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The Blood Pledge(以血為盟)

 

再次拋下慘遭誤會的悲情二人組,鏡頭回到了精靈與兩人分別的時刻。

 

「記得要離開森林前,母親有提到過,要去人類村落的公告欄找尋先輩(註7)的下落的。」抱持著這個想法,艾倫走到古魯丁的廣場,發現到有許多人圍繞著一塊板子一群一群的談論著。

 

精靈不怎麼費力的擠到了公告欄的前面,觀察著裡面是否有他要的訊息。「奇岩城堡『守護騎士大賽』開催!這不是我要的……燃柳領地出現大量不明濃霧,有關單位正致力調查中。應該不會影響到迷幻森林吧……風木村莊發生多起幼童失竊案!風木公主下落不明!?嗯…解決了也許有不錯的獎品,但是這不是重點啦!……艾倫‧班‧克修米沙夕,還活著的話就給我死進來!呃…應該就是這個了,總覺得有股不好的預感……」艾倫的背後登時被數條黑線附身,開始仔細的看著內文。

 

「因為最近有要事要做,如果你是在封神─三八四年,壤土之月,風之四(註8)前看到這訊息的話,就麻煩你到『真實的傳說』旁邊的木製建築裡,我應該都會在那邊。如果是風之四到風之六的話,到同一個地方,不過我恐怕沒什麼時間教導你。如果是風之六以後的話,很抱歉,請在四天後再來拜訪我。」看完這段文,精靈背後的黑線開始以等差級數的速度增加著。

 

「今天好像就是風之六耶,這下慘了…看來只好先過去看看了。」被黑線壓的抬不起頭的艾倫,垂頭喪氣的移動到了木屋的門前。

 

「應該就是這了吧。叩、叩、叩,請問有人在嗎?」過了三秒,一點變化也沒有。該不會是已經出發了吧…。就在遲到的精靈準備離開時,門,忽然自動的打開了。

 

然後,天色忽然暗了下來,連擁有夜視能力的精靈都看不到眼前的事物,「這是…?」一個彷彿從地獄中升起的笑聲回應了疑問。

 

「唷~呵呵呵呵呵~」七色虹光開始從屋內竄出,白色的煙霧四處流動著,然後,一個模糊的身影在光芒交集處緩緩浮現,「綠茶,最好喝!」一位女子拿著茶杯出現在艾倫的眼前。

 

「咚!唉唷!笨章魚!你幹麻打我!」一個作騎士打扮的人,出現在手摸著頭的少女旁,「路茶樣,每次有客人來你都這樣胡鬧,你看,客人都被你嚇到進入石化狀態了。還有,烏鴉你也不對,每次都消耗那麼多魔力來配合公主演出!」一個穿黑衣的魔法師坐在房間的角落,毫無感情的眼神和騎士針鋒相對著,彷彿訴說著「公主就是絕對的」這項真理。

 

「算了,先把客人請進來再說。」騎士將石化的艾倫搬進屋內。「你好,請問…磅!」騎士向前一步,打算詢問來意時,一顆肥皂忽然出現在他的腳下,於是,他以芭蕾舞式的優美動作翻轉了八十九點五度,跌落在地板。

 

「呼哈哈哈哈!笨章魚,每次都躲不過這招,真是笨死了!」銀鈴般的笑聲從公主的嘴中發出,讓艾倫的石化程度又深了一層。

 

過了不久,騎士抖動身體,緩緩的爬了起來,他先瞪了惡作劇的少女一眼,少女也以吐舌頭的表情回應了他。然後繼續剛剛的詢問:「請問,你是來找誰的?我是飄零之都麾下跑路隊隊長──飛天章魚,叫我章魚就可以了。那個搞怪異動作的是我的路茶樣,飄零之都的老大──綠茶茶,還有窩在角落那個穿黑衣服耍自閉的魔法師也是飄零之都的一員,只知道綽號是『黃昏的渡鴉』,其他一切不明。」被一堆情報轟炸的精靈忽然從石化狀態恢復,想此了此行的目的。

 

「我是來找雪諾‧福克斯的,請問他在嗎?」

 

「那隻小兵隊的笨狐狸阿,你等等,我去把他叫來。」說完,飛天章魚離開了這房間,消失在長廊中。

 

艾倫尷尬的看了一下週遭的景物,這是一間蠻大的會議室,一組組的桌椅整齊的排列著,牆上懸掛了還有不少的錦旗,樣式都是飄零於水藍泡沫的破碎羽絮,剛剛出現的人胸前也都有這圖案,似乎是一種標誌的樣子。仔細一看,剛剛的綠茶茶跟烏鴉不知何時也離開了這房間,忽然間,有種空曠冷清的感覺向精靈襲來。

 

所幸,這感覺持續不久後,腳步聲從走廊傳來,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眼前,雪諾‧福克斯,以華麗的使劍技巧揚名於迷幻森林的男子,感覺上與在森林時沒什麼變化,就只是胸前也多了相同的標誌而已。

 

「你也真會挑時間阿!剛剛好我們要出發了你才來。算了,你就乾脆跟我們一起行動好了!」

 

「行動?要去哪?」

 

「我們血盟要去地下監獄冒險,其實也算是定期清理怪物工作,是由肯特城的城主所委託的……反正跟你說那麼多你也聽不懂,我就先從血盟講起好了。血盟,在『封神戰役』期間所盛行的一種組織,由於當時反王肯恩的作亂,使的有不少人假借王室後裔之名來收攬人才,準備趁著亂世來舒展抱負,但是由於英雄特羅斯的活躍,和平的日子到來,血盟的存在也逐漸的式微了,現在只是種冒險團隊的稱呼罷了。」

 

「喔…聽起來很有趣的樣子。」艾倫似懂非懂的搖頭晃腦著。

 

「時間已經快來不及了,你應該隨時都能出發吧?關於人類的常識我在路途上慢慢教你吧!另外,有個問題一定要先問,你…知道金幣的用途是什麼嗎?」

 

「呃…」這問題讓艾倫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回憶。「就是一種換取物品的基本標準,就類似米索莉礦在我們那邊的地位。」精靈將里凱的說辭重新引用了一次。

 

「嗯…那應該沒問題了,大伙應該都在外頭等了,我們也出發吧!」說完,雪諾就把艾倫拉出門外,半強迫的抓他一起去冒險。

 

 

※ ※ ※ ※ ※ ※ ※ ※ ※ ※ ※ ※ ※ ※ 

 

 

經過了幾天觀察和相處後,艾倫發覺這名為「飄零之都」的血盟是以一種濃厚的人情味結合在一起的,大家一起吃喝玩樂、搞笑、冒險,那種溫馨的感覺讓艾倫有種加入的衝動,但是心裡總有個聲音想讓他多考慮一下,經過再三思考,精靈決定在這次冒險後再做決定。

 

幾天的跋涉後,他們來到了一個用巨岩組成神聖魔法陣的怪異地方,也就是所謂的「地下監獄」。

 

位於最前頭的公主停下了腳步,示意全體先停下來聽她說話。曾經有傳言說她是肯特王家的王位繼承人之一,因為貪玩而離開肯特城堡,出外組血盟冒險。

 

「大家依照制定的隊伍排好…好!我們就跟平常一樣!小兵隊負責防禦和保護,侍衛隊專職攻擊的工作,至於跑路隊…」綠茶茶刻意的停頓的一下「就準備好當成緊急備用糧倉的打算吧!還有那個新來滴,就暫時編制在小兵隊裡面,大家要好好『照顧』他喔!以上!有什麼問題嗎?…好!我們出發吧!」公主一揮手,全體排成嚴密的陣形突入了怪物和陷阱叢生的恐怖迷宮當中。

 

進入了裡面,艾倫才發現到,那些平常表現出廢物模樣的人,在此時都發出了一種經過長久磨練的強者氣息,其中就以小兵隊、侍衛隊與跑路隊的領頭最甚,果然是人不可貌相阿。

 

前幾樓的魔物根本就不堪一擊,輕輕鬆鬆的就被解決乾淨了,趁著不需要費多大心力於戰鬥時刻,艾倫趁機拿出那奇怪的手套,稍微測試了一下,他發現到魔力的輸出功率是可以用意志來控制的,只要使用得當,就可以利用散佈在大氣的能量來攻擊,雖然也只能提高一點點的攻擊力。

 

四樓以後,出現的魔物越來越兇猛,大家也逐漸的露出了認真的表情。陣形也慢慢的發揮出了效果,由小兵隊負責保護脆弱的成員,侍衛隊維持強大的攻擊火力,跑路隊則是四處漫遊來打亂怪物的專注力。即使如此,笑語聲還是不時的傳出,這層級還不夠格他們發揮全力!

 

但是上了六樓之後,壓力忽然倍增,不管是魔物的智力還是強度都增加了不少,牠們都懂得如何利用伏擊和團隊的力量來粉碎入侵者,這時候,血盟的領導者有了動作。

 

「於亙古之前就存在的精神,在悠久時光中永不磨滅的意志,現在,我在此祈求,將本盟的精華,具體化成事物吧!」皇族血脈才能用的專屬魔法!而且還是等級不低的具現化!隨著儀式結束,一個類似上位精靈魔法裡的元素生物招換的物體緩緩浮現,加入了戰鬥當中。

 

有了強力魔法生物的協助,眾人的壓力減輕了不少,勢如破竹的繼續朝著迷宮的深處前進。

 

經歷了不少戰鬥,大家逐漸的露出了疲態,艾倫攜帶的箭矢也快要用盡了,就在感覺快撐不下去的時候,他們到了地下監獄七樓的致深處。

 

「阿~總算結束了!在這休息一下我們就回去吧!」公主將具體化的魔法解除,坐下來悠閒的歇息著,就在緊繃的精神放鬆之時,黑暗處忽然出現了幾點紅光!

 

「公主小心!」侍衛隊長苑苑一個飛撲把綠茶茶推離了火焰放射的範圍,是地獄犬!不,幾乎所有凶惡的魔物都聚集在這小小的房間了!

 

「怎麼…可能…不是剛剛才消滅乾淨嗎?」眾人快速的恢復到戰鬥狀態,但是卻抵擋不下前仆後繼的魔物攻勢。

 

「沒辦法了!烏鴉!準備撤退了!」公主果斷的提出撤退的命令。黑袍的法師也開始使用歸還的咒語。

 

「比黃昏還要昏暗的絕望中,比晨曦還要明亮的奇蹟裡,歸還之光與闇,始終守護著我們!上位魔法──集體歸還!」魔法完成,血盟的全體同時化為光束離去,只留下,某個非血盟成員的可悲精靈。

 

「呃……」艾倫和魔物同時呆楞了數秒,然後,艾倫以從未有過的高速逃去,接著,怪物也從驚嚇中醒覺,朝著唯一的被離棄者追去。

 

跑不了多久,原本就很疲憊的艾倫逐漸的脫力了。難道,我的生命到此為止嗎?我還沒賺夠我想要的米索莉阿!就在這瞬間,一向一毛不拔的艾倫體悟到一個真理──「沒有生命,擁有金山也是枉然」,他猛一咬牙,拿出了珍藏許久的秘寶,數之不盡的安特水果、加速藥水、連巴斯薄餅(註9),和怪物展開漫長的消耗戰。

 

畢竟還是艾倫的珍藏略勝一籌,跑了一段時間後,怪物漸漸地消失在背後的陰影中,這時候,艾倫也已經跑回了地下監獄的二樓處。

 

「呼、呼,應該是不會再追來了吧。」艾倫停下來,調整一下急促的呼吸,心情也逐漸的寧定,這時候,前方隱隱的傳來了呼喊的聲音。

 

「戰鬥?難道是大家來救我了?」艾倫滿懷欣喜的跑到了聲音來源處,卻看到非他期望的情景。

 

一個穿著特異全身鎧甲的女性手持長槍跟食人妖精正戰鬥著,說是特異是因為整體的剪裁和一般的手法不同,整體上非常輕盈,而且在頭盔和腳踝的地方,還使用羽毛來裝飾,就像是隨時都能飛起來一樣,說是女性,是因為胸甲有微微的隆起,至於那長槍,渾身散發出湛藍的光輝,還有不少翅膀狀的裝飾,應該不是凡物。

 

「風之槍二式─搖動樹梢的疾風!」槍勢化成迅疾的風,讓食人妖精的身軀化為輕盈的樹梢隨之擺動著,同時濺出大量的血!受到這一擊,生命力強韌的食人妖精也只有噴血倒地的結局而已。

 

看到如此華麗的槍法,艾倫一時間楞了起來。那名女戰士則是揮舞幾下長槍,像是希望把污穢的血液甩走一樣。

 

「迷幻森林裡的柔弱精靈?你在這做什麼,快點離開這怪物叢生的險地吧。」話聲中帶著一種令人遵從的威嚴,但是連迷幻森林之母都照敲竹槓的艾倫卻不吃這一套。

 

「你也沒好到哪去吧?孤身少女就敢闖進這最深奧的迷宮中,風木城堡的姬樣怎麼可以如此莽撞呢?人民還在等著您的領導阿。」精靈早就從她胸前的皇家標誌認出了身分。

 

「你…!算了…」藍騎士轉身走入了黑暗中,艾倫也跟著她走去。

 

「你又跟著我做什麼!」藍騎士一槍刺穿了異種蜘蛛。

 

「因為我會怕嘛…」嘴裡講著,卻射出一箭貫穿食人妖精的咽喉。

 

「…算了,你要跟就隨便你!我可是不負責照顧你喔!」雖然嘴硬,她卻把手中不用的箭矢都丟給艾倫。

 

「是的…公主殿下。」為什麼要跟著她?艾倫自己也不知道,也許是因為不喜歡在這險地孤獨吧,也可能是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情做,總之,就是有個想法想在她旁邊看著她。

 

兩人就以強力的實力縱橫在地下監獄的上層地帶。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光,藍騎士忽然停下了腳步,說道:「差不多該回去了!你該不會還要繼續跟著我吧?」

 

「你怎麼知道阿?姬樣果然神機妙算!」

 

「…只會耍嘴皮的笨精靈,對了,我好像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艾倫‧班‧克修米沙夕,叫我艾倫吧。」

 

「…嫀薏‧卡勒。」說完藍騎士就使用了傳送回家捲軸離去。

 

「動作真快…那我也跟著走人吧。」艾倫也拿出了傳送回家捲軸準備使用,這時,他感覺到有點不對勁。

 

「用走的就好了…我幹嘛要浪費阿…我果然怪怪的…」一聲苦笑,勢利的精靈也使用了傳送回家的捲軸離開了這個充滿驚奇的地下監獄。

 

 

 

註7先輩:精靈族要尊稱比他早誕生的精靈時所用的敬語。

 

註8日期:故事發生於封神三百八十四年,也就是以『封神戰役』前後來紀元。在月份之下,規劃了風、土、水、火四大週期,以風之一,風之二...到風之七稱呼,如果是該屬性的月份,則會多加入一天進入週期。如雷爆之月的第一週期就是從風之一到風之八為止。 還有水與火之月的最終日會增加殷海薩(善神)的祭典日。 風與大地之月的最末則格蘭肯(惡神)的崇拜之時。一整年共有三百六十天。

 

註9連巴斯薄餅:精靈族特有的營養品,可以快速的恢復體力還能讓身體暫時的活性化,使速度增快。

 

 

第八章-The Blood Pledge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