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弓:這個應該是為了玩背刺而自我解套式的東西吧,應該。
===

人是種容易習慣的動物,所以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會很自然的重疊再重疊,直到到達極限而發生不可預料的結果。

所以說,很自然的,對某些人的不快感,也是會重疊再重疊,從沒感覺、不欣賞、到厭惡...

當然,有些人總是能認清對事不對人的真理,不過總是有些人會永遠不知道有這回事。

當然,一昧的責難甩鞭的人,也不是我的本意。

畢竟無責任性質的隨手發言,這動作本身很適合網路,也給予相當大的自由,不管是誰都或多或少愛上這種感覺。

然後重疊再重疊...。

人們的關係自此逐漸的固態化,界線、小團體等名詞自然的發生...

或許,偶爾發生的一些處媒,總是會產生什麼化學反應,不過就通常論,時代的洪流往往身不由己(笑)

總而言之,只是個人雜想,要我說什麼有結論的心得也是有難度...

只是約束這種東西,要求這種東西,到底該用什麼方式去看待,或許,這就是人在台灣,逐漸大人化的一種象徵吧。

現在的我,如此深信著。

價值觀與價值觀的衝突,雖然通常不只有唯一解,可是重疊再重疊之後...。

好吧,我知道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已經很辛苦了,唱衰這種事,還是別玩太多的好。

早點睡覺吧。

至少,雖然不見得很歡樂,現在人生所處的舞台,總是相當具有樂趣的,不管是從哪方面去推想,快樂也好、憤怒也好;痛苦也好、無力也好。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