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弓:wow(發行第一年)聖誕節特別任務為基底寫出來的同人小說。
===

雪,白雪,慢慢的,慢慢的落下。不斷的湧現,同時,消逝。猶如鮮血般,無限循環著。


呼呼…這是第幾天了呢?被守墓人喚醒後,成為所謂的被遺忘者─在那位黑暗女士的領導下─逐漸的精進毀滅、惡魔與痛苦三大系統的能力,然後踏上旅程,與夥伴相遇,闖出屬於自己的名字──

死亡低語者。

呵,我可是挺喜歡這個別稱的。儘管自己早已與所謂的死亡無緣,但是在黑暗女士的意志下,屠殺巫妖王的疫軍與毀滅所有的生靈──

對不起,不小心稍微激動了些。請容我修正一下,毀滅的範圍中並不包括所有的生物。

畢竟,我們現在可是跟半獸人、叢林食人妖、戰牛等種族結為戰略聯盟當中。

更何況,現在的我正跟這群傢伙結伴旅行著。

該死,我話才說到一半!那頭天殺的笨牛,又擅自離開道路單獨行動了!

雖然對於信奉大地之母的戰牛族來說,採藥與製藥是相當正常的事情。不過我總是懷疑著,摧毀──或是說採集植物這動作本身不是正危害到大自然嗎?

實在很想當面問清楚……不過,還是算了吧。

我可不想被他那對有力的雙蹄震倒,隨即瞬間被強大的魔法武器砍成肉醬。儘管魯莽,這頭愛睡的呆牛身為戰士的技巧倒是無從挑剔起。

「嗶嗶,前方有微弱的生命反應,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目標了吧。」發聲的是一位叢林食人妖獵人,頭戴著詭異發亮的東西,一手還拿著不斷發出噪音的機器。

關於這位,我更是無言以對了。幾乎可以說是與大自然共存共榮,換句話說就是落後的叢林食人妖,竟然跟哥布林那種矮小脆弱的生物學習機械的技術!?

我想,這就跟要求地獄小鬼放出冰箭一樣的不可思議吧。

不過,念在他搞出來的玩意常常帶來很多『樂趣』,我想我還是別太多話的好。

「你指的該不會是那堆愚蠢的大足生物吧?他們的剝下來皮雖然不錯用,但是我更喜歡女性柔嫩溫潤的皮膚阿!不管是哪種族的都行,嘿嘿嘿……」

呃,這位喪心病狂的……好吧,畢竟有同族情誼。身為一位不死族,有什麼扭曲的行徑,我想那也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說傳聞他在那場瘟疫之前,就是個名聞遐邇的殘忍盜賊──兼皮革加工師。

其中,最擅長的「特殊材料」皮革加工……相信沒有人會想知道那是哪種皮革的。

所以我們就跳過吧。


「真是的,我們幹嘛為了哥布林他們遺失的貨物跟調查員,而千里迢迢的跑到這種偏遠的山區探索啊?」我習慣性的發著牢騷,隨即,責備的目光全集中在我身上。

『是誰把錢瞬間燒光,才造成我們這種沒辦法自行挑選任務的情況的啊?』同伴的眼神似乎正無聲的透露著訊息。

好吧,我承認平常玩點小裁縫,然後順手把他燒成灰燼,或是把難得的裝備通通燒掉!燒掉!!

儘管,偶爾會出現一些稀有的結晶體,這件事仍然是相當消耗金錢的事情。

不過錢財乃身外之物嘛。對一個不死者來說,這更是無用的東西!

更何況他們身上閃閃發亮的裝備,還不是我一步步靠著那些灰燼結晶研究出來的賦能術的偉大成果!

只是,偶爾會失敗,有一點點詛咒的副作用。

我想這應該也不是重點,所以一起跳過它吧。


「我想我們還是早點找到那個該死的哥布林吧。說不定,那個雪人就是他偽裝成環境景物的產物呢!哈哈……」那雪人應聲微微的顫抖著,甚至,還發出了點聲響。

喔,不會吧,我明明是低語死亡之人,什麼時候變成天字第一號烏鴉嘴了?

該死,你們這幾個傢伙不要光顧著憋笑阿!既然找到目標了!不會快點完成任務嗎?真是受不了。

「有……有個大傢伙把…把我變……變成這樣,然…然後搶、搶…走了貨物,好…好冷……把……把貨物帶回去……獎…獎賞……等……等等……恢…恢……等……」

看來行動久了,大家也培養出了相同的默契,帶著一個行動不便的哥布林跟貨物回去,跟帶著貨物回去後回報調查員下落不明,這兩者難易的取捨是相當清楚的。

不過要是不小心惹惱了那堆綠傢伙也不好,偶爾也是需要他們商業協助的。

任務結束後再寄封信完結他吧,只要這傢伙還有生命跡象的話……


然後,幾乎不需要費神搜索,我們就找到了所謂的大傢伙。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足足有那隻大笨牛的三倍高,兩倍寬的巨型大足雪男在山裏晃來晃去,就算我們想忽視他,也有一定難度。

於是,戰鬥便開始了。

首先,我放出的衰弱詛咒跟食人妖的第一箭引起了那雪男的注意,然後我忠心的僕人跟獵人的寵物同時朝著雪男攻擊,試圖引起他的注意力。

沒想到,他竟然直接朝地上抓起一把雪,然後利用體型賦予的怪力丟出!

「碰!」

我的虛空行者跟那可憐的寵物瞬間被巨大的雪球淹沒,動彈不得。

喔,原來那奇怪雪人就是這樣來的阿。


看來似乎也沒有讚嘆的時間了,雪男似乎決定把我當成他人生中的另一半來好好愛護我了。

只是,橫刀奪愛的戲碼總是會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發生,對於這種命運,我也很無奈阿。


戰牛一聲怒吼,隨即衝向前跟雪男纏鬥在一起,一時間之間你來我往,似乎分不出勝負。

不過,應該也撐不久吧。

「後退!」食人妖獵人對牛戰士眨了眨眼,無言的訊息瞬間交會而過!


什麼?你問我緊急的戰鬥中為什麼有這個閒情逸致看著他們眉來眼去,含情脈脈的樣子?

我只能跟你說,惡魔之眼與惡魔之膚,其賦予的感知能力之強,不是凡夫俗子所能比擬的。

何況我也沒閒著。為了下一步的行動,我也已經把獻祭的儀式降在那頭蠢雪男的身上了。

接著,就只等他踏上那致命的一步。


「轟!」兩道火柱呈螺旋狀交纏直衝上天,徹底籠罩住那個巨大身體,同時也讓那兩個受困的傢伙解除冷凍的狀態。

「喔~~~~~~~~~~~~~~~」

唔,這能把人震退三步的咆嘯,我想他應該很痛吧?然後就會完全失去理智,不顧一切的破壞……我想我還是別烏鴉嘴的好。


好像來不及了。


火光中,那頭雪男緩慢的,寂靜的移動著,就像暴風雨前的寧靜一般。


然後倒下。


喂喂喂,停止你丟來的垃圾雜物。這種時候跟我說這齣戲不好看可是不道德的,畢竟,還有一位演員還沒正式登場阿!

不過接下來的剝皮畫面我想兒童不宜,所以我們還是完全卡掉他的戲份吧。


於是乎,這次任務算是完美的完成了任務,除了一點小小的失算以外。


那群瘋狂愚蠢的傢伙竟然愛上那雪男丟雪球的把戲,開始互相投擲……好吧,難道我會輸嗎?

要戰!那便來戰吧!

「Happy for The Great Winter!」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