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之二-The Return Of The Death(死靈的歸來)

 

 

話說,都佩傑諾誤闖艾利德爾的研究室後,這位偉大的魔法師,就一直待在這髒亂不堪的研究室中,做些學徒該做的工作,被迷魅術控制而不自知,等到發覺到被利用的時候,他已經站在奇岩水之遺跡(或許該改稱為一個坑洞)的旁邊樹叢中發呆了。

 

「記著,這次的喪響將會引發更大的災禍,只要抓準時機,我們就可以進入格蘭肯的世界,進行下一步的工作,這將是我們君臨世界的第一步阿!!所以,麻煩您,我尊貴的好友,幫我去奇岩的水之遺跡監視,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就趕回來通知我吧。」艾利德爾那一貫溫柔又優雅的嗓聲,使人無法拒絕他的要求,但是在睡魔的攻擊中,迷魅的效果便失去了影響。

 

「……碰!」綠袍黑魔導士的頭部,以一種隱含天地至理的優美軌跡,朝著前方的樹幹撞去,發出了一聲不大不小的悶響「痛阿!……我又睡著了……鼾……」體會到這個事實的瞬間,都配傑諾又進入了無意識的狀態中,繼續對著眼前被撞的坑坑洞洞的樹幹行點頭禮。

 

失去意識,點頭,痛醒,失去意識……這無限循環的三步驟構成了完美無暇的華爾茲舞曲,也讓黑魔法師失去了目睹一個淡黑色身影進入坑洞的時機。

 

那身影直接朝著坑洞的底部跳去,彷彿無視於位能轉變成動能之後的強大衝擊力,接觸到最底部的剎那,風之元素巧妙的消除了重力的影響,讓她以滿分的姿勢成功落地。

 

著地後,該身影先立定出神了一會兒「魂搜……沒有任何反應,被三神器中象徵黑暗的『破次元之末日』累積多年的能量正面衝擊,艾倫大人應該是形神俱滅了吧,也就是說……契約結束了……呵呵。」本應是束縛解除的暢快笑聲,但是卻夾雜了些許的惋惜於其中,複雜的神色,也看不出任何愉快的跡象。

 

黯精靈輕輕的搖了搖頭,彷彿是要將過去那段相處的時光拋去「再來……下個任務……回收『末日』。」她利用暗之元素,將那圓柱體蓋上了一層黑色的防護,然後,隨著光元素與暗元素交互衝擊引發的次元異動中,逐漸的消失了身影。

 

此刻,都佩傑諾,仍然在樹叢中做著他的美夢。

 

 

§ § § § § § § § § § § § § § § § §

 

 

地獄,格蘭肯的神殿。

 

艾緋將『破次元之末日』交給了聖神 格蘭肯,廣闊的殿堂中,巴風特、巴列斯兄弟、巫妖、炎魔、墮長者、死靈騎士……等等數不清的死靈下屬正屏息著,看著這關鍵性的一幕。

 

那圓柱體緩緩上昇,一直到了與火燿之星相同的高度才停止,然後,一道黯芒從圓住體的頂端亮起,變成了一把長劍的樣式,這才是『破次元之末日』的真正型態,接著,震耳欲聾的笑聲從腦海的深處傳來。

 

「哈哈哈哈!只要有了祂,巨型的次元洞將可以輕而易舉的開啟,我就可以一掃『封神戰役』時受到的鳥氣啦!該死的殷海薩,我看你這次怎麼應付!!兒郎們,回到你們曾經肆虐過的領域吧!」末日在半空中轉了幾圈,然後對著空氣揮舞了幾下,然後,一個個次元隙縫被強大的力量切割開來,露出了對面和平寧洽的景象。

 

「遵命!」死靈大將們一個個化成黑色的亮芒,朝著次元縫隙投去,這時,僅可耳聞的鐘響隨著殘酷的笑聲隨風傳播著……

 

「第五喪響。」

 

 

※ ※ ※ ※ ※ ※ ※ ※ ※ ※ ※ ※ ※ ※ 

 

 

「終於來了……是嘛?」象牙塔,紅寶石之廳王座上,大魔導師歐林正低頭沉思著。

 

「院長!緊急疏散措施已經完成!請指示下一步行動!」一道身影緩緩的在房間的中央浮現,雖然用的是尊敬的口吻,卻隱隱的透露著疑惑,顯示了該名法師對於撤離行動的不解。

 

「通知大家,立刻撤離這裡!要去哪就隨便你們吧!」

 

「是!」那名法師一躬身,便準備再次使用短程傳送的法術。

 

「對了……漢爾阿,魔法師公會的領導位置,就交給你了。」說完,一個鑲有巨大紅寶石的戒指,出現在漢爾的手指上。

 

「是!……耶!?那……院長您……?」

 

「不需要管我!快去下達命令吧!」歐林輕輕的一揮手,將年輕的法師送離了這房間。

 

「象牙塔悠久的歷史,總是需要一個人來終結阿。」歐林眼中透露出了緬懷的神色,彷彿是在懷念著象牙塔鼎盛的昔日時光。

 

「哈汀吾友……這樣應該可以了吧……擔任時代傳承的角色……這悠久的時光,終於到了結束的時刻了。」隨著老人的自言自語聲,擁有重重魔法防護,永不落的象牙塔忽然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

 

「依舊是炎魔是嘛……那就讓他瞧瞧吧……人類魔法的最後榮光……。」歐林一個彈指,便瞬移到了象牙塔的最頂層,通往魔界……或著該說是地獄的大門前。

 

『歐瑞興起於魔法,也將衰敗於魔法。』一手創立象牙塔,人類第一個魔法師──歐瑞的銘言,此時忽然浮現在歐林的腦海中。

 

「不愧是導師……當初就預知了一切……來吧……炎魔!!」怒嚎聲從次元裂縫中傳來,一個渾身充滿著火焰,牛頭人身,手持著九節鞭的巨大魔物出現在大魔導師面前。

 

閃電、火焰在象牙塔的頂端閃動著,爆出華麗又充滿破壞力的火花,這景象震撼了歐瑞村的人們,並使得他們連忙逃離了生長的故鄉。

 

「末日到臨了!」這句話瘟疫般的傳向了亞汀的全區,戰亂,將再次於和平的世界中掀起。

 

這時,象牙塔的頂端,依舊閃動著瑰麗的光芒。

 

 

 

$ $ $ $ $ $ $ $ $ $ $ $ $ $ $ $

 

 

「哥哥,從今以後,我再也不要跟你分開了!」

 

「弟弟……其實,我也是這樣想的……不過,這到底是哪阿?」肉麻的對話聲在漆黑的地道中響起,巴風特與巴列斯兄弟兩雙手緊緊對握著,曖昧的氣氛不安分的流動著。

 

「不知道耶……應該是超過負載,造成了空間變異……不管了!只要跟哥哥在一起!到哪去我都願意!」

 

「弟弟……」兩顆山羊頭深情的對望著,絲毫沒發覺,他們已經被多如繁星般的細小光芒包圍住。

 

「哥哥……我總覺得好像有人在偷看我們耶……」巴風特不安地打量了一下四週的環境,但是被愛火矇蔽的雙眼仍然沒有察覺到任何異樣。

 

「弟弟,你總是這麼多愁善感的……這裡不會有外人的……」細長而不合比例的手輕輕拂過了巴風特額頭,也掃除了羊形惡魔的憂慮,就在這時,相對於其他細小精芒,兩個巨大的亮芒出現在這對情侶的身後……

 

他們闖進了……巨大螞蟻的育嬰室。

 

於是,一場混戰就此開始……

 

 

§ § § § § § § § § § § § § § § § §

 

 

「好久沒回來了……傲慢之塔,我的家。」一個扭曲的身影出現在傲慢之塔不為人知的至深處。

 

「一切運作都還算正常……哼!只要有這個……征服世界有什麼困難的……當然,這是屬於我自己的。」巫妖的語氣不經意的透露出了對格蘭肯的輕視與對自身的自信。

 

「為了對抗神……還需要一個要素……亞汀……」隨著這句話,巫妖的身影再次消失在黑暗當中。

 

 

※ ※ ※ ※ ※ ※ ※ ※ ※ ※ ※ ※ ※ ※ 

 

 

「哈哈哈哈!殺死膽敢打擾龍休息的侵入者!」巨大的吼聲在森林中迴響著。

 

「呼!真是超懷念那段時光的,把那些入侵者通通殺光……嘿嘿嘿嘿。」墮長者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因為巴氏兄弟的胡搞,而被傳送到了不知名的森林深處,只是自顧自的回想著以前的戰績,就在這時,連綿不斷的聲響打醒了沉迷在過去的墮長者。

 

「殺死膽敢打擾龍休息的侵入者!」

「殺死膽敢打擾龍休息的侵入者!」

「殺死膽敢打擾龍休息的侵入者!」

「殺死膽敢打擾龍休息的侵入者!」

「殺死膽敢打擾龍休息的侵入者!」

「殺死膽敢打擾龍休息的侵入者!」

「殺死膽敢打擾龍休息的侵入者!」

 

「耶……冒牌貨?」墮長者發覺到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堆裝扮跟自己一模一樣的東西。

 

「耶……冒牌貨?」

「耶……冒牌貨?」

「耶……冒牌貨?」

「耶……冒牌貨?」

「耶……冒牌貨?」

「耶……冒牌貨?」

「耶……冒牌貨?」

 

「吼……我才是真的!!」墮長者怒火一來,數道極道落雷便朝著眼前的假冒品砸下,沒想到,每個變形怪也忠實的回應了他相同的話語跟動作,數不清的極道落雷朝著墮長者的頭上砸下。

 

「噗……看來不用我出手了,歡迎來到,鏡之森林。」遠方,一個男子看著這場鬧劇,搖頭苦笑著。

 

 

$ $ $ $ $ $ $ $ $ $ $ $ $ $ $ $

 

 

說話之島,吉倫之屋前。

 

死靈騎士與吉倫正面對面的對峙著,緊張的氣氛不動的擾動,一場光明與黑暗的鬥爭即將展開,這時,吉倫忽然吐出了一句話。

 

「看,有流星!」

 

「在哪裡……?」死靈騎士隨著吉倫的手勢朝著遠方的天空望去,但是卻沒看到任何一絲的異樣。

 

「在這裡……。聖神 殷海薩阿,請幫助您虔誠的子民,發揮出您最大的奇跡吧!!」一道強烈的光芒從吉倫的身體裡湧現,神聖的氣息開始在附近蔓延,從遠方看去,整個說話之島被一個巨大的華麗魔法陣所包圍,這是傳說中最能遏止邪氣蔓延的法術──神聖的圓。

 

察覺到情況不妙的死靈騎士,只是將手中的巨劍朝著地上一插「死靈崩裂劍!」頓時幾道裂痕出現在死靈騎士腳邊,一股股冤氣正拼盡全力突破神聖的束縛,看到劍式出現了效果,死靈騎士將巨劍再度朝著地上落下,法陣的裂痕頓時又增加了幾道。眼看亡靈的衝擊即將破除魔法的束縛時,吉倫有了下一個動作。

 

「好險事先有準備好,看我的,聖結界!!」吉倫只是一揮手,囤積在吉倫之屋空地下的神聖能量馬上包住了死靈騎士,短暫的限制了對方的行動。再來……以神聖的圓為遠引導,聖結界為主要目標,究極光烈術‧啟動!

 

魔法教師開始以各種不同的語言歌頌著 殷海薩的種種榮耀,並不停地做出一個又一個的動作,隨著咒語,遠方的天空開始緩緩的聚集起神聖的氣息,以 殷海薩最強的神力──神之雷進行攻擊!這就是大魔導師──哈汀臨死前所創的最後一個法術。

 

察覺到情況不妙的死靈騎士,開始以最強的力量試圖突破一層層的封印,但是面對著數百年來不斷累積的神聖力量,即使是格蘭肯的第一下屬也感覺到力不從心,就在聖結界終於浮現一絲裂痕時,光明之神最強的法術已經成功的發動了。

 

但是,從天空降臨的不是具有無上威力的聖白之雷,而是一尊超大尺寸的殷海薩神像,以強勁的衝勢,朝著說話之島墬落……

 

「呃……究極光烈術的正體……竟然是召喚聖神 殷海薩……蜜里阿,看來我沒辦法看到你的成長了。」吉倫淡淡一笑,因最強魔法而透支的身體無法做出任何動作,只能陪著死靈騎士一起被光明之神活埋了。

 

巨大的神像就這麼正面撞擊說話之島,引起了一陣強大的地層下陷,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變成了半沉在海中的破碎島嶼群,群星拱月的護衛著位在中央的殷海薩神像。

 

著地後,神像發出了強大的聖藍光芒,即使是在海對岸的古魯丁市鎮,也可以清楚的看見神蹟發生在他們的視野中。

 

「天堂降臨了!」相反的言語,從亞汀地區的另一角快速流傳,更加造就了亞丁地區的混亂與不安。

 

此時,鐘的聲響,悄悄的在殷海薩神像的耳際流竄著。

 

 

「第六喪響……」

 

 

外傳之二-The Return Of The Death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