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Wizard

 

說話之島,一個與世無爭的彈丸之地。但是經過了「封神戰役」後,原本的世外桃源,也發生了不小的變化,由於如今政治安定,這裡不會有流浪的王族出現,王族訓練者──甘特,感到閒閒沒事做,遂搬去了銀騎士之屋陪傑瑞德訓練騎士。從此之後,說話之島成了魔法師的專屬發源之地。隨著時光不停的流逝,擁有大賢者資質的人再度出現了。

 

說話之島,冒險洞窟二樓。

 

原本寂靜無人的封印之地,不知何時,出現了一位女魔法師。雖說是女魔法師,卻是身著素白的棉質長袍,掩蓋了媚態萬千的體態。姣好的容貌,加上烏黑亮麗的長髮,幾度讓人懷疑是否為黑魔法師的偽裝,可惜本應充滿笑靨的臉龐卻是帶著冷冰冰神情,也嚇壞了不少慕名而來的小夥子,使得村民們暗地裡都這麼稱呼她──「冷艷冰山」。(冰山不是都白的……)

 

雖然迷宮出現了不速之客,感覺起來,卻是靜悄悄的,沒有什麼變化。這都是由於迷宮之王──巴風特在「封神戰役」中被打入永恆的地獄,因此異種蜘蛛在這完全消失了蹤影,不死系也大多被淨化了,但是,某些擁有強烈怨念的傀儡例外……

 

當女法的身影出現在二樓的那一刻,一雙散發慘綠光芒的眼眶就鎖定了她,一雙白亮的骨頭大腿以靜悄悄的步伐,朝著眼前渾然不覺的白魔法師逼近,過了不久,那不死生物潛到了攻擊範圍,提起象徵死亡的彎刀就要劈下之時!正好是一段咒語的結束。

 

「…的元素阿,聽從我的招換,助我一臂之力吧,下位空之元素魔法──風刃之應用技!風刃縛封!!」語畢的瞬間,史巴托被風之元素構成的半透明的圓圈所包住,完全無法動彈,甚至緩緩的飄向天花板。

 

「太過強烈的怨念,讓我精確的掌握了你的位置,現在,該是安眠的時刻了。」說完女法就緩緩的唸起了超渡怨靈的咒語,就在唱誦的時候,白魔法師的身上忽然湧出了至強至大的藍色光芒,頭髮也從烏黑色轉為純白色,原本冰冷的臉龐充滿了莊嚴、聖潔的氣質,冰山美人在瞬間轉化成了降世神女!

 

「以  聖神‧殷海薩之名,被死亡所控制的傀儡阿,願您的聖靈,在天,永受──榮光,起死回生之術。」隨著咒語的詠唱,不死傀儡的周圍出現了暗黃色的怨念團,當怨念散去時,戰士也獲得永恆的安息了。

 

魔法完成後,女法又恢復成原本冷冷的樣子。她從骨骸堆中取出了戰士的頭骨,並拿出一張傳送回家捲軸,化為一道歸家的光芒離去。

 

§ § § § § § § § § § § § § § § § §

 

說話之島,吉倫之屋。

 

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白魔法師誕生地之門前,原來是試練的白魔法師回來了!她正想推門而入時,一種蒼老間帶點柔和的聲音傳來。

 

「是蜜里‧賽希達嗎?試練進行的如何阿?」原來是魔法教師──吉倫的聲音。

「完成了,老師。」說完蜜里便將頭骨交給了吉倫。

 

「嗯…不含一絲的怨念,非常~的完美。」彷彿是心有靈犀般,老魔法師與在說話之島遙遠北方的精靈族族長使用著相同的,陳年的口氣。

 

「……」一向冷漠蜜里根本不甩這一套……

 

「呃…明天,我就把瑪那魔杖交給妳吧,有了我的認證,妳就可以去象牙塔參閱中位以上的魔法書了。」吉倫感覺到空氣間夾帶著一股凝滯之氣,趕緊微笑著打了個圓場。

 

「……」白魔法師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姿勢,一付理都不想理的樣子。

 

「嗯……時候也不早了,今天…就先休息吧,明天再搭早船前往大陸。」被自己疼愛的弟子這樣反應,魔法教師的臉上出現了數條黑線。

 

「是的,老師」蜜里說完便逕自上了二樓。

 

吉倫則是在原地喃喃自語著「好險…差點就被看穿了……完全的淨化…連我也做不到阿……神的後代…未來…想必又要動盪不安了。」

 

§ § § § § § § § § § § § § § § § §

 

說話之島,吉倫之屋前面空地。

 

一樣的地方,一樣的白色身影,只是這次的白袍小了整整一號,年僅六歲的蜜里正在屋前的樹林裡與小動物快樂的玩耍著。

 

「小兔兔~你們的想法都好單純喔,不像那些大人都想一堆複雜的東西,害小蜜的頭痛痛。」

 

「嘻嘻,還是跟小兔兔玩最好了,頭都不會痛。」就在小蜜與兔子玩的正高興時,兔子忽然驚慌的拔腿向後逃去。

 

見狀,小蜜里也跟著追了過去「小兔兔要去哪阿?等等小蜜啦~~」

 

就在蜜里背後,一隻異變蜘蛛,或稱夏洛伯,正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女孩接近,在一眨眼的時間內,利爪就已高高舉起,準備一舉瓦解獵物的抵抗力,再眨一次眼時,情況卻出現了很大的變化。

 

「冰矛圍籬!」

「風刃縛封!」

 

首先,兔子依舊盡全力的奔跑著,試圖逃離巨大蜘蛛的攻擊範圍外。接著,小蜜里的腳踝被銳利的爪子刺出了一個巨大的傷口,失去了逃跑的能力。就在這個時候,無所不在的風之元素包縛住了夏洛伯,限制住了他的行動能力。最後,吉倫發出的中型冰柱,以強大的衝勢與薄薄的風之護膜接觸!

 

「鏗鏘!」一種擁如玻璃破碎般聲響從魔法交匯處傳來,中位魔法的冰矛圍籬竟然無法穿透下位魔法的簡單應用技巧。這讓前來施救的吉倫感到一陣錯愕,趁這個時機,發出風刃縛封的神秘男子不慌不忙的唸起了下一段咒文。

 

「遊走在天空間的空之元素,我以風神‧沙哈之名命令你,狂舞吧!風刃縛封2Hit──風塵封縛殺!」魔法完成時,十二道巨大的風刃同時出現在蜘蛛的週遭,並以極快的速度斬切過去,接著,就只剩下二十四塊沒生命的殘骸從半空中掉落……

 

夏洛伯慘遭割刑的時候,小蜜里的身上突然湧出了一陣耀眼的藍芒,髮色也在瞬間化為白色,原本杯口大的傷口,在聖光照耀下,漸漸地消失於無形。意識逐漸模糊的小蜜,最後只記得笛聲,夾帶著無限哀傷的笛聲……

 

 

 

………「是夢?還是…過去的記憶……」畫面一轉,長大的白魔法師正躺在安穩舒適的床上,原來剛剛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蜜里輕輕的搖了搖頭,像是嘗試著使自己清醒一點,這時,熟悉的聲音從樓下傳來。

 

「蜜里阿~再不出發的話可是會趕不上早船的喔~還是你想陪我這個老頭子聊天聊到中午再出發阿,想當年我可是……」匆匆下樓的蜜里,打斷了吉倫老頭的碎碎唸,接過老師給予的瑪那魔杖,就又急忙的奪門而出。

 

在艷陽的照耀與微風的吹拂中,白色身影正快速的朝著港口移動,也邁向了未知的旅程。

 

第一個「滅世」的要素,算是成立了……

 

 

序章-Wizard 完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