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Knight

 

銀騎士之屋,原本是指白銀騎士─傑瑞得的隱居小木屋,可是在反王亂政時,許多效忠於特羅斯‧德比的人紛紛聚集在這個隱藏在森林中的緊急避難所,使得這裡成了能夠公然反抗肯恩‧羅侯的基地之一。在收復亞汀王國後,銀騎屋自然而然地成了騎士養成中心。後來,伴隨著紅騎士──甘特到來後,通過綜合試練的見習騎士,都被冠上一個優美的稱號──「守護騎士」。

 

一位做村民打扮的人出現在試練洞穴的門口,一身的布衣掩蓋不住身為歷練者的氣勢,腰際和背上的裝備則顯示了他騎士的身分,在稱不上帥氣的臉龐中,有著洩出懶洋洋笑意的嘴角,與隱藏在眼睛深處,永不退縮的堅定眼神。

 

「又是一個不自量力來挑戰的見習生啊,把蠟燭、長劍與大盾以外的東西都交給我,我會好好保管的。要記得啊~在失去發現真實的耐心或是被利爪所震懾時,只要離開洞穴,你就還有再次挑戰的機會!」守門人效法了自古以來悠久警衛的傳統,老套至極的開場白。

 

騎士將身上的物品交給守門人後,便朝著未知的危險前進。

 

一分鐘經過。

 

騎士下了樓梯,首先便是一陣黑暗與潮濕的霉氣朝著試練者襲來,點燃蠟燭後,散發陣陣邪氣骷髏赫然立在眼前,彷彿在嘲笑著考生的無知,骷髏之後則是一道上了鎖,藏著未知恐懼之門,以及,蜘蛛網般的繁雜道路。騎士在稍微探查過這個中心部位後,便踏上了搜索迷宮之路。

 

兩小時經過。

 

見習生在地上發現了泛黃的古老捲軸,上面寫著「通往…光明的鑰匙……就在…骨頭…指引之手上……」,得知方向的騎士便走回中心部位,朝著骷髏指引的方向前進……

 

四小時經過。

 

「死路!?呃…大概是走錯路了吧。」走到指引之路盡頭的試練者,象徵性的搔了搔頭後,隨便挑了一個方向,重新前進。

 

 

八小時經過。

 

「又是治癒的藥水……鑰匙到底在哪啊??」已經把整個迷宮繞過一遍,還是沒有找到鑰匙的騎士,原本微微的笑意,此時有了僵硬的感覺。

 

十六小時經過。

 

「呵…看來…要過個兩三天…才能完成試練了……」注視著篝火上的燒肉,騎士所能做的,也只有苦笑了。

 

二十四小時經過,銀騎士之屋。

 

「喔~~阿。又是個令人舒暢的早晨阿!今天要怎麼訓練那些新手呢……來個『我與葛林有約』──長途耐跑一百公里好了!!」一如往常的,傑瑞德準備到木人區「訓練」見習騎士,就在他要離開房子時,不經意的,發現了他的桌上有一個閃耀著金光的物體。

 

「呃……試練房間的鑰匙……怎麼,會在這裡……」傑瑞德瞬間化為了石像。

 

二十五小時經過。

 

一道快速的身影趁著守門人打呵欠的空檔,衝入了試練的洞穴中。原來是傑瑞德為了怕事機敗漏,決定做最後的補救。

 

「鑰匙要放哪比較好勒,必須是里凱不會發現到的地方才行……對了!這裡他一定沒仔細看…桀桀桀……」傑瑞德發出了刺耳的邪笑後,離開了此地。

 

三十小時經過。

 

被稱作里凱的騎士,此時眼神空洞的看著那具骷髏,喃喃自語著古老捲軸的提示。

「通往…光明的鑰匙……不就是指試練房間的鑰匙嘛……至於骨頭……還不就是這具死人骨………指引之手上……不就是在他所指的方向的路嘛……明明就是一條什麼都沒有的死路……等等…指引之手上…該…不會是指……骷髏的手上吧……絕對沒有不可能的吧……」臉上冒出三條黑線的里凱,朝著骷髏的手仔細一看……傑瑞德之前放置的鑰匙好好的安放在手掌上。

 

接著……只有石化……

 

三十一小時經過。

 

好不容易從石化狀態恢復的里凱,打開門要去宣洩他的鬱悶之氣時,卻看到,一具乾癟的八爪狀屍體。原來甘特為了讓異種蜘蛛保持最佳狀態,都故意先把蜘蛛餓個三到四天才放進試練的房間,經過這段時間的挨餓,即使是夏洛伯,也餓癟了……

 

看到這一幕,里凱又獃了十幾分鐘,才回神取起夏洛伯的爪子,手中拿著象徵試練成功的道具,里凱心中只感覺到,無比的空虛……

 

三十二小時經過。

 

「吾以紅騎士─甘特之名,承認你擁有過人的勇氣,夠資格使用紅騎士之劍!」

 

「吾以銀騎士─傑瑞德之名,承認你擁有鋼鐵的意志,夠資格使用銀騎士之盾!」

 

里凱接過鑲上紅寶石的長劍與藍寶石的大盾後,整個綜合試練算是完全結束了。

 

「里凱,再來你有什麼打算?」

 

「先到風木村莊吧,目前也沒有特別的想法。」

 

 

※ ※ ※ ※ ※ ※ ※ ※ ※ ※ ※ ※ ※ ※ 

 

 

在綠意盎然的森林中,里凱正在對著他生長的故鄉投以最後的一眼,心情雖然有點不捨,卻又帶點興奮,他想著:也許,這就是成長的感覺吧。

 

「風木村在西南方,要先往南到海岸…太陽從右方昇起,那就是往前進啦()」里凱懷抱著淡淡的情素,踏上了他奇幻的冒險。

 

 

 

序章-Knight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