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弓:人將瘋狂其言也廢,我已經忘記我當初的感覺了。
===

大前提:一切都是自己事先墮落搞出來的,怨不得別人,所以只是丟在這裡自爽,或是說鞭自己一下。

現在時間,凌晨五點,材力應該是早上考吧,我連看都沒看阿。

營隊的問題因為期末考的關係,我也一直想說考完再說吧,沒去動他。

結果就是自己放棄了考試就算了,營隊事情也擺濫了。

更不用說期末考週的第一天,竟然忘記去開第二次營隊協調會,原因是因為期末考不用上課(喔,其實要,只是我翹掉了。)

好險事後有去問會議的主辦人,是沒因此失去重要的權益...。

期末考週這禮拜下去....結果真的是相當之差。

連不該濫的機械製造都掉了,工數後來也完全提不起心去念。

現在...材力也整個毀了。

未來的麻煩建築現在的軟弱上阿。

為什麼我的意志力越來越薄弱了呢。

而且一堆會造成愧疚的事務,我還是堆在那,一副不想解決的樣子...-_-

你到底是誰?

不應該是廢人吧。

被壓力擊垮...這也不能說不像,畢竟目前人生中的幾道難關,我都不是全心全意去面對。

因為不在乎,受到的傷害就會比較少...駝鳥型世界觀。

現在我不知道該說算是見識到大環境的壓力了,還是該說了解到自己的懦弱才對。

固然現在寢室的環境可以說是負向影響,可是應該也沒有到多嚴重的程度,雖然我承認在室友清醒的場合,就是會神經質,因為曾經受傷(欸,基本上趨向自己給自己的枷鎖),所以相當敏感...?

明明生活上正向負向的比例也不是說懸殊到哪裡去,為什麼鞭子總是比糖來的具有影響力...糖總是看過一次,就放給他濫,第二次大概會開始質疑他的真實性...

天性自卑。

所以說我還是欠缺踏出那一步的勇氣吧。(有時候曾經踏出,不過不見成效,因此更加...)

明明高二的時候,至少還有穩定輸出創作這個可自豪的事情的...。

為什麼就是沒辦法把所有的事情都處理的很圓滿,至少,在想法中的誤差範圍之內。

我該繼續懶下去嗎?還是試著改變呢,又,改變又該如何改變,有可能有效果嗎?

用大量的資訊來麻痺自己,說實話這是種算是獨特的逃避方式了。

只是絕對不是在課業上...而且不容易讓自己脫離那泥沼...

「或多或少總是有用,所以繼續看下去吧。」

惡魔的誘惑,或是說真正的想法。

不過說實在話這樣的瀏覽效率也不是說多好就是,學而不思也是無用。

有時候真的會懷疑大家是怎麼走過來的,不管是誰或多或少都背負著失敗、悔恨、罪惡,種種難題在生活吧...

大概是時候,得再找個偶像來崇拜。

男人總是看著另一個人的背影而成長。

或是說心靈上的寄託與平和,也可以說是宗教上的信仰,基本上追求的東西算是同理。

畢竟跟隨、模仿的生活模式,總是比較不耗費腦力,而且輕鬆的。

同理可應用在同人創作...。

看來我扯開話題了,真糟糕。

如果說跟以前的期末考去對照,其實也說是半斤八兩的結果狀態。

然後隨著時間,又遺忘了自己的愚蠢,真是可笑阿。

寒假...說實話不認為自己可以因此脫離那種,在家裡逃避,耍廢的無限迴圈中。

因為事情用遠視法就知道很麻煩,所以不去想他(或是說害那自己建構出的未來),這個生活態度真的好差好差。

算是過分自信於自己的判斷力的一種,自卑的附帶效果。

所以說,現在到底要怎樣,材力想必是十點開始考吧,手邊雜物也一大堆,甚至不知道有哪些...

弓矢口,你到底要怎樣?

你就不能絕對理性的去推斷結果,誠心的接受他,提出改進,讓下次/以後的自己更好嗎?

一場永無只盡的戰爭...

不,戰爭用在我身上太誇大,頂多是掙扎,還是相當微弱的...。

先這樣吧.......................................雖然也不知道現在要做什麼,不過文章該停了。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