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Reality(真實)

 

雖然令人昏厥的暈眩波不斷的襲來,但是被剛剛得知的消息徹底蓋過。地獄!?我怎麼…對了…所以……。看著眼前的表情從意識不清轉為驚駭不已又變成恍然大悟,最後卻變成寧靜祥和,即使是專職引渡魂魄,看遍各種反應的魂之祭司也感到驚奇…竟然會在地獄看到如此安寧的臉色…不愧是聖神 格蘭肯看中的人物。

 

「墮落之魂,請跟著我,一同會見地獄之主吧。」南瓜精再次對著艾倫敬了一禮。

 

「耶!不是要接受永恆的業火焚燒,還是接受上刀山下油鍋的刑罰嗎?」跟自己所了解的地獄不同,艾倫感到一陣疑惑。

 

「呵呵……」一陣銀鈴般的少女嬌笑聲從南瓜面具裡傳出「笨蛋,那是魔神殷海薩害怕黯精靈的數量大增,才編出的謊言。事實是,你跟火燿之星締定了契約,所以你有義務為聖神 格蘭肯工作,所以我必須帶領你到那裡去,了解將來要從事什麼方面的事情。」

 

「聖神?魔神?怎麼跟我知道的不一樣……」基本上,迷幻森林的精靈是不會將殷海薩放在嘴裡歌頌的,艾倫是因為曾經接觸過蜜里,才會對這件事有了困惑。

 

「呵呵…土包子…我問你,有哪種信仰神祇的人會把他相信的神稱為魔神的?」

 

「也對…我怎麼從來沒有想過。」首次將心態調整到對方陣營的想法,艾倫感覺到思考瞬間廣闊了不少,並感覺到有些事似乎隱隱不對勁,但是還沒來的及細想,他就被南瓜精抓住手,朝著格蘭肯所在的方向前進。

 

一路上,由於南瓜精一反剛剛健談的樣子,變的無比的沉默,閒著沒事的精靈便開始仔細的打量著這個傳說中的地獄。

 

漆黑的天空、漆黑的大地、漆黑的彼端,這是艾倫的第一印象,但是,仔細觀察,他卻發現到,有一些光線存在著,也許不能稱為光,那只是能讓你看清黑暗中事物的黑暗罷了,利用這些黑暗,艾倫發現到所謂的天空是片廣大的岩石圓頂,大地則是由凹凸不平的黑耀石組成,彼端,則出現了一道血紅的光芒……

 

火燿之星

 

也就是格蘭肯的化身,巨人認為祂是奈瑞之炎──永恆之火,人魚稱祂為法利之焰──污染的火燄,妖魔叫祂炎米諾──火神的胞弟,翼人則是稱呼祂為…林德之熾──飛翔之焱,有些人類這麼稱呼祂…惡魔。

 

祂能以任何一種型態出現,不管是火焰之眼、牛頭人身的火焰怪或是人類型態的閻之大祭司…根據你的心態而變化。

 

艾倫下意識的吞了口水,完全忘記他早就失去了肉體,目前他的存在只是一個半透明的精靈形象,魂魂跟據著他生前的形態而變化的。

 

再怎麼不安,路還是得走下去。又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移動,他們兩個終於到達的血紅之芒的發出處,格蘭肯的殿堂。

 

其實說穿了,位於地獄的神殿,與地表的複製品其實大同小異,除了尺寸大了幾十倍之外,並沒有什麼相異的地方,一樣都是由扭曲的龍牙組成的外觀,唯一不同的是,放射出血紅光芒的從一個正方體分身,變成了萬千形象的本尊。

 

剛走進神殿內,原本帶路的南瓜精就忽然溶於空氣中,消失前還對精靈裂嘴一笑,彷彿是傳達著「好自為之。」的訊息。忽然變成孤獨狀態的艾倫呆楞了一下,就硬著頭皮繼續朝著神殿深處走去,雖然每一個步伐都好像是過了千萬年,但是過沒多久,精靈就走到了光芒放出的地方,奇怪的是,從遠處跟從近處觀察,那光芒的強度卻完全沒有變化。

 

「黑…黑暗陛下……」艾倫絞盡腦汁,也只想到這個在故事書中看過的名詞,再來他就不知道要做些什麼好。

 

“艾倫‧班‧克修米沙夕,我有個交易要跟你談。”從內心深處湧起一個聲音,還隱隱的一種不可違逆的莊嚴感,艾倫清楚的了解到,這就是神的聲音…但是…交易?靈魂都出賣了…還有交易可談?格蘭肯唬我?

 

“哈哈哈哈哈…靈魂的自主權還是在你那,那是殷海薩那個邪神的胡言,你所發出的力量純粹只是以燃燒肉體為代價而已,吾乃象徵自由之神,當然是跟你談一筆交易囉。”呃…連內心的想法都會被看透,是算哪門子的交易阿…果然是唬我。

 

“這個你可以放心,跟我做交易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感受到了好處這兩個字,勢利的精靈下意識的兩眼放出了光芒。

 

“不像殷海薩那個渾蛋…欺騙了你們精靈一族數千年。”欺騙?創造自己的神祇怎麼會欺騙自己?除非……

 

“聰明的小精靈,沒錯,其實,精靈一族不是由殷海薩所創造的,否則…以殷海薩那個老不死的個性,精靈魔法祈禱文怎麼會有我的存在呢?如果是由殷海薩所創造,又怎麼會有這麼一個每個精靈都會用的燃燒生命之術呢?精靈那種看似迂腐僵化,其實具有活力的思考模式,怎麼可能是以秩序為重的殷海薩子民呢?”先前隱藏的疑問一口氣藉由格蘭肯來釋放,讓艾倫的腦子有點混亂,唯一清明的一點就是…做白工了…不是創造自身的神祇…那一切的典禮跟祭祀,都是做白工了。

 

“殷海薩只不過利用精靈初代祖先初生無知的時刻,灌輸給他們這個假像而已,又怕族中一些聰慧的精靈會發覺到真相,就設立了一堆又臭又長的規範,讓精靈們浪費永遠的生命窮其枝葉,導致心靈的活力逐漸衰落…最後變成不會思考的樹木…不像投奔我陣營的黯精靈們,個個都自由奔放又具有活力呢!”格蘭肯進一步的陳述創世之初的真相,讓精靈的頭腦更加的混亂,但是卻又清楚的了解到神明並沒有說謊。

 

“言歸正傳,跟我交易絕對有好處!尤其是你…我可以讓你復活。”復活!這兩個字掃除了所有紛亂的思緒,取而代之的是…在人世所認識的每個面孔,但是…復活,這可不是說笑的東西,如果真的可以,想必工作一定是……

 

“這個你倒是不用擔心,我只是需要你前往奇岩南方的水之遺跡,拿回一個屬於我的東西而已,而且,我也會派個保鑣給你,莉莉絲!”聲音剛結束,一個熟悉嬌笑聲從後面傳來,先前的南瓜精從龍牙柱旁走了出來。

 

她?保鑣??有沒有搞錯阿!?就在艾倫質疑著南瓜精的能力時,一聲暴喝充斥在艾倫的心靈中。

 

“莉莉絲!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工作的時候別給我玩角色扮演的遊戲!給我恢復原本的樣子!!”

 

「呵呵…人家喜歡嘛…而且,自由之神 格蘭肯應該不會介意這小事才會阿,嘻嘻…」笑聲過後,一陣黑暗籠罩住了莉莉絲,當黑暗散去後,首先看到了一道銀白色瀑布般的白髮隨風舞動著,接著看到了一個穠纖合度的軀體,那稱不上有遮蔽效果的小小衣料,洩露出無盡的性感,小麥黑的皮膚,在火紅的光芒下,顯得充滿彈性與活力,那張艷麗的臉龐,可以跟某個以冷艷聞名的白魔法師一較高下,但是蜜里是座冰山,相處越久,越會感覺到這自己所觀察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莉莉絲則是座活躍的火山,雖時都有可能迸出炫麗的火花來,但是這一切美貌,看在某個眼中只有米索莉光輝的精靈男子中,只有一句評價。

 

「穿那麼少,你不怕感冒嗎?」原本蘊含火熱春意的笑容瞬間扭曲成一種難堪的神情。

 

“哈哈哈哈…莉莉絲,你作夢也想不到有這麼一個命中剋星吧。她就是要保護你的人,別看她這樣,她可是高位閻祭司,我的得力助手之一喔!莉莉絲,跟艾倫締定主僕契約吧。”

 

「是的,聖神 格蘭肯。火燿之星的注視下,吾,艾緋西亞‧清‧莉莉絲,在此立誓效忠艾倫‧班‧克修米沙夕之靈魂,直到火燿之星墜落之時。」祭文念誦時,艾倫的前面緩緩浮現了一個逆五芒星的魔法陣,並在念誦結束時,融入了艾倫靈魂的致深處,最後,莉莉絲劃了一個逆十字的手勢,整個契約到此完成。

 

“這個契約就算是我也無法打破,這樣應該可以表示我的誠意吧?接著,為了你行動上的方便,我賜與你兩個人類肉體,你自己挑選一個喜歡的吧。”內心的聲音弗落,眼前就出現了兩個男子的肉體,一個衣著隱蔽,似乎是以盜賊為職業。另一個身帶許多兵器零件,滿身肌肉,好像是從未見過的鍛冶師職業。

 

艾倫這時早已被格蘭肯牽著鼻子走,完全忘了他還有拒絕的可能性,只是在猜估依照他的習性,哪種身體比較適合他……

 

就在艾倫還在考慮的時候,格蘭肯的聲音又從心靈中出現。“由於製作新的肉體需要一段時間,所以原本形象的肉體…在你成功之後,就會賜給你,並送你回到人世,如何?我可是非常善解人意的…。”太完美了…但…艾倫強壓下自己內心的疑問,並做出了選擇。

 

其實根本不需要選擇的…習慣敏捷見長的自己,當然是選擇盜賊的肉體了。“好!使用『魂之流轉』後,你將會失去意識一陣子,我會趁這段時間,把你送回人世,要是需要莉莉絲的話,呼喚她的名字就可以了。”接著艾倫的內心響起了一種從未聽過的語言,以一種奇異的節奏,讓自己的意識逐漸的模糊,最後,什麼也感覺不到了……。

 

 

※ ※ ※ ※ ※ ※ ※ ※ ※ ※ ※ ※ ※ ※ 

 

 

「聽說這次的守護騎士大賽有新人參加耶!而且裡面還有一個超可愛的半精靈喔!」

 

「喔喔!我知道,就是那個苑雅嘛!走!我們快點去吧!再晚一點,搞不好就沒門票了!」

 

好吵喔…苑雅?我的頭…痛阿…這裡是…?恢復意識的艾倫,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奇怪…我的夜視能力…對了…現在的我…是個人類……

 

「艾緋!你應該在附近吧!出來告訴我,我現在哪裡!還有順便弄點亮光!」

 

「是的,主人。現在我們在奇岩都市中一個廢棄的民房,嘻嘻。」伴隨著光亮,一個矮小,具有土黃色外皮,可愛的小生物出現在艾倫面前。

 

「我的天阿…你是又在扮演什麼怪物了你…給我恢復原狀!」

 

「人家是配合主人你跟地理環境耶…這個叫『艾多倫』是奇岩領地才會出現的生物,具有撿拾物品的習性,而且還有一個故事耶…」看著眼前的『艾多倫』一付眼淚汪汪,還不時吐著舌頭的模樣,讓艾倫沒來由的有種無力感。

 

「什麼典故說來聽聽吧……」

 

「相傳,精靈一族的初代祖先中,有一個叫做艾多倫斯亞的傳奇英雄,他創下了數之不盡的英勇事蹟,唯獨他有一個天性,讓其他的先祖煩惱不已……」

 

「什麼天性阿?」被說故事口吻勾起興趣的盜賊男子,開始好奇什麼天性可以讓一個傳奇英雄讓人感到頭痛與煩惱。

 

「呵呵…勢利…即使他身上已經穿著最珍貴的裝備,他卻還是會為了一塊米索莉跟其他初生的精靈鬧的很不愉快。而傳說,艾多倫這種生物就是他心智衰竭後,變成的小怪物。艾倫阿~有時候我在想…你是不是他的轉世阿?個性、名字,都這麼相似,呵呵。」聽到這,盜賊就有種跌倒的衝動。

 

「夠了,真是。聽你在胡言亂語,給我變成原本的樣子!我想去一個地方瞧瞧。」

 

「是的,艾倫大人,嘻嘻…對了,你剛剛…為什麼要叫我艾緋阿?」一陣黑暗過後,黯精靈變成了原來艷麗的形象。

 

「我也不知道耶…下意識就…怎麼,不能這樣叫你嗎?」

 

「不是…只是聽到這兩個字…我就忽然有種熟悉的感覺…可是又完全沒有印象……」

 

「想不到的事情就別管它了,我要趕去奇岩競技場一趟,你就跟在我後面吧。」說完,艾倫就離開了房子,而艾緋,也在思索一會兒,沒任何收穫後,跟著離開了房屋。

 

才剛踏出門口,艾倫就想到自己的打扮是盜賊的樣式,這樣子在大庭廣眾下,不被捉拿才怪,他便開始沿著房子的陰影移動,順便熟練一下新得到的肉體。經過了一番活動,艾倫發現到雖然自己的敏捷力雖然沒有以往的迅速,但是肉體卻自動做出了一些技巧來補救…比起以前,藏匿變成了更得心應手的動作,也讓艾倫對於敏捷的定義,有了新的體悟。

 

就這樣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況下,盜賊潛行到了競技場的一角,剛好目睹到半精靈少女的箭術比賽,接著,他就下意識的召換了空響,以助苑雅一臂之力。

 

沒想到,已經不是精靈之身的艾倫,依舊成功的召喚出了空響,甚至沒有耗費任何的精靈玉,但是魔力卻因此減少了不少。這讓艾倫發覺到,以往自己精靈魔法使用上的不正確,其實精靈玉跟魔力是可以互補的…而且元素生物是以靈魂來認證,並且……

 

「嗯…沒想到經過『魂之流轉』之後,空響你還是回應了我的招換,而且,似乎變得更強力了,這也是魂之流轉造成的嗎…呵呵。」隨著靈魂力變的強韌,空響似乎能力上也有了大幅度的提昇。

 

「咕嚕嚕~。」已經可以向上位叩關的空之元素生物,看到召喚者沉思的模樣,就自己消失於無形中。

 

「該出發了…艾倫大人。」不知何時,艾緋來到了艾倫的身邊,打斷了盜賊男子的沉思。

 

「等等,我想……嘿嘿……算了…現在這個身體…要怎麼見面阿…艾緋,走吧。前往水之遺跡。」

 

「是的,艾倫大人。」感受到艾倫笑聲中的蒼涼,艾緋的眼裡閃過一道異常的神色,但是又馬上恢復到原本的模樣,隨著主人的腳步,一同消失在黑暗中。

 

 

§ § § § § § § § § § § § § § § § §

 

 

水之遺跡,相傳是由奇岩領主所建成,建造的理由一方面是為了讓冒險者有個探險的地方,一方面也是為了顯示自己財力的廣大之處。但是,有個疑點卻出現在水之遺跡的魔物組成中,失去神智的黯精靈、突變的妖魔族──卡司特、地獄的守門者──地獄犬。不管奇岩領主的財力如何廣大,這些魔物也不可能是定期放養的才對,除非…是受到某種物品的召喚……

 

「唔…我說艾緋阿…你確定這樣我就可以安全的到達地下四樓嗎?」

 

「這是當然的阿,艾倫大人。而且,這明明就跟你很配,呵呵。」

 

「你再這樣講…我就舔你喔!」仔細一看,兩隻小小的艾多倫站在水之遺跡的入口,你一言我一語的拌嘴中。

 

「放心!艾多倫一族可是以全世界靈敏度最好的種族而聞名的耶…這也是為何會被稱為艾多倫斯亞的化身…跟艾倫…噗…呵呵……。」

 

「可惡…看我的瘋狂亂舔!!」

 

「喔…艾倫大人!不要!不要在哪裡…這樣好…不行啦!我…喔…不行了…好癢…我投降啦。」

 

「哼,看你下次還敢不敢…走吧,前進水之遺跡嚕。」

 

「是的,主人。嘻嘻……」伴隨著更人讓難以忍受的偷笑聲,兩隻小巧可愛的艾多倫闖進了水之遺跡的深邃洞窟中。

 

不愧是擁有全世界最靈敏之名的種族,兩隻吐著舌頭的小生物以高超的速度穿梭在水之遺跡的怪物群中,雖然偶爾會跟疾飛的箭矢擦身而過…有時會被雙手揮擊的破空聲嚇到…很低的機率背後會有火焰在追蹤。

 

總而言之,經歷了一點點有驚無險的攻擊,艾多倫二人組到達了四樓的至深處。

 

「到這裡就是盡頭啦…然後?」

 

「唔…我們走捷徑吧…堅實敦厚的土之元素阿…請傾聽吾之要求,放棄您堅守之任務,敞開一條道路吧。」雖著精靈魔法的結束,地上出現了一個小洞。

 

「走吧!」說完艾緋就拖著艾倫往洞裡跳。

 

「等等!又不知道有多深…天阿……」看到一幕幕複雜的洞窟樓層從下往上衝,盜賊才知道,原來水之遺跡是如此的深邃廣大…那…著地的時候怎麼辦阿?

 

大約下降了五十層樓的高度…堅實的地面出現在眼前,兩隻艾多倫不約而同的召喚了空之元素,以上升氣流來抵銷下降的速度。

 

「艾緋大姊阿…下次要做這種動作前,先告訴我該怎麼辦好嗎…好險我臨時想到了解決的辦法。」

 

「我以為你主修空之元素…這個應該是常識之一阿,呵呵。」聽到這句話,艾倫下意識的翻了翻白眼,沒想到這個艾多倫的形象卻是對應成伸了伸舌頭。

 

原來主人喜歡這一套阿…以後要常常用…嘻嘻……。

 

「算了…現在我們又是在哪裡了?」

 

「根據聖神 格蘭肯給我的情報,這裡應該就是地下六十層,『封印之部屋』的前面…再來只有心靈純正之人才能前往,我是無法通過的。艾倫大人你要加油喔,啾…」說完黯精靈就在艾倫的臉頰上給予象徵鼓勵的一吻,接著就緩緩的消失在空氣中。

 

呃…算了,繼續前進吧。這時艾倫發覺到,他已經恢復了原本的身體,難道這就是艾緋解除元素變身術的方式嘛…還真是不衛生…。懷抱著會讓某黯精靈氣到吐血的想法,盜賊繼續朝著洞穴的深處前進。

 

走沒幾步,艾倫就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不斷的從裡面傳來。應該就在前面而已了…盜賊自然而然的加快了腳步。

 

但是越是深入,一種阻礙的力場就逐漸的加大,彷彿是不希望任何生物進入這裡。

 

「這點小小的阻礙…怎麼可以阻止我得到寶物呢!」無懼前方的阻擋,艾倫的眼睛再度泛起了異芒,說也奇怪…力場一接觸到這種眼神,就如同陽光下的春雪,逐漸的消融不見,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心靈純正嘛?(路人甲:這只是作者的惡興趣吧……)

 

總之,艾倫突破了力場,繼續朝著深處前進著,走沒多久,他看到了一把劍。

 

說是一把劍,其實只有一個類似劍柄的圓柱體漂浮在半空中,但是不知道為何,艾倫第一眼看到它,就認定它是一把劍。

 

「應該就是它了吧…」艾倫剛碰觸到那把劍…心靈傳來了一道訊息。”靈魂正確,封印解除,『破次元之末日』封鎖…開啟。”接著,一個圓形的黑色能量團從劍柄處逐漸的擴大,包住了艾倫的身體,更持續的漲大中。

 

這…這是…?雖然艾倫想要逃離能量團,但是那擴張的速度卻遠遠超過他移動的速度,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吞蝕了盜賊的肉體,從衣物、外皮、肌肉、骨骼,最後徹底的汽化。

 

難道我要再死一次嘛…格蘭肯果然是唬我的……。懷抱著最後的想法,艾倫的靈魂再度進入了休眠的狀態。

 

吞蝕了艾倫後,能量團更持續的擴大,最後,把整個水之遺跡轟垮,讓附近的奇岩都市,發生了史無前例的強大地震。

 

人們痛苦的哀嚎聲,伴隨著遠方傳來的鐘聲,構成了一種風格詭異的曲調。

 

「第三次喪響…。」

 

 

 

第十五章-Reality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