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The Fire(火焰)

 

 

「亞汀中火之元素最活躍之處──威頓地區。」蜜里輕輕一句話,喚醒了熾燄塵封以久的記憶。

 

「我想起來了!在六歲的時候,義格就曾經以『父神子民之交流』的名義帶我去那裡過!那裡有許多更接近父神存在的生物,完全是以火焰為主要的型態,像是橫衝直撞的火牛伯伯、沉默寡言的高崙爺爺、心高氣傲的蜥蜴先生、脾氣火爆的巨猿葛格、具有靈智的火焰人種族跟其他一~大堆講都講不完的神奇生物喔!」探險的路程中,熾燄不斷的述說著當初探訪該處的事蹟,在他的觀點中,威頓地區恐怕就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天堂吧。

 

「……還有阿~整年不斷噴發的火山口頂端,聽說有一條直達火山中心的小道,只要成功的穿越熔岩的試練,就可以見識到傳說中的火龍呢!雖然當年我是沒進入啦,嘿嘿。」儘管年少的盎格如何口沫橫飛的講著火龍窟地域的傳奇軼事,身旁的兩位同伴卻沒有給予絲毫的回應,即使是健談的克諾,看了一眼異常興奮的熾燄,也只是默默的嘆了一口氣,沒有說些什麼。

 

就在激動與靜默氣氛的不斷交替中,蜜里一行人逐漸接近了威頓地區,但是迎目而來的景象,卻讓沉浸在舊日回憶的妖魔少年呆楞當場,漆黑的灰燼依舊飄揚在大氣之中,朝著遠方看去,歐思托西利亞──世界最高峰──依舊閃耀著奪目的光輝,但是,好像有什麼變了……原本火山頂端那鮮紅亮麗的光芒,變成了慘綠陰暗的怪異顏色,一種說不出的詭異感像是道巨大的障壁,擋住了三人的前行之心。

 

果然。白魔法師回想起艾倫所說的話,配合上那本禁斷之書中關於『破次元之末日』的記載,邪神格蘭肯已經展開了他的行動,當然,能量極不穩定的此處,就成了次元洞絕佳的擴張之處。想必克諾他也很清楚這一點吧,才不讓熾燄興奮愉快的心情更加高漲。

 

從現在的現象來看,死靈大軍連火山口都已經控制住了,但是還有幾點微弱的紅芒在閃動著,應該是還來的及……

 

「我們必須快點。」罕有說話的蜜里默默的在三人的周圍施放了小型的淨化之風──藉此抵禦邪惡力量對於心靈的侵襲──之後就快步的朝著前方走去。

 

「都已經這樣了…我們還能做些什麼……」看著物事全非的景物,少年茫然的停下了腳步。

 

白魔法師看了騎士一眼,後者馬上會意地說出了解釋「熾燄你剛剛不是才提到而已…只要成功突破險阻,進入歐思托西利亞熔心──亞汀地區中火之元素最強盛之處,就可以得到火神絕強的力量嗎?」

 

「嗯…但是那只是個傳說而已阿……」

 

「傳說都是從事實衍生出來的。何況,不相信創造你的神祉,這可不是高傲的妖魔族會做的事阿。」

 

「我什麼時候不相信父神 帕格立歐的力量了!要走就走阿!誰怕誰!!」一聽到克諾那股輕蔑的口氣,怒火沸騰的妖魔少年馬上快步的朝著前方衝去。

 

「這傢伙…真是的。」看著他兩極化的反應,兩人對看了一眼,便追著狂奔的身影而去。

 

 

$ $ $ $ $ $ $ $ $ $ $ $ $ $ $ $

 

 

雖然上位魔法淨化之風可以有效的消除人類對於死靈的恐懼心,但是對於龐大數量的不死大軍造成的強勁氣勢,卻是沒有任何有效的良方,畢竟,泰山崩於前而不變於色的膽氣,是需要多年的出生入死來培養的。蜜里小隊方才踏入亡靈之山的領土,強大的壓力就漫天蓋地的襲來,狂舞的風聲中,彷彿隱藏著一絲從冥曹地府中傳來的呼喊。

 

 

風!風!風!

 

 

熾燄才剛剛含淚砍碎了一名徒具骨骸的龍蠅,馬上就被背後散發著慘綠火光的火蜥蜴仆倒在地。

 

 

風!風!風!

 

 

不管克諾將眼前的火焰戰士劈倒幾次,它依舊從灰燼中再度冒出青色的火焰,立起身,繼續給予魔法騎士強大的打擊。

 

 

風!風!風!

 

 

蜜里巧妙地連續施放小型岩牢,藉以拖住不死生物緩慢的步伐,但是就在她凝神準備著下一波魔法時,一隻利箭從暗處穿過了她的小腿……

 

 

大風!大風!大風!

 

 

因為白魔法師的傷勢,三人前進的腳步被拖住,不消片刻,三人的身上隨即密布大大小小的傷痕,此外,敵人還不斷地從黑暗處湧現。

 

 

大風!大風!大風!

 

 

看著週遭數之不盡的怪物,熾燄的喉嚨發出了不正常的吼叫聲,但是狂暴發動的前一刻,被克諾從後腦一記重擊,暈了過去。看到這情況的蜜里,馬上施放了一個小的可憐的神聖之圓,暫時阻止了怪物的進襲。

 

 

大風!大風!大風!

 

 

白魔法師看著騎士,雙方同時點了點頭,神聖的圓收起,風刃縛封的圓罩蓋住了三人,外圍還布下了一層火之護壁,阻止流箭的攻擊,小小的圓球就這樣乘著上升氣流,背後拖曳著一道美麗炫爛的火光,朝著山的頂端飄去。

 

 

大風!大風!大風!

 

 

熾燄在熟悉的祈禱聲中醒來,發現到早已身處於山頂的位置,看到汗流浹背,滿臉倦容的兩人,用種古怪的神情看著一個事物,他仔細一看,『污穢或淨化之杯』在火光的照耀下,發出了妖艷的光芒。

 

 

大風!大風!大風!

 

 

熾燄帶領著兩人,趁著亡靈大軍還沒出現,快速的穿越岩漿遍布的小徑,此時的他完全沒想到,為何從沒來過這裡的他,懂得避過灼熱的噴氣,輕鬆地往前衝去。

 

 

風!風!風!

 

 

在歐思托西利亞內部,死靈的呼聲越來越微弱,但是週遭的溫度也急速上升著,除了手持火之神器的盎格,其餘兩人不約而同的做出了火之護盾抵擋炙人的高溫。

 

 

風、風、風。

 

 

又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趕路,背後的聲響逐漸消失,看來那群不死生物似乎由於被污染身軀的關係,無法進入這火神的聖地。眾人的戒心也隨之鬆懈下來。就在認為完全脫離危險的時候,狹隘的小路忽然拓展成一大片的熔岩地,視野隨之一寬,週遭的牆壁散發著奇妙的赤紅光芒,蘊含著極高的溫度,但是空氣卻帶著一種清新的味道,身體也感覺不到先前的熱度,眼觀與感覺形成異樣的反差,使人明瞭到,目的地就近在眼前。

 

「我記得傳說是這麼說的『父神創造了一切之後,便心滿意足的留下最精焠之火後,離開了亞汀世界。』那最精焠之火,我們稱之為──不滅之炎,人類則是稱呼他『伊弗利特』。」

 

「伊弗利特…火之魔神?」

 

「嗯…我想,威頓之所以被亡靈入侵,大概就是不滅之炎受到了污化了……」話說到一半,熾燄忽然看著眼前一塊烏黑的事物獃住。「不滅之炎熄滅了…那…豈不是沒救了……」頓時,一種沉重哀傷的氣氛在四周蔓延,沒有人說的出話來。

 

「等等…『轉生之炎』…菲尼克斯必從灰燼中誕生…快點!使用聖杯!!」蜜里將灰燼倒入了聖杯之中,然後,一點火星忽然湧現,接著,忽然暴漲到三人高的長度,另人窒息的高溫迎面而來,震的三人一陣暈眩!

 

「糟了!沒想到是伊弗利特復甦了!淨化之炎馬上就會燒盡週遭所有的一切!怎麼辦阿!!」又是一陣熱浪襲來,三人連退數步才停住身子,但是卻想不到任何逃生的好辦法!

 

「轟!」伊弗利特的身軀再次暴漲,眼看隨時都可能會葬身火窟,蜜里的腦子卻因為高溫而無法有效的運轉,只知道模模糊糊間,熾燄好像平舉著火之神器,擋在她的身前,然後,意識一黑,什麼也感覺不到了。

 

 

※ ※ ※ ※ ※ ※ ※ ※ ※ ※ ※ ※ ※ ※ 

 

 

一陣炫目的火光從歐思托西利亞的頂部湧現,赤紅的火焰席捲了整個山區,一切的怨恨或執念,都在不滅的火焰中,消失殆盡。不久,火焰逐漸地消退,再次恢復到了一小點的狀態。

 

 

此時,鳳唳聲從灰燼中響起,菲尼克斯拍打著火焰之翅,朝著天空直衝而去,留下了許多羽毛飄落在火山的每一角落,並逐漸的轉化,生成被火神祝福的生物,歐思托西利亞再次回到了原本的舊觀,伴隨著鳳鳴,沉悶的鐘響透過滿布塵埃的大氣逐漸遠播,傳到了知情者的耳內。

 

 

 

「第七次喪響。」

 

 

 

§ § § § § § § § § § § § § § § § §

 

 

「蜜里阿~蜜里~怎麼都叫不醒阿,蜜里!再不快點妳就趕不上晨班船囉~」白魔法師因為受到打擾而睜開了雙眼,出現在眼前的是看了十幾年,熟悉到不能再熟的天花板,那個早就熟到爛的嗓聲,除了吉倫外還有誰?

 

「奇怪…我不是……」白魔法師雖然很想認真去思考,但是雜亂的思緒卻理不出一個清晰的頭緒。

 

唯一可確定的是現在人在說話之島,吉倫之屋裡,那麼那些模糊的畫面,全都不過是一場夢……?

 

 

 

 

第十八章-The Fire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