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The Sound In The Wind(在那風中的嘯響聲)

 

 

「爺爺~~奶奶~~」看著失蹤已久的心肝寶貝忽然生龍活虎的向自己跑來,風木村落的居民們不約而同的先是呆楞了三秒,然後全身一震,再將摯愛納入懷抱當中。看著眼前這麼一幅感動人心的天倫團聚圖,孤身的三個生物不禁有些許的感觸。

 

艾緋姊姊…不!艾緋姊姊那麼厲害,一定沒事的!洛洛一定要堅強!年幼的精靈雖然心中這麼打算,但是原本抓在藍騎士衣角的手卻不自覺的加重了幾分力道。

 

母親…也不對…我真的有母親嗎?記憶中那模糊的溫暖…真的存在嗎……?表面上雖然不動聲色,但是風木城堡公主的眼角卻有水光在閃動著。

 

至於某個勢利的精靈,因為他習慣於一個人,感觸也沒有特別深。如果硬要說的話,漫長生命中,那個自己唯一教導過的半精靈少女,應該是他此時懷念的對象吧。

 

「唔…那個…嫀薏阿,我是知道現在不適合聊這事情,不過…關於報酬……」畢竟沒有稱的上可以感傷的對象,艾倫下意識的把思考轉到了最常觸及的方面,眼神也自動的調整成光芒閃動的狀態。

 

「報酬…?喔!你是說那一百五十枚金幣嗎?我把它以重建風木村落的名義,回捐回去啦!」看著眼前的精靈瞬間嘴巴張大,進入了石化的狀態。一股笑意自然而然的沖淡了感傷的心情,畢竟,緬懷過去只需點到為止,過度沉溺反而是種傷害。

 

「不過艾倫你也別太失望啦,今後風木城堡將會視你為盟友,在風木這一區,你將可以得到任何需要的幫助!我以風木城堡公主──嫀薏‧卡勒之名賦予你這項權利!另外…洛洛你也是一樣喔,呵呵。」藍騎士無視於石化狀態的精靈透露出的作白工訊息,牽起了精靈幼童的手。

 

「走吧。再不走,史爾德那傢伙一定又會跑來囉唆了,我們…回風木城堡去吧。」提到自己的家園時,嫀薏不經意的露出了複雜難明的神色,但是也只有剎那間而已。但是,一旁眼利的艾倫卻捕捉到了這一幕光景。

 

事有蹊蹺喔。懷抱著這種想法,精靈跟上了藍騎士的腳步,向她的家走去。

 

 

※ ※ ※ ※ ※ ※ ※ ※ ※ ※ ※ ※ ※ ※ 

 

 

如果說,風木村落是位在沙漠與草原間的過度帶,那麼,風木城堡就是隱藏在大漠中的不落碉堡!在永不停歇的沙塵風暴中,有那麼一個反過來運用強大的風之元素和火之元素來形成屏障結界的區域,也就是傳說中風木城堡的所在處。但是除了「暴風之刃」騎士團或是皇室成員外,沒有一個人知道她的詳細位置,這也是為何當年『古大戰』,『亞汀之判』發動後,『背叛的藍騎士』卡勒一脈逃到這裡後,可以逃避亞汀皇軍追捕的主因。但是心存善意的旅人,卻可能在體力耗盡前,遇上了這沒人知道的桃源,但是離開城堡後,卻又再也找不到歸去的路。於是,風木城堡的確切位置在史學家永不止歇的爭辯聲中,被歷史的軌跡所掩蓋。

 

「嫀薏阿…我們不是要“去”風木城堡嗎?為什麼待在這裡不動阿?」離開村莊沒多久之後,藍騎士就停下了腳步,並發出了一道煙火,然後就不再前進。

 

「時間算來應該差不多該到了,再等一下下吧。」

 

「“到”了!?難道風木城堡長出腳會走路嗎?呃…我收回剛剛那句話。」在轟隆轟隆的巨響中,一個龐然大物從下面的沙地中緩緩升起,傳說中見首不見尾的風木城堡就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看到這景象,艾倫下意識的吹了聲口哨「哇喔!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嗯…傑克是誰阿?怪怪。」就在精靈疑惑著為何自己會說出這段話時,城堡的大門,緩緩的開啟了。

 

「走吧。」語畢,他們緩緩走進了風木城堡,而大門也在進入後再次的關上。

 

一進入內部的廣闊空間後,一個衣著華貴的女子向著他們走來「公主殿下,一路上您辛苦了,這兩位是……?」那名女子的眼光掃過艾倫和洛洛時,臉色露出了僅可查覺的輕視感。

 

「雅樂蜜!不得無禮!他們是風木的盟友。她是雅樂蜜,風木城堡的管家,我不在的時候就是由她來打理一切,因為從小跟我一起長大,所以個性上比較高傲一些,你們別要見怪。」盟友!這簡單的兩個字聽在雅樂蜜的耳裡卻如同晴天霹靂。這可是代表著就算風木必須傾全城之力,也要協助的對象阿!風木歷史中,也只有亞汀皇族特羅斯‧德比受過這項殊榮而已。如今,就為了這兩個穿著破破爛爛的精靈?女管家眼中輕視的意味反而越來越重了。

 

「雅樂蜜,你現在仔細的聽我說,首先,先不用『下沉』了,否則等等還需要再『打上』一次,然後派兩匹快馬,雖然肯特方面應該是不會協助的……不過還是派去好了,跟銀騎士之屋那邊,只要送他們一個訊息就好了『亞汀之判將再度開始。』然後,集合各部門的主要人員,我要招開緊急皇家會議,另外順便宣佈第一警戒狀態。聽到了嗎?知道了就快去執行!」如果說剛剛只是落雷而已,那現在就是夾雜著狂風暴雨了。一些從來沒執行的命令竟然同時發出了,難道世界末日到了嗎?雖然懷抱著種種疑惑,雅樂蜜還是毫不遲疑的執行了嫀薏的命令。

 

在前往會議室的路上,藍騎士輕聲的問了艾倫一句話「你…你主修的精靈魔法是什麼阿?」

 

「我嗎?我主修的是空之元素,目前到中位的境界。如何,有事嗎?」

 

聽到了他們的問答,年幼精靈不甘示弱的插一句「洛洛是兼修全部元素喔,洛洛很厲害吧!」

 

「沒有,沒事。」藍騎士勉強的回了一個笑容,看起來卻是無比憔悴和無力。

 

一定有問題。就在精靈想進一步詢問時,卻剛好到達了會議室,他只好壓下開口的慾望,走進了會議室中。

 

等到嫀薏、艾倫與洛洛入座之後,他們發現到所有的人都已經坐在位置上,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他們的領導者。

 

「嗯咳…各位,相信你們都不知道為何此時會在這裡,我就來解釋一下吧,關於『背叛的藍騎士』與『亞汀之判』的歷史真相。在這之前,艾倫,可以請你解釋一下,當年『古大戰』之後,精靈的方針轉向封閉的原因嗎?」

 

「古大戰後是嗎?那是在我出生前耶…記得母親曾經說過『因為人類的能力已經足夠自己生存,所以我們再也不需要幫助他們了。』類似的話。」聽到這段話,嫀薏諷刺般的笑了一笑。

 

「呵…那是因為他們害怕,害怕結合了精靈的自然力與巨人的機械能後,人類所擁有的力量。根據藍騎士代代流傳下來的說法,當時的亞汀,研發了一種結合科技與魔法的強力武器,並將之命名為『亞汀之判』,而這項機密,在『古大戰』中,只有擔任情報傳達工作的藍騎士軍知道這項事實而已……」說到這,公主頓了一頓。

 

「也許灰騎士們利用魔導力也知道這事實也不一定…不過那也影響不了什麼了。總而言之,所謂的『亞汀之判』就是吸取風木地域的水與土的元素力量,以機械的方式融合後,再用以攻擊的恐怖兵器,這也是風木化為沙漠的主因。結果…這兵器卻失控了…強勁的光炮直接在三族交戰的主戰場直射而下,造成了史無前例的大毀滅,而那遺跡,也就是現今被稱為『最深奧迷宮』的地下監獄與大小遠古戰場…」

 

「後來…被稱為『亞汀』的人工智能體…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在指些什麼,我只是依照先祖意思敘述而已。這『亞汀』自動的判斷出問題是出在藍騎士的洩密下,因為那次毀滅,藍騎士軍沒有受到半點損傷。因此,我們被冠上了『背叛的藍騎士』的名聲,『亞汀之判』也變成了處罰我們的行動的代號。」這驚人的消息讓在場的人陷入恐慌當中,細語聲嗡嗡嗡的擴散了開來。

 

「安靜!安靜一點!!吾族…吾族先祖還有留下最後一段訊息『當水與大地的能源儲存超出負荷時,大氣將會變的潔淨,沙漠的魔物將會開始亂舞,攻擊亞汀地區的任何土地!』,所以,麻煩各位做好最壞的打算,至少,我們要擋下沙漠魔物的進襲!好!現在,解散!!」

 

「喔!」奇怪的事發生了,理應陷在死亡恐慌中的眾人,卻在藍騎士的精神喊話下,精神百倍的開始執行自己的工作。

 

「這就是所謂的風木人阿。不過…我總覺得嫀薏她隱藏了什麼訊息。」心中疑問越積越多的艾倫決定保持沉默,打算利用旁敲側擊的方式來求得答覆。

 

於是,整個風木城堡動了起來,每個人都一生懸命的努力著,但是看在艾倫的眼中,他們彷彿是在散發著……人生最後的光輝。而情報探查的工作,也僅止於知道,嫀薏需要火之元素與空之元素的幫助而已,在哪裡跟如何幫都還是在不了解的情況,這讓艾倫也逐漸心急了起來。

 

沒想到,最後提供了關鍵情報的人,竟然是洛洛「嫀薏姊姊好奇怪喔,最近都把自己關在戰棋室裡,然後嘴裡一直念著『負荷…爆炸…需要導引…』之類的話語,都不理洛洛了啦!艾倫葛格…?艾倫葛格你有沒有在聽洛洛講話阿?吼唷!你們兩個都一樣!洛洛不理你們了啦!哼!」

 

艾倫憶起了當時要進會議室前,嫀薏的問題『你…你主修的精靈魔法是什麼阿?』然後,所有的疑問牽在一起,隱隱的導向了一個恐怖的事實:要是累積的大地與水的能量沒經過適當的引導,將會引發一場大爆炸,而根據上次『亞汀之判』的威力,恐怕會造成世界毀滅吧。

 

嫀薏她卻隱瞞了這個事實,為什麼呢?反正也沒辦法解決了…風木人就要有風木人們的樣子,散發他們應有的光芒嗎?這種想法…太偏激了!不行!我要阻止這件事的發生!但是…要怎麼阻止……?

 

紛亂的思緒在艾倫的腦裡快速的掃過來又掃過去,卻又無法清晰的整理出一個想法來,最後,他忽然體悟到了一件事。

 

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懂得為別人著想的,要是是迷幻森林時代的自己,早就自己離開了事了,但是經過了與蜜里和里凱的冒險,他知道了夥伴的意義。和飄零之都這血盟在一起後,他明瞭到了,團體合作的真義。而…與嫀薏在一起的時光,他所知道的是……?

 

迷幻森林之母的話語忽然在耳際響起『孩子…當你與人類接觸,開始有了守護的想法之後,那就繼續下去吧,當然,如果你感覺到疲累了,森林…永遠歡迎你。』守護?沒錯!在不知不覺中,他開始全心全意的希望自己可以守護她,守護風木的一切。

 

於是,一切的想法匯集成了一種行動。當天夜裡,艾倫在風木城堡中消失了蹤影。

 

 

§ § § § § § § § § § § § § § § § §

 

 

「首先,我需要的是速度…出來吧!空響!」隨著這聲呼喚,一個圓滾滾的空之元素生物緩緩的現形了。

 

「記得上次呼喚你是在教導苑雅如何使用空之元素生物的時候呢…再之前好像就是中位認定的試驗了,呵呵…算了,還是辦正事吧,空響,輔助我使用風之疾走!」說完艾倫就丟了一顆精靈玉給元素生物。

 

「咕嚕嚕~咕嚕~」沒想到空響竟然直接將精靈玉吞食入腹,難怪消耗量是特別的大了,不過這也有一定的好處的,一股熟悉的輕盈感在精靈身體中流竄,彷彿重力是不存在的一般。

 

「好了,再來就是找找看那堆怪物到底聚集在什麼地方了,走囉!」說還沒說完,艾倫就已經變成沙漠中的一小點,而空響,則是更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 $ $ $ $ $ $ $ $ $ $ $ $ $ $ $

 

 

廣大沙漠有一個小小黑點正快速移動著,後面還帶著漫天的塵霧飛揚,定睛一看,黑壓壓的東西竟然是數之不盡的沙漠魔物群,史巴托、毒蝎、蜥蜴人是正常的角色,但是,滿天飛舞的哈維、上百隻邪惡蜥蜴跟家族全員出動的巨大兵蟻以其女皇…這就比較超乎一般人的想像之外了,有著這種戰力,風木城堡恐怕連第一次的衝刺都挨不下來吧,而在怪物群行進的路線中,一個不可察覺的小點正等待著牠們的到來。

 

「箭術手套全力開動,等到『風嵐』啟動後,空響你負責暴風之眼的維持喔,可以吧!開始囉!」接著,一道黑影穿入了怪物群的中心,並引起了一場小小的風暴。

 

當然,這並不足以引起怪物們的注意,於是,七八個龍捲風開始在黑暗中捲動著,接著,巨大的影子改變了他們行徑的方向。

 

「成功嚕~嘿嘿,再來下個目標,來去解除封印吧!嘿嘿嘿。」接著,小黑點帶著大黑影,展開了一段永無止盡的沙漠馬拉松大賽。

 

 

※ ※ ※ ※ ※ ※ ※ ※ ※ ※ ※ ※ ※ ※ 

 

 

皎潔的月光照射在風木城堡的大理石城壁中,也照射在伊人擔憂的臉龐上。一堆雜事就已經忙不完了,那個死精靈竟然還給我搞不告而別!?夠了,真是。不過就是因為這樣,自己才可以暫時的從趕不完的工作中稍微休息一下,享受一下屬於夜晚的靜謐,今天的風吹起來也是很舒服呢…好像自從大氣淨化之後就一直這樣子了…

 

「嫀薏姊姊~~等等洛洛啦!你都跟艾倫葛格一樣!不聽完人家講的話就自己想著自己的事情,然後就忽然跑掉了,這樣讓洛洛很生氣耶!嫀薏姊姊?姊姊~吼唷!!又不聽人家說話了!」

 

吹了吹夜風讓藍騎士的思緒清楚了不少,也讓她開始能夠歸納處理目前得到的情報,而,得到的結論,又讓另一個人從風木城堡中消失了身影。

 

「吼…怎麼每個人都在玩捉迷藏阿…那…洛洛也加入好了,洛洛要當官兵!嘻嘻……」隨著銀鈴般笑聲,風木城堡的失蹤人口般攀昇到了三的數字。

 

 

§ § § § § § § § § § § § § § § § §

 

 

晨曦的太陽光芒從地平線的那端照射而來,映射在精靈沉思的顏面上。根據元素力的感知,這個方向應該沒錯吧…艾倫回頭看了一下那群陰魂不散的生物們。

 

「看來他們的耐力恐怕會比我還強了…算了,反正旅程也快到終點了…來追我阿!一堆智能不足的笨蛋~」說完,又是幾道小風暴在黑影處蔓延著,而那群被譏為低能的怪物們,更是加緊了移動的步伐,但是卻永遠追不上眼前煩人的小螻蟻。

 

這場堪成為史上最盛大的官兵捉強盜遊戲就這樣在風木沙漠上持續上演著,並逐漸的朝著終點站──沙漠綠洲而去。

 

 

$ $ $ $ $ $ $ $ $ $ $ $ $ $ $ $

 

 

沙漠綠洲,一個原本是用來提供給橫越沙漠的旅人一個休息的小地方,後來因為持續的異樣洪水災害與地震影響,使的此處逐漸的荒蕪,到了最後,這裡就成了傳說中的鬼都,沒有半個人敢靠近這裡一步。

 

現在,綠洲的上空漂浮著兩個巨大的藍色與土黃色的橢圓狀物體,如果仔細一看,還會發現紅色跟白色的薄膜覆蓋住了物體,似乎是壓抑了它的發展。但是看著球體不時的閃動著怪異的光芒,看來應該是隨時都會爆發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輕盈的身影跑到了物體的前面,然後又回頭看了看遠方的一個小黑點「應該是來的及…空響!全部的精靈玉都送你!土之元素就靠你囉!」艾倫丟給了空響一整袋的精靈玉,便沒去理會另一邊的情況。

 

「接著…開始吧…閃耀著生命之光的翠綠太陽,放射出智慧之芒的純白月亮,以及…散發著靈魂之輝的火燿星辰,我在此向您們祈禱……」根據詠唱的對象不同,精靈法陣中對應的三角也跟著發出不同的亮光,其中,以火燿之星的赤芒最盛。

 

「…請發揮出您那至高無上的力量,以我的身體、我的靈魂為代價,引導我,燃燒出前所未有的靈魂之光吧!」然後,一整片的紅光包住了精靈的身軀,也開始緩緩的消融著水之元素的力量。

 

「這樣…還是不行嘛……」艾倫失去意識前,看到的卻是…空響失望的表情…單靠中位元素生物的力量,對抗土元素團畢竟是太天真了。

 

「艾倫!!!」就在這時候,身為伏擊官兵的嫀薏出現在綠洲的上空,沒錯,就是飛翔在天空中,此時耳朵、背部、腳踝三對羽翼都隨著風搖擺著,這才是『藍空騎士』的完全體現。

 

不知道深情的叫喊喚回了靈魂,還是殷海薩的憐憫之心發揮了作用,一陣從銀蛇項鍊中發出微弱的白光在艾倫的胸前閃動著,為他爭取了最後一絲的時光。

 

「對不起…謝謝你……」說完,精靈就沉入赤紅的光芒中,就此消失不見。

 

「艾倫阿~~~!」不能讓艾倫的努力白費掉!這時的藍空騎士,直覺性的否定了她所看到的一切,此時的她只知道,一定要成功的把土之元素的問題解決掉!儘管連夜飛翔的身軀是如此的疲憊,精神是如此的萎靡……

 

「風之槍奧義─龍‧空‧舞!」

 

 

※ ※ ※ ※ ※ ※ ※ ※ ※ ※ ※ ※ ※ ※ 

 

 

這時候,位在奧藍深邃的蒼穹一角,有一位訪客造訪了無人知曉的傳說之地,風龍林德拜爾居住的天空殿堂。

 

「林~你還在做你的春秋大夢嗎?還是只是單純的賴床而已阿?自從大氣淨化後,你早就可以自由的翱翔在天際了。」仔細一看,當時站在傲慢塔頂端冷笑的男子走進了神殿中,更毫不客氣的直呼龍的名諱。

 

「哼!天秤的代表者!你明明就知道!沒有沙哈子民的這片天空,根本就不值得我留戀!」巨大的身影出現在牆壁上,顯示了史詩中描述的夢幻生物的確仍然存活在這世上,而且早已恢復了行動的能力。

 

「喔喔!是這樣的嗎?你最好認真的使用一下你的空之感知喔,我想她現在發出的情緒波動應該是非常強烈的。」

 

「嗯…!怎麼可能…難道這又是你幹的好事!」話聲未落,風龍就已經消失了蹤影。

 

「呵…我才沒興趣做這種事勒…這是亞汀皇族動的手腳阿…呵呵……」對著空無一人的天空殿堂,男子自顧自的發笑著。

 

 

§ § § § § § § § § § § § § § § § §

 

 

「龍空舞!龍空舞!龍空舞!龍空舞!龍空舞!呼…呼…可惡!你為什麼不給我消失!力量…!我需要力量阿!!嗚……」翱翔在天空的翼人發出了絕望般的低沉喊叫,更轉成了哽咽的哭喊。

 

「算了…就讓整個世界跟我們一起陪葬吧…風之槍奧義─龍‧空‧舞!」嫀薏淒然一笑,便朝著土元素直直衝去。就在這時候,龍之嘯聲從遠方快速的逼近著。

 

「沙哈的子民阿!依照約定,我將成為妳的力量。」嫀薏被一陣靛色與白色的光芒包圍住,這是她最後所聽到的訊息。

 

「風之槍秘奧義─蒼龍‧滅空翔!」

 

強烈的白色光華四處散射,包圍住了整個沙漠綠洲,也蓋住了那群被作者遺忘的魔物們,一切的一切,都在龍壓倒性的力量下,消失殆盡了。

 

就在這時候,被消融掉的元素回歸到了它們原本該有的位置,接著,雨,不斷的從天空中落下,並在朝陽的照射下,轉變成了純白無暇的光之瀑布。

 

「光瀧」

 

第二喪響與雨聲一同迴響著,像是在慶祝風木地域自從沙漠化之後的第一場雨,也像是在歡慶「滅世」的日子又變的更近。今後,風木將會逐漸的回到她應有的面貌吧。

 

這時,又一個嬌小的身影出現在沙漠綠洲中。

 

「吼唷!!洛洛竟然遲到了!本來以為暴風疾走的速度夠快的…算了…先使用那個…生命祝福吧!」一陣柔和溫潤的藍色光芒覆蓋了躺在地上的精靈與翼人,他們身上的傷勢也快速的恢復再生著。

 

 

可惜的是…生命的祝福雖有修補破敗身軀的神效,卻換不回已墮入地獄的靈魂。

 

 

$ $ $ $ $ $ $ $ $ $ $ $ $ $ $ $

 

 

「………………頭好痛喔,這裡是…?」眼前一個打扮怪異的南瓜精向著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歡迎來到奈落…或著我該說…地獄。」

 

 

 

第十四章-The Sound In The Wind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