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The Second Drama(第二齣戲劇)

 

位在右手邊是充滿生機的森林,於壤土之月(註6)的現今,鳥鳴聲不時傳來,充滿著寧靜安詳的味道,但是左手邊,卻是……被時光所詛咒之地──龍之谷。

 

蜜里現在正在定航船的船頭,倚著欄杆看著生機滅絕的荒漠,若有所思的發著呆。遙想起當年的「封神戰役」,神話中的亞汀後裔──英雄特羅斯‧德比在推翻反王羅侯‧肯恩的政權後,為了讓諸侯們同歸一心,決心前往龍之谷取得傳說中的神兵──屠龍寶劍,但卻就此一去不歸,讓傳說的最終留下了無盡的疑點。有人說,他在地底深處遭遇了邪神格藍肯的化身──地龍安塔瑞斯而同歸於盡,也有人說,與卡瑞幽魂的對談使他頓悟一切,而從此浪跡天涯。

 

不管史實為如何,他的英勇行為感動了各據一方的城主與其他的種族領袖,因而在龍之谷前簽訂了「時光之盟約」,象徵著此約將和龍之谷一同於時光洪流中凍結,永遠不會改變。

 

沉浸於古老又浪漫的傳說中的白魔導士,忽略了在她背後的眼光與話語聲,等到她察覺時,她已經被十幾名水手包圍住了…

 

「沒錯!就是這高傲的娘們!當時害我們被打的傢伙!」

 

「嘿嘿嘿…沒想到要讓你付出代價的那天這麼快就來了,讓我們好好玩玩吧。」原來是上次在旅店遇到的混混們,真的是冤家路窄了。睿智的法師腦中迅速的運轉了起來,歸納出最有效的戰法後,開始在背後緩緩的聚集起火之元素的能量。

 

就在雙方一觸即發的時刻,一個聲響打斷了緊張的局勢「等一等!」隨著話語,一個身背深黑色巨刃的男子闖進了兩方對峙的中央。

 

又是一個想來英雄救美的人?真是夠了,我的運氣還真好阿,就在白魔法師自以為是的收起魔法時,那名男子開口了:「讓我占個好位子再讓這齣戲開始吧。」緊張的氣氛隨之一滯,那名男子不理會雙方訝異的眼光,逕自挑選了一個良好視野的角度,悠閒的坐了下來,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樣子。

 

…算了,反正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是綽綽有餘的了。趁著水手們還在驚訝的當兒,一陣紅色的煙霧開啟了第二齣英雄救美劇的怪異序幕。

 

「火箭‧散!」

 

經過稀釋的紅霧雖然並沒有多高的溫度,但是,它的溫度卻足夠讓衣物燃燒起來,於是,如蜜里所預料的,水手們開始陷入一片混亂了,白魔導士隨之展開下一步的行動。

 

「全知全能的聖神 殷海薩阿,請賜予您的信徒抵抗邪惡的力量吧!」唱詠完畢時,蜜里身上的白袍與瑪那魔法杖發出了耀眼的藍芒,接著,白魔導士想也不想的衝向前,對於眼前最近的水手一敲!

 

「磅!」那名水手隨之雙腿一軟,倒在地上。怪異的事發生了,手無搏雞之力的魔法師竟然一杖就把混混敲昏了!其他的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嚇退了幾步。

 

利用瑪那魔杖吸取魔力的特質,把碰觸瞬間取得的魔力留在杖身上,再以自己的魔力爆射回去,並輔以擬似魔法武器的威力,搭配上鎧甲護持的防禦力,對付你們這些混混,太輕鬆容易了!趁著先聲奪人之勢,魔法師開始施展華麗的棍法將膽怯的混混們一個一個的打倒在地,就在她沉醉於自身的驕傲時,背後忽然傳來劇烈的震盪!

 

糟糕,我好像忘記計算修正人類的恢復能力了,好險事先有施放保護,要不…剛剛那一下我大概會昏過去,這下子真的麻煩了…。眼看著倒下的水手又逐漸的爬起,臉上沒有表情的蜜里開始著急了起來,這一急,魔法所需的專注力也動搖了。難道,第二部的戲碼會終結於惡勢力的獲勝嗎?

 

答案好像不可能是正確的,就在水手們逐漸逼近的當兒,原本最在旁邊看戲的男子不知何時衝到了兩者中央,接著,一陣電光竄出,在強大的電殛下,水手們一個一個的不支倒地了。

 

怎麼可能!極光雷電可是位於下位魔法與中位魔法的交界,竟然可以不經聚集的放出!更何況他還帶著騎士用的巨劍,這名男子究竟是…?不理會魔法師驚訝的目光,那名男子朝著那群水手的方向說:「對不起喔!我想看的戲碼是女神的反撲,所以你們算是破壞了戲情,我就出手干涉囉。」

 

此時的水手們早已昏倒,根本沒半個人聽見他的解釋。發現這情況的男子微微的聳了聳肩膀,接著轉過身去,對著蜜里就直接單膝跪了下去,親吻著她的手掌。「您沒事吧,我的女神。」

 

接連而來難以接受的事讓蜜里有點恍惚,等到她意識到這舉動是身為守護騎士的效忠儀式時,她迅速的轉過身去,試圖隱藏住滿臉的紅潮,說:「你…騎士這效忠儀式…到底是真還是假?」

 

聽著害羞的法師語無倫次的話語,那名男子笑了笑道:「放心~我並不是守護騎士的一員,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然後又以細不可察的聲調接著說:「不過…對我們這一行來說…這是永遠追隨的象徵。」

 

「你剛剛最後又說了些什麼?」礙於臉部的羞愧,蜜里始終沒回過頭去,只聽到一些瑣碎的聲音。

 

「沒有沒有,親愛的女神,我怎麼可能在您背後的偷偷說悄悄話呢?我還有事,請容許在下先行告退了。對了,我的名字是『克諾‧瑞卡』,女神您可千萬別忘記了喔!」然後,白魔法師就再也沒聽到任何聲響,等到她情緒穩定時,她的後面空無一物,連昏倒的水手都消失了。

 

「克諾‧瑞卡是嘛…」回想起剛剛如同夢般的情景,蜜里的心中有股異樣的感受開始醞釀著。

 

 

§ § § § § § § § § § § § § § § § §

 

 

接續的幾天都是平淡無波的,而滿懷雜亂思緒的蜜里也沒意識到那麼多,只是任憑詩光隨意的流逝。不知不覺,她便到達了充滿富庶與繁華的亞汀地域第一大鎮──奇岩都市。

 

但是,她卻沒有時間好好的欣賞這紙醉金迷的城鎮。才剛剛下船,她就遇上了幫助吉倫之學生前往象牙塔的傳送魔法師,不到片刻,她便得與這繁華的都市說聲再見了,但是,她自己本身也並不喜歡這種人氣旺盛的地方也就是了。

 

就只是眨一眨眼的時光,白魔法師到達了魔法師的聖地──象牙之塔。從外表看去,高聳的塔直入雲端,並閃耀著黑耀石的奪目光彩。門口前的空地有著巨大的十芒魔法陣,發動了龐大的保護罩,阻隔了任何外來的不受邀請者,聽說,連地底都在其保護的範圍內。門口前有著眾多的精美的花紋與雕像,任何一個裝飾品都附加著致命的防護魔法,其中,有十呎大兩隻半獅半虎的石像護衛在門口的兩側,如果讓他們甦醒起來,就連雙足翼龍都不會是其對手。白魔法師凝視著這神聖的建築奇蹟,塵世中的俗念迅速被掃開,只留下了無盡的感動與崇敬。

 

走入塔內,光滑的大理石地板可以清楚的反映著她的影像,天花板與牆壁依舊充滿著華美且精細的雕刻,紙人──幫忙打雜的魔法生物在四周維護著環境,魔法先輩的雕像四處林立著,在一樓的大廳中,還有一座四十呎大的巨大石像,蜜里一見到它時便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歐瑞,將魔法的力量帶入世間者,所有魔法師的祖師,還建造了這座偉大的象牙之塔提供後進者安心研究魔法的場所。為了紀念他的創世功業,這附近的地區都被稱為歐瑞區域─魔法文明的創始之地。

 

等到感動的激情消退之後,蜜里開始專心閱讀著有關於中位與上位的魔法書籍,她發現,使用這些技巧並沒什麼多大的問題,只是所需的元素能量龐大了許多而已,只要稍加練習就可以輕鬆的使用了,不過,以白魔法師目前的程度來說,魔力也不足以連續施放這些強大的魔法。至於,要經過一定修練才有資格閱讀這些書籍的原因,大概是怕能力不足所引發的魔力反彈吧。

 

其中,讓她最感興趣的是上位魔法概論的最後一句話:「只有使用自己創造的魔法,才能發揮最大的力量,我們,只是幫你做個毫不起眼的開頭罷了。」這句話大大的拓展了蜜里的思考觀點,讓她整日都在想著該如何去開發專屬於自己的魔法,連自己撞到了人都沒什麼感覺,等到她從魔法的領域稍稍回神時,眼熟中帶點陌生的面孔出現在眼前。

 

「又見面了,我的女神…」

 

 

 

注6壤土之月:即為十二月份中的四月。另外,排序分為冬之季(12.1.2)的沙舞之月、霜降之月、妖炎之月,春之季(3.4.5)的雷爆之月、壤土之月、綿雨之月,夏之季(6.7.8)的烈燄之月、風嵐之月、崩岩之月,秋之季(9.10.11)的祈水之月、瑩火之月、蒼風之月。以上所述構成了蒼之天世界的基本歷法

 

 

第六章-The Second Drama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