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Purgation Of The Atmosphere(大氣的淨化)

 

「又見面了,我的女神…」似笑非笑的嘴臉,搭配上一頭耀眼的銀髮,感覺上就像是個玩世不恭的貴族子弟一般,卻又隱隱帶著受過大自然磨練的強韌特質,克諾‧瑞卡,這個人果然是充滿神秘阿。

 

「女神樣,您是因為太久沒見到在下,太過驚喜而失神了嘛?」看到蜜里的眼神的焦點位於前方的空氣,克諾用手在白魔法師的眼前揮動了幾下。

 

眼睛因為快速的焦點切換而造成思考上的干擾,蜜里瞬間脫離了沉思狀態,先前處在頭腦裡的疑惑頓時脫口而出:「象牙塔是魔法師的聖地,為何做騎士打扮的你會在這裡?」

 

克諾先把手放到了嘴唇旁,做出了噤聲的姿勢,然後又僅可察覺的音量說:「別告訴其他人喔,其實我是偷偷潛進來的。」雖然光明正大的走進來也可以,不過這樣就喪失樂趣了,魔法騎士在心裡對自己偷偷做出了另一番不同的解釋。

 

「怎麼…可能?」姑且不論外圍的保護罩具有感知生物的能力,就算是在這看似整齊、潔淨的大理石長廊上也四處設置了利用魔力波長來檢驗身分的裝置,要從外面潛入象牙塔可是比摸入肯特皇城的國王寢室還要難上數倍!

 

「這個就是在下的小小秘密了。對了,女神大人,您想去象牙塔的封閉地下室探險嗎?」

 

「象牙塔有地下室!?我連聽都沒聽說過。」雖然聽說在塔內,各式的秘門、傳送門甚至是次元夾縫實驗室都不勝枚數,但是就是從來沒有聽說過象牙塔有地下樓層這種事。

 

「別管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了,來!我們來場小小冒險吧!」純真的笑顏,彷彿是即將惡作劇的小孩的神情,但是,出現在這打破一切常理的怪人身上就絕對不尋常!想是這樣想,白魔法師多少還是受到了動搖,再加上內心潛藏的好奇心。

 

「好!那我們就出發吧!」就像幼稚的小孩子般的大吼大叫,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卻因此多了種興奮的悸動。原來自設的心防竟是如此的脆弱……但是現在不是並自嘲的良好時機,既然上了賊船那就幹到底吧!古老的戰士俗語似乎是這麼說的。懷抱著異常複雜的思想,蜜里保持著大理石般冷漠神情跟著克諾的腳步而去。

 

走沒幾步,白魔法師再度對於怪異騎士的舉動感到驚異,看著他還不考慮的融入牆壁、沉入地底、還會忽然從大氣中拉出一道隱藏的門,機關重重的魔法聖地就是像是他家的廚房一般的來去自如。

 

過了不久,蜜里感覺到目前正逐漸的下降,週遭的燈光也越來越昏暗,接著,她看到從不停下腳步的克諾忽然靜止在一道門戶前。

 

「穿梭在時與空的交錯間,迷失於宇和宙的規律中,我以契約繼承者之名,命令你開啟!」克諾低聲唸了一段古老的魔法語言後,眼前的門緩緩的開啟了。

 

「這…這是…?」前方的房間是種圓形的造型,在半空央也有個小型的圓圍繞著一本半人大的書籍,不知道為何,蜜里湧起了一股熟悉的感覺,彷彿作夢曾經夢過一模一樣的景觀般。

 

「象牙塔秘密地下室──封印之間,女士優先,女神您先請吧。」魔法騎士微微的一欠身,然後白魔法師不由自主的走進了房間內。

 

似乎是在重現夢中的情景,蜜里走到了小圓的旁邊,毫不費力的穿入圓形中,翻開了書本的第一頁,一切的動作雖然記憶中從未做過,可是就是有種熟悉的感覺。

 

書中所寫的是種已經失傳的古老魔法文字,但是蜜里卻能自然的理解其中的涵義。「也許你不知道!在『封神戰役』後,幫助特羅斯的地方領袖之名成了一種稱號,通常都是代表導師級的人物喔!」一滴冷汗從蜜里的頭上流下,那麼古老的珍藏書籍裡面所蘊含的竟然是這種怪資料,這是古人的惡作劇嗎?不敢置信的蜜里快速的翻了幾頁,出現的卻是…Z

 

「哈維的生態史、如何輕鬆飼育獅鷲獸、連報喪女妖都會笑出聲的一百種笑話……」蜜里翻書的動作越來越快,出現的內容也越來越沒內涵,忽然,她停下了翻頁的動作,該頁是個篇章的開頭,標題則是──『滅世』。

 

「十三喪響過後…來到…唯有……淨化。」書籍作者開了蜜里一個天大的玩笑,在最關鍵的地方竟然反而文字有缺漏,那麼,就只有問問看那個怪男人了。

 

就在蜜里轉過頭要詢問克諾的時候,一種奇怪的聲音響起,週遭也出現了紅光在浮動。「糟糕!被發現了!女神我們快逃吧!」不給蜜里出口的機會,魔法騎士拉住白魔法師的手就狂奔而出,牆壁、地板再次從身邊繞過,只是這次的方向有點不同,好像是更加深入的方向。

 

不久之後,克諾帶蜜里到了一個中心有魔法陣的房間,也不做稍加解釋就直接衝入了法陣當中,兩人彷彿被法陣融化般一踏進去就消失了身影。

 

 

 

§ § § § § § § § § § § § § § § § §

 

 

「歐林院長!『封印之間』似乎有遭人入侵的跡象,要派人搜索嗎?」在一個廣闊的房間中,一名被稱為歐林的魔法師正坐在王座上和另一個鞠躬的魔法師交談著。

 

「嗯…長老團那邊有沒有什麼指示?」

 

「報告!長老團將行動全權交給您負責!」

 

也就是把責任都推給我就對了。罷了,畢竟運命是無法更改的。哈汀吾友,比起你早早就進入那永恆的長眠,我卻得繼續留在這塵世受苦受難,不過,也剩下不久了。

 

「傳令下去,不需要搜索了!」

 

「什…什麼?院長您的意思是…?」

 

「我說,所有的調查工作都停止,通知大家回到日常的崗位上!」

 

「是…是!遵命!」語畢那名法師就瞬間消失了蹤影,獨留歐林一人沉思著。

 

吉倫所送來的擔子還真是沉重阿,故友的傳人,現在也只有麻煩你了。

 

 

$ $ $ $ $ $ $ $ $ $ $ $ $ $ $ $

 

 

「咳…咳…好濃的煙霧…這裡是哪裡?」蜜里只感覺到魔力在附近快速的流動,然後就到了這個充滿白色煙霧的怪地方,眼前一片模糊,旁邊的草科植物生長的比人還高,但是卻有明顯的枯黃色澤。

 

「芒草原…」克諾的聲音在身旁響起,卻沒看到人影。

 

「芒草原…燃柳領地的!?這裡不是終年生長著常綠的芒草,怎麼現在卻……」摸著旁邊失去生命力的芒草,蜜里沒來由的感覺到了一種哀傷。

 

「聽說是因為長年的燃耕…但是應該也不會那麼嚴重才是…噓!」仔細一聽,似乎有種穿過草木的沙沙聲音朝著這邊逼近,克諾向蜜里打出了準備應戰的手勢,就從腰際抽出了一柄長劍等待著。

 

不久,沙聲在附近忽然停住,兩人的眼神交換了訊息,然後克諾忽然朝著草叢的某處砍下!

 

「錚!」金石交鳴的聲音傳出,然後有個驚怒聲傳來:「大膽!竟敢對堂堂阿吐巴族的盎格(注10)─熾燄‧阿吐巴刀刃相向!你們不要命了嗎?」乍聽之下雖然具有威勢,但是仔細聽卻有種因恐懼而顫抖的感覺,這種反差,令人有種想笑的衝動。

 

「噗…盎格殿下,請問您已經到了能獨自狩獵的年齡了嗎?」帶著某種諷刺的語氣,魔法騎士收起了揮出的長劍。

 

「我…我可是已經十五歲了喔!別小看我!我是奉義格的命令來調查此處的異象的!」經由濃霧的掩護,兩人沒看到熾燄的臉微微的發紅,但是卻從語氣中聽出了心虛。

 

八成是偷偷溜出來玩的吧,正值叛逆期的年齡。就在蜜里在默默心中下評筆時,她發覺似乎有種光芒從自己身上發出。

 

那是種純淨、翠綠的光芒,一閃一滅的好像是在提供某種危險的訊息,這時,蜜里想到了三人分開時艾倫交給她的世界樹枝脈。

 

「小心點!附近似乎有不尋常的東西!」就在蜜里剛開口警告時,妖魔盎格的腳忽然被一股巨力抓住,接著就被拖倒在地上。

 

克諾馬上朝著纏住熾燄的東西砍去,但是卻只砍出一小道傷痕!反倒是少年妖魔所拿的大砍刀一刀輕鬆的砍斷這東西。

 

仔細一看,那似乎是種藤蔓植物的分枝,至於兩種攻擊傷害的差別則是因為……

 

「熾燄!你的武器是不是有元素力量加持?」蜜里迅速的提出疑問。

 

「那當然,這可是我族祖傳的神兵『帕格立歐的炙焰』,具有無堅不摧的火之力量!」這時候那藤蔓似乎一時畏懼武器的威力而不敢逼近,趁這時候,克諾和蜜里同時從對方的眼裡看出相同的意圖。

 

「熾燄,等等我們把魔法力傳送在你的刀上,你再一口氣攻擊!」

 

「活躍於四方的火之元素,聽從我的號令……」蜜里開始招換火之元素附著在大砍刀上。

 

「於亙古的亙古,陰影見證下,元素之契約…」一樣都是招換火之元素,克諾卻是唱誦古老的魔法文字,那似乎是締結元素契約的咒文,一種在『古大戰』後就已失傳的技術!

 

隨著元素密度逐漸的升高,帕格立歐的炙焰放出了耀眼的赤色光華,熾燄也擺出了某種招式的起手勢。

 

「焱之刀一式──烈火燎原!」少年妖魔的身軀化成一團龐大的火球,接著用種強大的威勢急速向前突刺!在烈火的席捲下,任何生物都逃不了火焰的摧殘!

 

前方出現了明顯的一道圓柱形的焦黑區域,有個長、寬都達三十呎的龐大焦黑塊狀物,應該就是剛剛藤蔓的正體吧。

 

這時,蜜里的身軀忽然一震,全身放出了強大的藍色光芒,髮色也瞬間變成了白色,回應著這情景,焦黑物的中心似乎有個虹色的光球緩緩流轉著,蜜里毫不遲疑的朝著光球走去,旁邊的一人一妖看到這幕當場呆楞了起來。

 

很快的,聖女化的蜜里走到了虹球前,然後用指頭輕觸了一下。球狀體先是微微的收縮了一下,然後一個…不,是一群虹彩的蝴蝶從球中飛出,散出七彩的璘粉向四方散去,奇妙的事發生了!碰觸到璘粉的濃霧就像是陽光下的春雪般消逝於無形,陽光比起從前耀眼了不少,藍天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蒼藍感。大批大批的彩蝶朝著四面八方飛去,受到污染的空氣逐漸地被淨化了!

 

這時候,遠處隱隱的傳來了鐘的悠揚響聲,似乎有種耳語聲隨著鐘聲散出。

 

「『滅世』的第一喪鐘……」

 

 

 

註10盎格:妖魔族中族長繼承人的稱呼,另外義格則是代表族長。順帶一提,妖魔族要到十七歲才會獲准獨自狩獵。

 

 

第九章-Purgation Of The Atmosphere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