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Please Help(請幫幫忙)

 

 

夜深了,漆黑混沌的暗閻平等的降臨在每個地方,但是卻有不少的異光破壞了這份寧洽──奇岩城市的繁華之光,彷彿是想要和黑暗之神爭鋒般,發出了耀眼奪目的光彩。但是人類也付出了代價──他們失去了來自火燿星辰的指引之光。

 

唉…我果然不屬於這種地方。蜜里的視線從空無一物的天空回到了屋內的華麗擺設,心中不自禁的回想到以前在說話之島的日子,那片繁星點點的暗藍蒼穹,總是能洗淨自己的塵思與憂慮……

 

「扣喀,趴搭。」就在白魔法師全神回憶著過往時,一聲異饗從窗戶處傳來,似乎是有什麼人潛入了這裡。

 

蜜里冷靜的握住置於床邊的瑪那法杖,一股熟悉的能量開始流遍全身,腦子也開始迅速的歸納著潛入者的身分。妖魔少主!?不可能,火之種族不可能抵擋住睡魔侵襲的,而且他也不太習慣面對著自己。那麼,會是那個行事怪異的魔法騎士嗎?也不太可能,他一向自認優雅的行動,跟夜襲根本扯不上關係,凌晨時段小聲地敲門才是他的習慣作風。所以……就是來自於奇岩城的敵人了。白魔法師更加的緊握住法杖。

 

「滴答,滴答。」水滴落地的聲響從窗戶那傳來,潛入者似乎對於所謂的偷襲不太擅長,那就也不可能是來自奇岩城的專業刺客了,那到底是……?

 

「全知全能之吾神 殷海薩阿,請賜與您的信徒刺破黑暗的光明吧!下位魔法──日光術!」瑪那魔杖的頂端發出了柔和的白光,照亮了周遭的所有事物。

 

一頭擁有大海相同深遂的寶藍頭髮,首先吸引住法師的目光,接著,藉由光芒而反射出點點螢光的鱗片勾走了白魔法師所有的心神。

 

人魚族!?眼前的藍髮少女,上半身是濃纖合度的女子型態,但是下半身卻是,閃耀著溫潤光芒的魚尾巴!!

 

「請…請救救這孩子……。」人魚少女吐出了這句夢囈後,隨即倒地不醒人事。

 

白魔法師迅速的移動到人魚身旁,試圖確認她昏倒的原因,但是在一陣忙亂後,得到的結論卻讓蜜里不自禁的露出一絲微笑。

 

「沒有明顯外傷,治療沒有效果,只是單純的渾身乏力,也就是……餓暈了。」

 

 

 

$ $ $ $ $ $ $ $ $ $ $ $ $ $ $ $

 

 

夜,更加的深遂了,一些小販已經收拾好東西,準備進入夢鄉。但是在奇岩都市的某一處,明亮燈光依然閃爍著,裡面的情景更是讓人匪夷所思。一個美麗絕倫的白袍法師拖著一個連打呵欠的妖魔,一同看著眼前的人魚用餐秀。

 

「呵~~阿。到底半夜叫我起來要做什麼阿……」熾燄打了個大大的呵欠,睡眼惺忪的看著人魚將眼前的餐點逐漸的清掃乾淨。

 

「……我錯了,明明知道不會有回答的……」經過了一段長時間的靜默,蜜里依舊沒有回答妖魔少主的疑惑,只是興趣盎然的盯著眼前的情景。看著傳說中的水之種族狼吞虎嚥,天下間要找到這種情景,恐怕比殷海薩神降臨在人世間還要具有難度阿!

 

終於,這場等待到了終場鳴笛的時刻了,人魚少女喝下了最後一口玉米濃湯,滿足的嘆了一口氣,從大食忘我的境界正式掙脫,接著想起了自己的身分與地位,以及前來這裡的目的,一種羞慚的感覺油然而生,化作緋紅色出現在臉頰處,搭配上貝殼的精美裝飾,有種說不出的可愛感覺。

 

「那…那個……深夜打擾您,真是非常抱歉!」人魚少女急急忙忙的立起身子,做了一個鞠躬禮,但是,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會不會是生氣了阿……。人魚低下的頭對著白魔法師偷偷地瞧了一眼,意識到對方如果有任何不悅,早就將她踢出門外了,更不可能會慷慨地請了一頓大餐,因此,她決定直接進入正題。

 

「嗯……我是來自於海音地區的鯖瀾‧伊娃,請您救救這個孩子!」鯖瀾從腰帶中掏出了一顆發出淡淡水藍色光芒的圓形物體。

 

「這是……『諾巴』的卵?」蜜里曾經在吉倫的龐大藏書中看過這種生物的描述,傳聞他是海中的皇者,一種超巨化的鯨魚,只適合生存在潔淨的大海深處,因此在法利昂的毒血污染事件過後,就沒有再也沒有任何人牠的蹤跡。

 

「嗯!藉由海水的流動與魚兒們的低語,使我知道您擁有『污穢或淨化之杯』,也只有您可以救這孩子了。」

 

即使是擁有聖杯,沒有一個夠大的封閉水源也是沒有用的阿,所以,似乎必須前往海音一趟了,但是里凱的事情尚未完結……。兩種想法在白魔法師的腦里展開強烈的攻防戰,最後,還是以救助生靈的想法取得了優勢。

 

「我了解了,那就走吧,前往海音……。」蜜里匆匆的留下一張紙條後,就帶著打瞌睡的熾燄,跟著鯖瀾離開了奇岩都市。

 

 

※ ※ ※ ※ ※ ※ ※ ※ ※ ※ ※ ※ ※ ※ 

 

 

水之國度海音,是在人類的信仰中,唯一沒有偏向光明或黑暗的地方。他們信仰著水神──伊娃,這種獨特的宗教觀,使的居住在海音的人們組成了一種奇異的體制,不管是守護伊娃神殿的聖殿武士還是水之神官的編成方式,又或是政教合一的海音王權,都讓外地的人們感到不解,於是便將這裡命名為海音,古語中的輕視之意,而這裡的人們也毫不在乎的接受了這個稱呼,只要伊娃女神不反對,那就沒問題。

 

「唔……這裡的環境,跟奇岩真是有天壤之別阿。」進入海音地域後,蜜里淡淡的下了這麼一個結論,險惡的沼澤地形遍布在四處,原始未開化的氣息撲面而來,與人文氣息濃厚的奇岩的確是天差地遠,也難怪外來的人們會看不起這裡的居民,居住在都市的他們了解不到大自然的險惡之處,也不會理解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真諦。

 

一路上,雖然怪物的侵擾不斷,但是在熾燄的精湛刀法與鯖瀾的優雅戟術,搭配上蜜里的魔法,冒險可以說是在毫無危險的情況下,不斷的推進著。

 

「對了……鯖瀾阿,你是怎麼可以在陸地上活動的啊?」一次的戰鬥結束後,白魔法師終於忍不住好奇,提出了疑問,因為人魚在戰鬥中的靈敏,根本讓人想像不到她的下半身是魚的尾巴。

 

「那是伊娃女神賜與我的祝福阿。」人魚少女從腰帶裡拿出了一個裡面不斷流轉著藍色光華瓶子,並做了一個喝下的動作。

 

原來是伊娃的祝福阿……。使用在人身上可以在海裡活動,所以用在人魚身上就可以在陸地上漫遊了。蜜里下意識的將這知識記在腦子裡,儘管這情報似乎沒什麼意義,但是求知慾依然我行我素的記牢了這一點。

 

「我覺得……我有一點不舒服……」旅行了幾天之後,位於隊伍後方的熾燄忽然臉色蒼白的倒了下來,並且發著高燒,與以往活力過剩的感覺完全不同。

 

「火之種族在這種濕氣過度的地區旅行,造成了抵抗力減低是嘛……」看著感染風寒,神情虛弱的熾燄,蜜里正苦思著治療的良方。

 

「受寒……過度的陰……水陰…火陽……對了!火之神器!!」蜜里將帕格立歐的炙焰放在妖魔少主的胸前,並且不斷的唱誦著聚集火之元素與治療的咒語。

 

「活躍於四方的火之元素,請聽從吾之號令…聖神 殷海薩,請……」隨著咒語,火神賜與的大砍刀開始發出微弱的紅白相間光芒,並開始移轉到妖魔少年的身上,就這樣過了不久,熾燄的呼吸聲逐漸的轉為平穩,沉沉的睡去。

 

「呼……真是嚇死人了。」蜜里舒展了一下僵硬許久的手腳,完全沒注意旁邊異樣的眼光,等到她發覺的時候,已經阻止不了事態的嚴重性了。

 

「蜜里姊……您頭髮變白的時候,看起來好美麗阿……」身旁的鯖瀾,忽然臉泛桃紅,說出了這一句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耶……?」看著眼前羞滴滴的人魚少女,白袍法師隱約間把握到了一件事,以後的日子恐怕難過了……

 

「我怎麼覺得,一覺醒來後,好像什麼都變了……」次日熾燄清醒後,感覺到了空氣間那微妙的情愫,一種惡寒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種異樣的氣氛就這樣流竄在冒險小隊間中,讓白魔法師頭上的汗珠不斷的累積增加。好險,熾焰清醒的隔一天,他們就抵達了旅程的目的地──霧月湖。

 

蜜里迅速的將卵放進了聖杯當中,然後放進了湖水裡面。卵沉下去之後,清澄的海藍光芒,開始從卵中不斷的放射而出,彷彿代表著連綿不絕的生機正在不斷的壯大。

 

「因為我必須待在這守護著諾巴,直到牠孵化的那一天為止,所以,就沒辦法跟蜜里大姊您在一起了……請您一定要等我喔!小妹事畢之後一定會去找您的!」人魚少女深情的話語似乎依舊迴響在耳際,讓蜜里感受到深深的困擾,並暗自慶幸著還有趕回奇岩的目標,不需要在霧月湖停留過久,雖然,這樣的騷擾跟某位魔法騎士的追求沒什麼差別……不過,能少一個就算一個吧!

 

心裡偷偷高興著可以把擺脫人魚少女的白袍法師,完全沒注意到眼前出現的人事物,等到她從心事中回神之後,才發現到,一個麻煩走了,另一個也趕上來了……

 

「女神樣,抱歉讓您久等了,在下歸來了。」克諾在蜜里面前深深一揖,正式宣布回到了小隊當中。

 

「這兩位是……?」利用著魔法騎士帶來的兩個人,白魔法師成功偽裝成忽視了騎士存在的樣子。

 

「呃……咳咳,左手邊的這位是嫀薏‧卡勒,風木城堡的公主殿下,右手邊的這位是洛洛,來自不明地方的精靈。」被蜜里將了一軍的克諾,只能神情尷尬的充當介紹者的身分。

 

也就是你的新女伴囉?雖然蜜里的心裡有種把這句話脫口而出,並好好欣賞魔法騎士的尷尬神情的衝動,但是天性冷漠的她還是把這衝動給強壓了下來。

 

白魔法師仔細的打量著眼前據說是風木城堡公主的少女。天藍色的全身鎧甲,天藍色的長槍與天藍色的及腰長髮是主要給人的印象,原本帶點倔強與俏皮的臉龐現今被淚痕所掩蓋,只留下道不盡的傷悲,除此之外,耳際、腳踝以及背部各有一對羽翼……羽翼!?傳說中的翼人族??

 

就在蜜里訝異於嫀薏的種族時,藍空騎士臉帶哀色的說了一句話「求求你……救救艾倫。」

 

「救救……艾倫?克諾,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阿?」蜜里將眼神放到了魔法騎士的身上,後者則是如同以往般,渾身透著神秘的氣質。

 

「總之,先回去霧月湖吧,我們必須使用到『污穢或淨化之杯』。」

 

 

§ § § § § § § § § § § § § § § § §

 

 

回到了霧月湖之後,免不了又是一場重逢的喜悅,但是在白魔法師的強烈要求下,這段情節就被硬生生的省略而去。眾人聽了克諾的解說之後,蜜里把魔法騎士拖到了一邊,說起悄悄話。

 

「返生術!?我怎麼可能會用啊?」

 

「女神的能力雖然還做不到這地步,但是有個利用生命之泉活化的軀體,以及具有招魂效果的神器,還可以修正上身旁的特殊種族,這行動就不是不可能了。」克諾一反平日嘻皮笑臉的樣子,嚴肅的作出了利害分析。

 

白魔法師仔細思考了一下,並看了露出焦急神色的藍空騎士一眼,回想起以往與勢利精靈的冒險,答案似乎非常明顯……

 

「我了解了,我試試看吧,但是,不見得會成功……」

 

 

$ $ $ $ $ $ $ $ $ $ $ $ $ $ $ $

 

 

霧月湖旁,眾人依循著殷海薩自古流傳下來的神聖法陣,分別坐在獨特的地方,準備實行讓死者蘇生的夢幻法術。

 

 

「慈悲、善良的聖神 殷海薩阿,請傾聽您的信徒之請求……」位於中央聖女化的蜜里站在聖杯前面,劃出一個又一個複雜難明的動作,每隨著一個姿勢的完成,她身上的白色光華就更加的耀眼。

 

「生命之水在此請求……」水之種族的神器『伊娃的波動』湧出了溫潤的光彩。

 

「活力之火在此請求……」『帕格立歐的炙焰』發出了奔騰的火光。

 

「不羈之風在此請求……」相對於前面兩者,嫀翼的『沙哈的吹拂』發出了更加強大的光芒,顯示了她的決心。

 

「堅實之土在此請求……」由於巨人早已滅族,所以土之位只好以洛洛來替代,但是她以在精靈魔法上的獨有才華,也足以擔任這個重任。

 

「……讓被地獄之火吞噬的亡者,重新回到他所應處的地方吧!上位魔法──返生術!!」一道強大的聖藍光波開始在眾人的外圈劃出一個圓,然後繁複的文字符號開始充斥在圓中,並慢慢的發出了藍色的聖光。這些光芒彷彿是有生命般,逐漸地吞食了元素之光,使自己更加的壯大,等到元素的光華全部轉化成聖光之後,全部的能量瞬間灌入了失去靈魂的軀殼當中。

 

「成功了……嗎?」全體的目光頓時包圍住了精靈的軀殼,但是什麼變化也沒有發生。忽然,艾倫的身體一陣抖動,眼皮緩緩的張了開來,但是眼睛卻失去了以往的神彩。

 

「格蘭肯唬我……我又做白工了……」法術成功的喜悅瞬間掃除了巨型魔法啟動後的強烈不適感,眾人圍繞在勢利精靈的身邊,你一言我一句的大聲談笑著,完全沒注意到遠方陰暗處,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偷偷觀察著法術的施行。

 

他,曾經在說話之島救了蜜里一命,也協助里凱通過傲慢之塔的測試,更曾隻身闖進天空之殿堂,喚醒了風之龍,先前還跑去鏡之森林,企圖阻止墮長者的破壞行動。他看著佇立在眾人身旁,暗自含笑的白魔法師,欣慰的笑容逐漸地擴散開來。

 

「蜜里阿,十多年不見,你長大了……殷海薩法術中難度最高,只有究極光烈術可以與之比擬的返生術,妳都可以完美的施行了,即使是光明之神本體,配合上她座下的四大使徒,想要使用這術法也不見得可以成功阿……話說回來,三大種族的優勢,配合上古英雄的協助,格蘭肯的注意力被轉移,殷海薩的降臨之刻,這絕妙的種種因素也幫了大忙就是了……」此時,幾乎無人可聞的鐘聲傳到了這名男子的耳內。

 

「或許,這才是第六喪響阿,呵呵。」低笑聲過後,蜜里總算察覺到窺視的眼光,朝著樹叢的陰暗處看去,卻沒發覺到絲毫的異樣,先前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遠方的邊荒中。或許又是魔力耗損過大的錯覺吧。白袍法師搖了搖頭,重新投入大家歡愉的氣氛當中。這時,霧月湖上飄蕩的霧氣,似乎更加的濃稠了。

 

 

※ ※ ※ ※ ※ ※ ※ ※ ※ ※ ※ ※ ※ ※ 

 

 

巨大的營火在霧月湖的旁邊熊熊燃燒著,與湖底不斷散射生命光華的諾巴卵互為輝映,從復活的狂喜中恢復過來的眾人,開始思考到一個問題,再來該前往何方?這個問題讓大家逐漸地沉默下來,緊盯著不斷變化的營火,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對了,多叫一個人來參與這場聚會吧。依循著至高的契約之名,吾在此呼喚你,出來吧,我忠實的下屬!」艾倫忽然站起身來,唱誦著從未聽過的咒文,忽然,一個血紅色的逆五芒法陣從他身體深處湧現,並且流轉了一圈,發出了刺眼的光芒,強光造成的暗盲過後,一個黯精靈的身影從黑暗中緩緩浮現。

 

「跟各位介紹一下,她是我在地獄之旅中遇到的同伴,名字是艾緋利亞‧清‧莉莉絲,艾緋,跟大家打聲招呼吧。」黯精靈用一種驚疑的神色打量著復活的艾倫,確認是原本的主人後,莉莉絲隨即換上了一種曖昧慣用的笑容,對著眼前的眾人打了一聲招呼。

 

就在艾緋笑吟吟的說著簡單的自我介紹時,一旁的洛洛忽然緊緊抓住了黯精靈的衣角,哽咽的說「艾緋姊姊……是不是因為洛洛不乖……你不要我了……」但是斗大的淚珠卻只換來艾緋疑惑陌生的目光。

 

就在眾人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嫀薏胸前的風木徽章──於沙漠翱翔的蒼鷹,忽然發出了微弱的光芒「風木城有難,我必須立刻趕回去!!」

 

 

§ § § § § § § § § § § § § § § § §

 

 

「雖然還想跟妳多相處一會兒,不過現在實在沒空,我們有緣再會啦!」勢利精靈告別前的話語依然在白袍法師的腦子裡迴響著,她婉絕了一同前往風木城堡的請託,並且不發一語的緊盯著眼前的火焰,讓她的夥伴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請問女神樣……我們到底要前往何方呢?」過了許久,克諾終於按耐不住,開口詢問了蜜里。

 

白魔法師露出了一絲神秘的微笑「亞汀中火之元素最活躍之處──威頓地區。」

 

 

 

第十七章-Please Help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