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The Dream()

 

唔,好像抓到了一些影像,但是卻又模糊不清,是夢嗎?真的,只是個夢嗎……

 

蜜里眼睛盯著天花板,但是神智卻還沒回到現實中,不久,她開始把視線延伸到整個房間中。

 

是了,都看了十幾年──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床鋪、熟悉的擺設,還有什麼好懷疑的呢?那不過是場夢罷了,甩甩頭就該忘光了,呵呵。

 

白魔法師自嘲了一下自己的神經質,便起身下床,準備開始梳理打扮。就在腳接觸到地面的瞬間,蜜里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小腿。

 

明明就什麼都沒有,真是的,我又多心了。白魔法師再度搖了搖頭,把先前夢中的景物完全拋在腦後,慣性的做著以往的行動。

 

嗯,明明是做了十幾年的動作,為什麼……我卻感覺如此的陌生?

 

 

§ § § § § § § § § § § § § § § § §

 

 

「……唔,漆黑的大地、漆黑的天空、漆黑的彼端,這裡……就是格蘭肯所掌管的區域嘛?」魔法騎士打量了一下四周環境。

 

「缺少了那顆深邃的火燿之星,但是……眼前的事物卻再也現實不過了。」克諾眼前的大石上,坐著一位身穿破舊盔甲的老人。雖然盔甲被塵土掩蓋了昔日耀眼的銀色光輝,變成了灰慘的色調,但是那雙眼睛依舊透露出強大的氣勢,身軀的一舉一動也蘊藏著無窮的精力,但是,以往洋溢著的溫馨笑意表情,此刻卻堆滿了冷血與無情。

 

「師父,不管如何,非常高興可以再次見到您。」魔法騎士深深的一鞠躬,無視於朝著他揮舞而來的黑色雙手巨劍。

 

 

$ $ $ $ $ $ $ $ $ $ $ $ $ $ $ $

 

 

……這種冷冷的刺痛感……雨?討厭的東西。每次只要一下雨,義格就常常暴怒,瑪格(注11)就會一直哭泣,但是說也奇怪,平常直性子的我,也只有下雨的時候,才會靜下心來思考問題。懂得去想,這可不像是火神子民的習性阿……也許跟那四分之一的人類血統有關吧,那個大雷雨的晚上,義格第一次與半妖魔的瑪格邂逅……

 

話說回來,這,真的是雨水嘛?雖然看不太清楚,可是似乎有著暗紅色的光澤,而且帶了點血腥味……

 

「喀答、喀答、喀答……」腳步聲?而且是屬於不死族的緩慢步伐,數量很多……

 

「義格、瑪格……還有族人們……吼阿阿阿阿!!」

 

帶著熟悉,但是扭曲的臉孔,妖魔僵屍群朝著年輕的少主逐漸地逼近。

 

 

※ ※ ※ ※ ※ ※ ※ ※ ※ ※ ※ ※ ※ ※ 

 

 

「我說蜜里阿~為什麼不直接搭乘晨班的定時船離去呢?你不是渴望學習中位魔法很久了嗎?」悠閒的吃過早餐之後,魔法導師提出了合理的疑惑。

 

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心思很亂,一直有奇怪的畫面在腦中浮現,讓我無法冷靜的去想事情,而且直覺告訴我,應該留在這裡,雖然好像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頭腦雖然瞬間對於疑問做出了解釋,但是嘴巴卻一動也不動,如非必要,白魔法師習慣以沉默來作為回答,而吉倫,也早已習慣了這樣的對話模式。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我的書櫃那邊有幾本中位魔法的入門指南,妳就拿去看看吧,老頭我就先出去做做飯後運動囉,呵呵。」雙手背在身後,魔法導師緩步離開了吉倫的小屋,留給蜜里自我思考的空間。

 

慈祥的導師、舒適的環境、有趣的魔法書,一切都是這麼的熟悉,這麼的美好,就跟以前一樣阿……

 

 

§ § § § § § § § § § § § § § § § §

 

 

「鏗!」金石碰撞發出的聲響傳來,克諾以手中的長劍,暫時擋住雙手劍的斬擊,然後向後一躍,查看了一下長劍的狀況。

 

「裂痕……師父的劍術還是跟以前一樣精湛阿,不過這還是第一次直接感受到傳來的強大威力,呵呵。」不等灰騎士衝過來,魔法騎士就已一個箭步,向前衝去,企圖欺近對方的懷中,藉以拘限雙手劍的使用範圍,同時,劍刃亮起了微微的元素光華,藉以提高長劍抗擊的能力,可是如果正面對撞,長劍還是逃不了斷折的命運。

 

魔法騎士每次的衝擊,都被雙手劍巧妙地擋下,這舉動,讓灰騎士無法組織起攻勢,但也消耗了克諾大部分的體力。

 

持續重複相同的刺擊,讓敵人逐漸習慣這樣的速度,然後,一個加速度!

 

長劍,畫出一道軌跡,突破了防線,並刺入,盔甲間的縫隙!但是,灰騎士卻如同沒受傷般,照樣舉起雙手劍,斬下。

 

「馬的,縛靈屍!」克諾急忙抽出長劍,擋下攻擊,但,劍與劍接觸的同時,巨劍泛出元素的光華,長劍應聲斷裂。

 

 

$ $ $ $ $ $ $ $ $ $ $ $ $ $ $ $

 

 

「蠢材!只懂得瘋狂之火的傢伙根本不能稱為高等妖魔!」一聲怒喝從妖魔少主的腦中傳出,使得熾焰的心智稍微恢復了一些。

 

「雖然屬於人類的血統不明顯,但,孩子,我相信你一定能創造出更美好的未來的。」熟悉的聲響,彷彿是多年前曾經聽聞過,在那不知憂慮的童年……

 

「小少主阿,只懂著向前衝,可是得不到身為戰士的榮光喔~像是女神樣的……」曾經聽過的話語一句句的流過心頭,讓狂野的心逐漸冷靜下來。

 

「熾焰,我記得我說過了,不去觀察戰鬥中的情況,就算是勝利,也會跟失敗一樣的!」當初被妖魔少主當成耳邊風的話,此時卻成了當頭棒喝,讓熾焰整個清醒過來。

 

「是阿……現在這種情況,不管勝利還是失敗,結果都是一樣的,得找出另一種方法才行……」妖魔少年試著觀察週遭環境有什麼不同,但是受限於經驗,他完全察覺不出異常的地方。

 

「再這樣下去,就會被包圍了,那樣的話,結果就又一樣了…嘎……嘎……」越想越是心煩的妖魔,又逐漸的進入了瘋狂的狀態……

 

「瑪格……不要睡了……陪我玩啦……」忽然場景一換,年幼的熾焰站在床邊,正試圖搖動醒他那病入膏肓的瑪格。

 

「雖然帶有火之種族的血統,但是瑪格我卻很喜歡雨……因為它總是能過濾我的雜念……而且,我也是在下雨的日子初遇義格的……雨阿……希望…能再看一次……」彷彿是慢動作的播放般,妖魔主母的手輕輕的,輕輕的從年幼妖魔的手中滑下……

 

「唔,瑪格臨終前的場景,怎麼會忽然從腦海中浮現…而且還那麼清晰……對了!瑪格他,早就已經回到帕格立歐大神的靈魂鎔爐了,其他的一些族人也是……這一切,不過只是幻覺罷了!嚇不倒我的!!」妖魔少主手持著聖火神賜與的大砍刀,朝著妖魔殭屍群衝去。

 

 

※ ※ ※ ※ ※ ※ ※ ※ ※ ※ ※ ※ ※ ※ 

 

 

「我說~蜜里阿~」

 

「嗯?老師您有什麼事嘛?」

 

經過一整天正常的作息,現在吉倫與蜜里正坐在餐桌前,享受一頓雖然稱不上豐盛,但是卻有著家的味道的晚餐。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魔法導師的笑容還是跟以往一樣的和藹可親,但是蜜里卻很清楚的知道,這只不過是假象。

 

「嗯,該怎麼說呢……這一切太完美了,完美到讓人害怕,這根本只有受到名為遺忘的東西淨化,回憶時才會出現……」明知是虛假的,但是白魔法師還是回答了疑惑。

 

「那……為什麼……不早點拆穿呢?」

 

「因為……我打從心底不想知道真相。」

 

「也就是說,你已經猜到啦……只有你我共享的記憶,會在這裡被濫用……」

 

「嗯。」作出回應的同時,四週的景物漸漸的模糊起來,包括魔法導師的靈魂……

 

「別相信神,要相信自己。蜜里阿,這是老頭子我所能給你最後的忠告囉~另外,這還是你第一次用您這個字眼,呵呵……」

 

「笨蛋老頭……都這種時候了,還這麼囉唆,這麼沒有遺憾的感覺…明明……靈魂即將要消失了的……」一點亮光,在白魔法師低下的臉中閃過,並悄悄的滑落而下……

 

 

§ § § § § § § § § § § § § § § § §

 

 

「不打了不打了!跟縛靈屍打一點勝算也沒有嘛!我棄權!」說完,克諾就真的把手中僅存的斷劍丟在地上,雙手舉高,作出投降的姿態。

 

「……」灰鎧騎士靜止了一段時間,接著,把雙手劍收到背後,一絲笑意,從冷酷的臉龐逐漸綻放,眼裡充滿著欣慰的感情。

 

「乖徒兒~進步蠻多的嘛!看來我還得感謝格藍肯那個老奸賊,允許我在他的領域中亂來囉!對了,你是怎麼進來這裡的啊?」

 

「跟你當年一樣的方法囉,龍之力加上能量的激盪造成空間的歪斜……」

 

「去去去!說的好像我是來觀光的一樣!我當年不曉得求了那頭大笨龍求了多久,他才答應協助我,讓靈魂回到應該存在的場所的!話說回來,龍之力跟能力激盪……看來你這小子混的不錯嘛!」

 

「哪裡哪裡,這根本就比不上傳說的灰騎士──卡瑞的千分之一啊!」

 

「你這小子……還是跟當初一樣油嘴滑舌的!算了,不跟你玩文字遊戲了,那把劍呢?」

 

「呃,劍不是就在你背後嗎?我還以為是你趁我昏迷的時候取走的……」

 

「……如果是這把的話,你的劍跟身體早在第一擊,就會被我同時劈成兩半了……唔…難道說……亞汀新主誕生了……哈哈!有趣!你們這年頭真的很有趣!你的那三個夥伴也一樣,都是些引人發笑的小娃兒!好了,我看你同伴也快找來這了,我就先離開啦!乖徒兒你可要好好保重啊!」劈哩啪啦說了一大串話後,灰騎士的身影隨著話聲瞬間消失,留下魔法騎士一個人碎碎念。

 

「真是的…用個隱形斗篷就耍什麼帥阿……還有,三個夥伴……?管他的,還是先把其他人找到比較要緊,應該是都在附近吧……」碎碎念時間結束後,克諾也在這黑暗的領域逐漸的消失了身影。

 

 

 

$ $ $ $ $ $ $ $ $ $ $ $ $ $ $ $

 

 

「好了,人都到齊了,而且還亂入一位清純可愛的人魚小姐,請問女神樣,我們下一步要往哪走?」與以往沒兩樣的腔調與口音,看是在聽蜜里耳裡卻有微妙的不同。是我的心態變了呢?還是他的呢?或許兩者皆有吧。

 

「人家……人家忽然意識一黑,就什麼都感覺不到了嘛……醒來的時候,人就已經在這裡了……聖杯不見,連諾巴也不知去向了……」鯖瀾雙眼一紅,差點又要掉下淚來。

 

「好了好了,別再哭了……我們都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嘛~」認為很有趣,克諾故意在關鍵的字眼上加重了語氣。

 

「嗚……蜜里姐,你看克諾他都欺負人家啦!」人魚少女一邊啜泣,又一邊朝著蜜里的懷擈去,但是被白魔法師看穿意圖,先一步制止。

 

這幾個傢伙……。眼前的這場鬧劇,把蜜里心中那股淡淡的感傷破壞殆盡,同時,也回到了他原本慣有的心態。

 

「我覺得,我們好像一直在同個地方繞圈圈耶……」清醒之後,不發一語的妖魔少年忽然開口說話,引來了其他三人驚訝的目光。

 

「對耶……這麼說來……我們的確一直都在這個像是生物體內腐爛、扭曲的地方逛。小妖魔阿~看來你長大了喔!呵呵。」

 

「不准叫我小妖魔!」

 

「唉唉唉……這麼容易生氣,我本來還以為你……」話講到一半,克諾忽然噤聲,因為,他感受到了一股絕強的威勢,冷汗跟恐懼同時湧現,生理跟心理兩方面同時受到強大的壓力,這種能力就只有某個成員稀少的種族擁有……

 

「水龍…法利昂!為什麼你會在這裡!?」隨著人魚少女的叫喊,拍掌聲從黑暗的某處響起。

 

「呵呵……被封印在水底的可憐蟲,出現在這有什麼不對嗎?另外,不錯嘛……先是火之種族察覺到我所施的法術,接著,在龍威之下,你這隻小魚兒竟然還能開口說話……那麼,這樣如何呢?」語畢,壓力忽然呈倍數成長,壓的眾人不由自主的仆在地上,無法動彈。

 

「可…可惡……我要以伊娃女神之名……制裁你!」鯖瀾努力的掙扎起身,試著把聖女神的武器指向毒化水域的元兇,但是支持不了多久,便徹底崩潰,倒在地上昏迷過去。

 

「對了,我都忘了自我介紹,吾名法利昂,是這次諾巴定期船的船長,歡迎各位搭乘本次的前往遺忘之島的航班,並祝您旅途愉快,謝謝。人類似乎很喜歡玩這一套,對吧?」隨著自我介紹,燈光逐漸的發亮。擁有耀眼光華的金髮,身著海音祭司專用,各類藍色交錯織成的聖袍,雖然一簇頭髮擋住半邊面孔,但是臉龐仍然具有某種邪異魅力的男子,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嗯,沒人回話……客套話不多說,我們就先從這件事情開始好了。」水龍的眼睛微一收縮,蜜里手中的污穢或淨化之杯便自動的飛到水龍的手中。

 

「然後還需要這個……」喃喃自語間,伊娃的波動,那隻鯖瀾手中的聖物也到了法力昂的手中。

 

接觸到三叉戟的瞬間,法力昂明顯的露出痛苦的神情,但是卻又隨即恢復到原本的表情,並開始念誦著一種被時間所遺忘的語言……

 

人魚一族的古代用語……?蜜里認出語言的同時,水龍也完成了預備的動作,他提起三叉戟,朝著自己的右手腕一劃,一道藍色的血液順著傷口往下滑,滴落聖杯的凹槽中。

 

毒血……難道他想…住手阿!白魔法師雖然想放聲大喊,但是卻只喊出斯斯的氣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藍到不可思議的血液不斷的流出,搭配上水龍專注的神情與充滿古代風情的語言,構成一種奇幻的景象。

 

「……伊耶塔斯…多!」魔法完成的瞬間,一道純淨的藍色光華從杯中向外無盡地放射,雖然非常亮,但是一點也不刺眼,而四周牆壁一接觸到這光芒,就逐漸的從原本腐爛的怪異狀態,漸漸的變成了略帶紅色的健康色澤。

 

「這能量…難道是……淨化之力!?」蜜里訝異到連壓力解除了都沒發覺,只是愣愣的感受著這股來自於龍的龐大能量。

 

這道光華,逐漸的擴散出去,讓原本受到毒血的海水,逐漸的恢復回澄淨透明的狀態,同時讓異變的海底生物恢復了原本該有的姿態。

 

鐘聲也於此時,適時的傳到了水龍的耳內。

 

「第七次的喪響…阿……」

 

 

 

 

注11瑪格:族長的妻子。另外,妖魔族的婚姻一律遵循著火神的規範,並採取一對一,終生不改變對象的模式。

 

 

 

 

第二十一章-The Dream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