精靈再次拿出了箭術手套,抽出最後的希望,將全部的心神放在弓與箭的平衡上,以全部的魔力,換取希冀的實現。

 

大氣中的分子逐漸的擾動的起來,因為精靈在先前的打鬥中,學到了如何以自己的魔力,吸引自然界的元素前來增加殺傷力。一股強烈的氣流開始在箭矢旁運轉了起來。

 

方才的藍色閃光也激發了艾倫的潛能,一道柔和的綠芒緩緩的從敏捷精靈弓轉移到了米索莉箭的週遭。

 

「魔導箭──風嵐!」幾乎是放開弓弦的瞬間,風之魔箭就以電光火石之速穿過了艾利德爾的身軀,留下了三呎許的大洞,想當然爾,危害多年的銀色巨魔就這麼結束了他做惡多端的一生。

 

銀蛇在完全消失生命反應之前,完成初步治療的蜜里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意念,它類似於之前對不死傀儡施放起死回生術時傳來的感謝之意,不過精神疲累的白魔法師並沒有深思這件事,只是當作魔力消耗過度的後遺症罷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三人恢復了最基本的體力,騎士提出了回去的提議,但是…他們卻為了該如何回去起了爭執。

 

「用走的回去又花不了多少時間!可以的啦!而且這樣比較節省阿!」勢利的精靈不屈的提出了抗議,可惜,少數是不能對抗多數的。

 

「艾倫!」騎士與法師不約而同的用責怪的眼神凝視著強硬的精靈,在這樣的注視下,就算是頑固的矮人,也只能點頭了。

 

「好嘛好嘛,使用傳送回家的捲軸就是了嘛,不過…我的份你們兩個出喔!」蜜里和里凱交換了彼此眼中的笑意,算是同意了精靈的妥協。初次的冒險,就在融洽()的氣氛下,圓滿的結束了。

 

 

 

$ $ $ $ $ $ $ $ $ $ $ $ $ $ $ $

 

 

 

古魯丁村落,柯衛家中。

 

「真的是多謝你們了,這樣一來迪斯……在天之靈一定會安息的。」村裡的手工藝師柯衛‧威札得,委託三人獵取銀蛇之鱗的老人,現在正對著平安歸來的三人持續進行著沒有休止的感謝轟炸中,也讓冒險者們有種不知如何是好的感受。

 

「呃…很抱歉打斷了您,請問一下…我們約定的『銀蛇項鍊』……」里凱巧妙的利用了老人歇口氣的空檔,準備著結束談話的話題。他順勢看了一下旁邊了兩位夥伴,艾倫已經聽到有點昏昏沉沉的狀態了,蜜里雖然從頭到尾沒變過臉色,不過她的眼神透漏了強大的不耐煩訊息。真是有趣的同伴阿,騎士不禁如此想著。

 

「對喔~您瞧我這老記性~我都差點忘了呢~你們帶回來的銀蛇之鱗剛好足夠做出四套的項鍊,不愧是勇者們~想的真周到阿~放心~明天清晨應該就能完成了~我還沒好好的答謝你們幾個呢…等…等等阿~勇者大人~~」不等科衛把話說完,里凱就告罪一聲,拖著其他兩人離開了手工藝師的家中。

 

「嗯阿…天亮了嗎?」昏昏沉沉的精靈揉了揉雙眼,打算分辨出到底現在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嗯…先回旅館去吧,我有些話想跟你們聊聊。」里凱異常的使用了沉重的語氣。

 

 

※ ※ ※ ※ ※ ※ ※ ※ ※ ※ ※ ※ ※ ※ 

 

古魯丁旅店,真實的傳說。

 

「我想要知道,這件事過後,你們將會前往哪裡?」才剛坐下,騎士就提出了這難以回答的疑問。

 

「嗯…說實話…後天我要搭上前往奇岩領地的定期船。」

 

「對了!我完全忘記「護木」(1)的事了!先輩一定已經等著不耐煩了。」

 

「而我則是…有要事…必須前往燃柳領地……」騎士這段話語交雜了一些漏洞,不過觀察到的法師並沒有說破,人,都有私人秘密的。

 

「那麼說…我們必須要分開囉!?」從驚嚇狀態恢復的艾倫,總算注意到這件事的重點處。

「看來似乎是這樣子了,希望我們能再次相遇吧!」回應著里凱這段話語,蜜里用瑪那魔杖對著兩人劃出一道簡單的魔法圖形,象徵著──吾神殷海薩的祝福將與你同在。

 

「對了!我有東西要給你們!這是世界樹的枝脈,具有強大的生命之力,旅途中應該會有用的上的地方吧。」騎士與法師都在對方眼中看出了驚愕!艾倫,這個超勢利精靈,竟然會贈與東西!

 

發覺了兩人的異狀,精靈有點賭氣了起來「嗯咳…你們這樣很沒禮貌喔…又不是看到了巨龍……」

 

「不…這比目睹巨龍還要神奇…哈哈哈哈。」又一次無盡的笑聲中,三人分別踏上了分歧的道路。此時歡樂的他們並不知道,當他們三人同時再次相聚之時,也是世界毀滅的前夕。

 

 

 

注4護木:這是自從迷幻森林開放禁制之後逐漸演化的一種傳統,剛從出森林的新手精靈,將會在第一個落腳的城鎮與他的先輩──比他還早離開森林的精靈學習關於人類社會所需知道的規範與常識,以防鬧出有愧於精靈族的笑話。

 

 

 

 

第五章-The Divergent Roads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