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We Meet(相遇)

 

古魯丁,一個海陸位置絕佳的城鎮,同時也是最容易受戰火波及可悲之處。海運方面,每半個月港口就有三艘定航船分別航向與世無爭的說話之島與沿著大陸西部到達景色優美的海音村莊以及逆著河上游前往繁華的奇岩城市;陸運方面,西大陸的精靈或是妖魔出發冒險的第一站便是這裡,北方肯特村莊的軍需物資經由這邊綿綿不絕的由陸海雙路輸往有需要的市鎮,同時也是冒險者前往地下監獄探險的中繼站,如果要前往荒涼的沙漠,這裡就是除了風木村之外,最後的補給站……

 

 

§ § § § § § § § § § § § § § § § §

 

古魯村莊,港口。

 

多麼無聊的旅程阿!蜜里一邊走下定航船一邊做出這樣的結論,尤其是想到一星期後她又得重新過著這種無聊乏味的日子,她就有股一走了之,放棄搭船的衝動,不過,還是先過完這星期再說吧。畢竟,初出茅廬的白魔法師想毫髮無傷的到達奇岩領地,只是癡心妄想罷了……

 

即使想法如此的叛逆,在其他人的眼裡,蜜里彷彿是閃耀著光芒的冰冷大理石,在夕陽將落未落的最後餘光照耀下,綻放了令人無法直視的光芒。白袍法師淡然自若的離開船,又面無表情朝著村莊移動,這一瞬間,構成了一幅美妙絕倫的畫面。每個看呆的目擊者都下意識的揉了揉雙眼,同時心中偷偷的感謝殷海薩聖神,讓他們有一睹絕世美女風采的機會。

 

 

$ $ $ $ $ $ $ $ $ $ $ $ $ $ $ $

 

古魯丁北部村郊。

 

終於要到第一個村落了。看著前人繪製的地圖,艾倫估計在日落前便可以和人類進行第一類的接觸。在善與惡、光明與黑暗的夾縫中生存的生物阿──由於極為短暫的壽命,使得人人都充滿了生命的活力。想到不久後就能夠跟這些奇妙的生物見面,好奇的精靈不禁加快了移動的腳步。

 

 

※ ※ ※ ※ ※ ※ ※ ※ ※ ※ ※ ※ ※ ※ 

 

前往古魯丁的商道。

 

風…風木村到底在哪阿……。在渺無人跡的官道上,迷路多天的里凱正在拖著沉重的步伐前進著,看著即將落下的夕陽,新人騎士不禁嘆了一口氣,回想起自己的迷路經過藉以打發旅途的漫漫時光。在記憶中,風木村落只要先往南走三到四天,到達騎士訓練洞窟後再朝著西方走一個星期就到了阿……

 

可悲的騎士朝著他認定的南方走了三天之後,雖然看到了海岸,卻沒有找到理應出現的訓練洞窟,一開始想說只是不夠西方罷了,便照著原定方向沿著海岸線向西走,沒想到這一走,便走了整整兩個星期。不耐煩的騎士不禁放眼望去遠方,所見依舊是那熟悉的海岸線無限連綿至目光不及之處,此時騎士試練的石頭性子再度發作,我就不相信走不到村莊!這句話,讓他闖入了岸旁的森林地帶四處亂晃,也讓他完全迷失了方向……

 

也許冥冥中殷海薩聖神不希望如此「有為」的青年就此喪生吧,經過一個月多的「冒險生涯」,迷途的騎士終於發現了一條商人通行用的道路,欣喜若狂的里凱便選定一個喜歡的方向,踏上擁有確認目標的旅程,前事完。

 

「是燈光!村莊!!」從回憶中驚醒的落魄騎士發出了類似傳說鳥形怪獸──哈維的怪叫,想到二個月來的艱辛,里凱的眼眶不由自主泛出了欣喜的淚光,心裡不斷的迴響著一句話,我終於到風木村了,我終於到風木村了阿!

 

渺無人跡的商道上,一位滿身髒污的旅人正以超越神速的速度奔馳著。此時的他並不知道,由於其不雅觀的外貌,將會慘遭村莊警衛的扣留,直到身分被證實……

 

 

§ § § § § § § § § § § § § § § § §

 

旅店,一切開始的地方,幾乎所有的傳奇與故事,其發源都是從主角們聚集在旅店開始,但是在「封神戰役」過後,世界歸於和平,冒險者的數量因此大減,現在,會待在旅館的成員只剩些吹牛皮的水手了……

 

還是很無聊阿……。面對著喧嘩的群眾,用手指玩弄著杯子的蜜里又下了相同的結論,在酒吧的成員清一色的都是些市井小民,只懂得把自己的普通事跡喧染成不可一世的英勇行為,真是浪費了「真實的傳說」這個旅店好名字。害的我下船之後好不容易維持的心境宣告瓦解,但是又不想那麼早就就寢,實在是好無聊阿!

 

「咿─阿──」彷彿是回應著白魔法師的內心評語,隨著旅店的門打開,一個滿身髒污的旅人步伐不穩地走了進來,他在向旅館主人定一間房間之後,選定了一張無人的空桌坐下,漠然無語的發呆著。

 

從那空洞呆滯的眼神與身帶的物件中,閒的發慌的白魔法師讀出了歷經許多苦難的訊息,以及他的身分與來歷,但是這結論並不能改變些什麼。隨著無聊、發呆、吹牛的動作,時間持續飛快的移動著。

 

「漂亮的小妞~妮要鼻要跟偶們一起去玩阿?粉好玩滴喔,嘿嘿嘿……」清冷自若的法師打量著眼前醉醺醺的水手們,想到之前他們吹噓著自己曾經挑戰過傳說中的水龍法利昂,心裡便暗暗的嘆了口氣,手中逐漸凝聚起最基本的魔法「光箭」(注1),準備給這些登徒子一個教訓。

 

「從這位小姐的反應中,可以發現她並不願意吧?你們又何必苦苦相逼呢?」就在白魔法師準備放出魔法的時候,原本發呆的旅人不知何時站到了水手們的背後,一付準備管閒事的模樣。他使用的雖然是平和的語調,在混混的耳裡卻是充滿了威嚴。

 

「你說什麼!?」可惡,好不容易出現的樂子竟然被搶走了。雖然氣氛逐漸火爆了起來,但是蜜里感受到中心點已經不在她這邊。忿忿不平的法師只得心不甘情不願的收起了手中的魔法,心境也在瞬間轉變成看熱鬧的心情。就看看這個騎士有什麼能耐吧,呵呵。想是這樣想,從頭到尾這位被害者的臉色完全沒有改變過。

 

「找死阿你!兄弟們!上!」話聲弗落,一場典型的英雄救美戲劇就此展開,雖然混混那方面占了人數上的優勢,但是在受到『嚴格訓練』的守護騎士面前,卻被以種種戰術與手法的應用,逐漸地被擊破,旁觀者也趁著混亂,悄悄的讓出了戰場供人發揮。不久之後,就只剩一名水手還稱得上具有作戰能力了,於是典型的第二幕也拉開了其簾幕。

 

「哼哼!不要過來喔!再過來這娘們就有罪受了!」僅存的一名水手動作俐落的一閃身,便成功的用刀架住了『沒有反抗能力』的蜜里。唉…難道他們看到我的臉,就忘了我的穿著打扮嗎?心中暗嘆的被挾持者,將手伸到背後,再一次的凝聚了光箭。

 

「我倒是想看看是你的刀快還是我的箭快。」伴隨著這句話,一名精靈男子從黑暗中現身,加入了這場已經夠亂的鬧劇。

 

 

……我快受不了了,為什麼就是不給我發揮的機會?殷海薩聖神阿,這難道是您的旨意嗎?心裡暗暗向信仰神提出疑問的白魔法師,再次收起了魔法,繼續乖乖的扮演無辜的受害者。這時,這場戲也即將畫出完美()的句點。

 

隨著惡人的內心交戰,他臉上的表情也跟著陣青陣白,汗,不停地從他的臉上流洩而下,顯示了其內心遭受的龐大壓力。經過了半晌的僵持之後,倖存的混混最終還是發出了撤退的命令。

 

「有一天你會付出代價的!」吐出讓某位精靈似曾相識的話語後,水手們有如喪家之犬的退出了現場。但是,戲卻還沒落幕,身為正義的一方的三人陷入了難堪的尷尬中……

 

這時候應該是由受害者表達感謝吧,我先保持沉默好了。騎士的想法。

 

道謝?我自己就能打退他們了,我需要道謝嗎?法師則是這麼捫心自問著。

 

嗯呃…氣氛怎麼怪怪的,先不說話好了。精靈滿腦疑惑的看著兩個人。

 

「…不管怎麼說,非常謝謝你們的幫助。」經過了令人不耐煩的長期沉默,蜜里滿懷感觸的說出了這一句話

 

「沒什麼,這只是騎士應盡的職責罷了。」

 

「嗯…你們剛剛不是在練習嗎?就跟我們森林舉辦『狩獵祭』(注2)一樣的……」感受到氣氛跟之前所經歷的不同,單純的精靈提出了疑問。

 

……全場再度沉默。

 

「呃…雖然…我不清楚你所說的『狩獵祭』是什麼…不過…剛剛發生的事都是真實的…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里凱‧炎羅,是剛從銀騎士之屋出來冒險的初學騎士。」

 

「是這樣子的喔…我是艾倫‧班‧克修米沙夕,叫我艾倫就可以了,我也是剛剛從迷幻森林出來而已。」

 

「…蜜里‧賽希達,來自說話之島……」迫於情勢,只是迫於情勢罷了,白魔法師心裡不斷的自我告誡著,即使她心知肚明眼前的兩人都是貨真價實的好人,冷漠的天性還是讓她不肯多吐半個字出來。

 

基於三人都是剛剛出發冒險的背景,心靈面,他們迅速地建立了良好的友誼,實際上,卻只有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著天……

 

隨著光陰不斷流逝,他們對於彼此也有了基本的認識,同時,也到了該各自就寢的時刻了,就在這時,有聲音打斷了他們三人的談話。

 

「請問…你們是冒險者嗎?」

 

 

 

注1光箭:光箭雖為最基本的魔法,卻也是花樣最多的法術,透過種種的手法,可以出現千變萬化的花招。在此蜜里使用了「精鍊」的手法使得光箭化為了一顆小光球,假如被正面擊中,其威力相當於一記重拳。

 

注2狩獵祭:在「封神戰役」過後,原本代代世仇的精靈與妖魔簽訂了和平條約,史稱「森林之盟約」。為了象徵他們良好的關係,雙方每過三年就會舉辦一場大型的演習,其中包括了交戰、救出人質、奪取寶物等等不同的花招,他們將其稱之「狩獵祭」。

 

 

 

第二章-We Meet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