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弓:文中出現的翔亭是漫畫營的常客,一直參加到小六年限到了才沒再來…。
===

二日目。


第二天一大早,衣服外套穿好,剛離開寢室範圍,外裝甲馬上百分之八十凍傷,使用不能。抬頭望向天空,灰沉沉的,沒下雨,不過風既然吹起,根據猜測,雨落,也只是早晚的事情吧。

不過,在如此低溫的情況下,憂愁感傷的確是一點意義都沒有,還是快點趕去活動中心準備接送要緊。

這次的接送,外大門依舊不是我所負責,換成了強者我學長喵魚在外站崗,也就是說……小隊管不住啦(大汗)

不過到後來,我也懶的管某正太跑哪去,某蘿莉行蹤何處了。只能相信他們會自我約束,不會超過這個活動範圍。

至於那段時間我在做啥?我也忘了,好像就是四處晃晃,多少關心一下每隻小隊員人在哪裡,看到他們覺得聊就聊個幾句話,偶爾,會被不認識的小孩子纏上。

「你就是那個上流對不對?」不管是正太還是蘿莉都有的疑問。

「功夫功夫?」

「對不對啦?」

「功夫功夫功夫功夫!」

「那為什麼臉都不加點偽裝?」

「功夫功夫功夫~」

「功夫功夫功夫!」

是的,小朋友的大腦暫存記憶體總是不太夠,跟他功夫到最後,他就會暫時忘記自己原本要問什麼,注意力被轉移,到時候我就可以成功脫身了XD

或許,也是因為他們體諒到我很忙的關係吧(茶)

小孩子有時候還是不可小看阿。

可是口袋怪獸式模糊焦點法真的很好用阿>w<


總之,很快的接送時間結束,又到了教學的時間,那時候教了什麼,我已經沒什麼印象了。我只記得我忘記在自己規定的時間回到營本部,著裝,回到教室收信紙,結果就是秩序已經大亂,信紙收的很累/_\...

不過下一間教室(總共分八小隊,每四小隊一間教室)因為時間剛好,上課狀況又不差,小朋友很乖,很順利的信紙就收完了>w<

然後帶著花俏的信箱回到營本部,第一件事就是開箱看看出現什麼信啦,唷呵呵。

不過大致看了一下後,發覺小朋友的創意乏善可陳,幾乎都是昨天出現的東西,要不然就是些不知所云的謎物,我就沒有想太多,直接回教室看小朋友畫的怎樣啦!

時間飛逝……其實從回到教室,到準備時間,本來就才三十分鐘左右= =...

不管他,很快的,就到了團康的準備時間,因為事先沒有默契是團康遊戲先還是小信箱先,所以我就先前往營本部了解狀況。

發覺總部遇上了場地潮濕,無法進行團康的情況,後來四處看了一下,決定把場地移到科一前的圓形廣場,說真的,比起科二的大廣場,小了很多,加上白浪滔滔這個遊戲相當暴力,而且極難場控,小隊人數又會造成結果不一,導致成效似乎不是很大。

不過這好像不關我的事(汗)

總之我又在遊戲進行中,偷偷的回到營本部,穿上我的上流服裝,拿起信箱,朝著團康地點前進。

話說回來,我在使用的道具,都隨著使用逐漸的破損,感覺很對不起道具製作人阿lol~

接下來的小信箱時間,有鑒於上次的信紙抽完大鑊,這次我特地隨著在每個願望開出來間,讓每個小隊都來一次隊呼,爭取時間,這真是棒的點子阿XD

自high到一半,小信箱忽然分成兩半,信紙四散一地,這難道是種詛咒嗎(爆汗)

好險上個表演還沒結束,我就盡快的把信紙給收集回去,關上蓋子,同時,還沒分類、跟當事人確認的信紙跟確認過的信紙就混在一起了(死)

就算如此,信紙還是得抽,於是,我從牌組中抽起了一張牌,覆蓋在檯面上,結束這一回合。


如果可以這樣就好了=_=b

可是上蒼,還是站在我這邊的,因為,我抽到的那張牌是「希望上流弓小姐做出十個上流的動作‧w‧」。

也就是說,我黑到自己了XDXD

做十個動作不是問題,可是時間會有剩啊!難道,還要再黑一個人嗎?不!我不允許!!

於是某白爛再度搞了急中生智的把戲:「請,剛剛,沒有唸隊呼的小隊,上來陪我一起做上流~的動作~*」

小隊行進間、模仿間,又多拖了很多時間阿XD

最後,這次的小信箱時間也在時間掌控完備的情況下,圓滿落幕了。

雖然說,謎樣的運氣使然,某位第一天帶頭跳兔子舞的拉邦君(海賊王中的一種凶惡的兔子種族),這次在信紙清單中大人氣就算了,連抽出來的都是大人氣,真是難為他了(苦笑)

為了犒賞他那次成為笑點,第三天的小信箱就完全沒有他出現的機會了XD

然後,回到營本部,進行卸妝工作後。不對,是卸裝啦(毆)

再來是用餐的時間,等我到達後,發覺每個人都已經就定位,位子也已經坐滿了,所以我就跑到了組輔桌(每組的組輔中挑一個,跟其他工作人員一起吃,以免菜吃不夠的存在)用餐。

應該是白浪滔滔時期體力消耗過多的因素吧,我才啃完一碗飯而已,菜盤就已經空的差不多了(泣)

望著如同秋風掃落葉般的菜,拿著第二次裝好飯,還很接近全滿狀態的免洗碗,此時心中無限的哀戚,真是不足外人道阿。

「為什麼!為什麼不肯給我機會!我只想做個飽鬼阿!」

「去跟小朋友說,看他肯不肯給你掠奪。」

「這麼說,你就是不給我機會囉?」

「對不起,我是組輔。」

「我也是……對喔!去自己小隊那邊掠奪不就好了XD」

於是我高高興興的回到了自己小隊根據地,發現了,他們狀況也沒好到哪去(死)

不過他們已經處於收碗狀態,雖然只剩一點菜,不帶走也是浪費的= =+

所以我帶著幾塊豆腐,回到了組輔桌,盡力的把飯給啃光。

進食中,其他人也陸續的掠奪得戰利品,不愧是有海賊包裝的營隊阿= =+

後來,飯吃完了,把小隊帶回科學二館,跟他們約定好時間後,就放他們自由行動,而我,當然是回到營本部把混在一起的信紙做個整理啦。

好不容易,從色彩繽紛的信紙中脫身,竟然聽到有人在說:「功夫海牛~外面有很多小孩找你耶!」

心理聽了不禁一陣感動,沒想到,我是這麼讓人需要的存在阿(淚光)

不過後來出去以後,發覺小孩子就只是一直沒看到你,所以好奇,想要找找看而已,纏了一會兒就又離去了。

跟小朋友閒聊閒晃一下,時間就推移到了黃金遊戲的開場時間。

天色,依舊陰沉,風,正忽大忽小吹著,雨,則保持在幾乎無法察覺的雨絲狀態。

黃金跟大地的雨備是同一個,大地遊戲如果不進雨備的話,就會在很遠又很大的清華大學舉行。很明顯的,就是黃金遊戲如果只有毛毛雨,還是得跑下去的意思了。

於是,黃金順利的在預定地點開場,各小隊分散開來,頂著風雨,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

其中我大概說明一下,我們的排列方式是以開場為中心,各關卡以順時針的方式來闖關,也就是關主如果沒有嚴守放關時間,小隊就會有謎樣的遭遇危險。

事後就聽說了第七小隊被第八小隊狂追進度,結果都沒什麼玩到的慘況〒◇〒||

不過在我與強者我學長喵魚的合作下,盡量利用隊呼來爭取時間,並且我們這小隊的求勝心也還算旺盛,有加分機會都會全力參與,所以都沒有什麼大事發生。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風逐漸的轉強,讓行走變的很困難,腳也漸漸的提出疲憊的酸痛警告,其中某些開放式的場地,對我們這些已經從風之子的範疇中脫離的人來說,更是極大的痛苦阿~_~|||

這種又濕又冷風又大的感覺,還讓我的尿液直往上湧 (大汗)

最後實在忍不住,在小隊行進途中,偷偷的停下來休息一下,順便帶小朋友上廁所(其實是自己想上= =)

這件事,在事後也被鞭了一頓,因為好死不死,下一個要前往的關卡有配置廁所關(當該關卡附近有廁所時,關主可以請小隊稍微休息一下,並把有尿意的人由小隊輔帶去解決)XDXD

我只能說,人有三急,錯不在我╮(╯▽╰)╭

帶去廁所的途中,還發生了一段糗事,可是我實在不是很想說,以兩句話概括就是這樣。


「阿~~上流弓進男廁耶!好噁心喔!」

「功夫功夫?」


姑且不管這件詭異事,再來進行這個關卡的時候,我們也接到了通知,因為下雨的關係,結束的地點改回科二,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我就沒放在心上了。

不過因為消息傳達的不確實,結果有幾個小隊還是回到圖書館集合,造成了大混亂,但,那是另一個與我無關的故事了。

再來,這關結束,繼續下個闖關,可是到了下一關的時候,道具還在,可是關主消失了 ̄▽ ̄|||

「是人有三急的同好阿XD」心裡雖然這樣說,嘴巴卻是這樣說:「關主大概去廁所遲到了,等一下我們好好笑他喔!」

我這個人真是謎阿我-_-a

不久後,關主出現了,關卡繼續進行,這時候,強者我學長喵魚的手機忽然響起!

「喔,好,我知道了。那個,小弓阿,浩庭要先走了,你先送他回浩然圖書館等家長吧!下個地點你應該知道吧?」

嗯呃,說實在話,我不是很確定下個地點的實際位置,不過帶人總比帶小隊帶到迷路好,於是我就帶著要提早走的那隻正太朝著圖書館前進啦,移動過程中,當然少不了幾個問句。

「這幾天好不好玩啊?」

「好玩。」那就好。

「那累不累阿?」

「不累。」喵的老子腿差點走斷你竟然不累!

「那那那……你為什麼要提早走啊?」

「要學鋼琴課。」唔,不愧是國家未來的棟樑。

「那你幾歲開始學的啊?」

「不知道。」

「我記得鋼琴不是都有級數檢定,你到第幾級啦?」

「十五級。」

「你要去上鋼琴課……那你弟也一樣囉?」

「嗯,我弟六歲開始,跟我一起學的。」很奇怪的哥哥,自己幾歲開始學忘了,卻記得弟弟什麼時候學的XD

後來,帶著這位國小三年級的小正太,到了圖書館,又回科學二館拿東西,途中遇到他爸,因為要拿書包,他弟也還沒到,就決定在他爸的『辦公室』碰面,不過……這位小正太你知道你爸辦公室在哪吧?

「知道。」

於是我們回到了科二,東西帶齊後,照著正太的指示,到達了他爸辦公室所在的地點。

其實,一點都不遠。就在科學二館的對面,科學一館就是了。

也就是傳說中的電子物理系的大本營,換句話說,這位正太的爸爸是交大電物系的教授嚕(木亥火暴)

好險,我跟他的關係不算差,選課也沒遇過石姓的教授,應該不會出什麼亂子才對。

至少,不會出現「我媽媽是應數系的教授,我要叫她當你!」那一類恐怖的言語(抖)

不用懷疑,那是曾經發生過,出自老人口中的事實,雖然我一直不知道那句預言最後有沒有成真就是。

人送到了,就回到小隊的創關點吧!好險剛剛再接送的時候,有用目視法大概估量了一下位置,近距離觀察後,也發現了目標沒錯,雖然我到的時候,剛剛好是移動到下一關的時間就是。

那關很巧的是那關的關主是我們小隊的組輔,所以那關差點進行不下去,又很巧的是問問題的關卡,非常巧妙的,問的問題我好像大多都知道答案,巧合至此,我也沒有什麼話好說,無語問蒼天,乖乖移動到下個關卡去了。

下一關,也就是最後一關,又是坐著進行的靜態活動,正當我高興可以休息一番的時候,強者我學長貓魚聲音再度適時響起。

「小弓,翔亭也要走了,送她回去吧。」看看時間,我也想到黃金結束後,我要馬上出來帶樂透的活動,所以就又帶著一位蘿莉,朝著科學二館的路前進,依照慣例,做點問卷調查。

「跑那麼久,你累不累阿?」

「還好。」

「那好不好玩啊?」

「還好。」

「……你就只會說還好喔→.→」是的,我遇到了傳說中很難融入氣氛的自以為成熟魔人。

可是,她今年才小學四年級!十歲而已,剛會飛(啊?)裝什麼成熟阿阿!

而且同隊還有另一個四年級的女生,是屬於超愛黏人,讓人又愛又恨的恐怖類型。

也許是因為這樣才反動吧。我也沒什麼話題好接下去了。因為,到科學二館的路途不長阿XD

到了科學二館,東西都拿好,我才想到一件事情,家長正在圖書館前等待,所以要有人送過去,可是,現在的時間好像不允許我帶小孩到圖書館接送耶(汗)

偉大的機動組,在此時發揮了驚人的功效,我也只好把到口的蘿莉乖乖的放下(啊?),回去準備著裝開樂透獎了。

衣服剛換好,還在探頭探腦的階段,就有人衝過來說:「快點!已經輪到你出場了!」

可是,雖然我沒看時間,可是結束的也太快了吧?抱持著疑問的我,還是走到了舞台前,開始了樂透的活動。

這次的樂透,很累、很難控場,可是我又不知道是為什麼。好不容易獎項開完後,我匆匆回到營本部,把身分換回功夫海牛,趕回活動中心進行接送的工作。

依照先前的慣例,看電視的便服大軍,再度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的被黃衣大軍所佔據,這場戰爭,最後被一句話所結束。

「各位小朋友們~該準備回去營本部吃飯開會囉~~」是的,一群黃衣的傢伙看動畫看到忘我,忘記要回去了XD

於是眾人回去社窩拿外套的拿外套,直接趕回去的趕回去,結束了這天的營期時段。

晚上,吃完飯,免不了的又是檢討會的時間,然後,各關主準備明天大地的總de,可是我們的活動負責人,偉大的氣質社長小叮鈴,目前重感冒中,於是,總de在她去看醫生的半小時後展開。

一開始我是認為,看醫生等掛號要花很多時間,半小時她應該趕不回來,結果卻回來了,而且掛著病體,看起來依然活力旺盛的社長大人,實在令人佩服。

其中,我也是大地的關主之一,負責到的是『搶寶藏』的單元,簡單來說,就是事先規定關鍵字,然後由我講一段小故事,其中如果出現關鍵字,就去搶指定的標的物,先拿到者獲勝,至於進階題,我則是選擇了「牛奶不『如果』汁好喝」這種很白爛的白痴造句法來用。

對於我這種場控已經經驗豐富的人,當然是輕鬆的讓總de給帶過去了,雖然,當時我手中沒半個備用的小故事(汗),那時候的想法是:「反正明天教學有的是時間,怕什麼!」

可是在總de圓滿落幕後,氣質社長提醒了我一件事情,明天的團康遊戲是我們負責的,該怎麼辦阿?

這這這真是個好問題,稍做討論後,我們也把他留到了明日的教學時間來討論。

然後,時間也不早了,大家就四散回到寢室休息。

回寢室後,我拿起漫畫沒幾秒鐘,就自動進入了無意識狀態,很確定自己真的是累了以後,就跟還在與時間表苦戰的貓魚學長說聲抱歉後,縮進睡袋安眠去也。


嗯,你發現了嗎?昨天我也是跟貓魚學長睡在一起,正確來說,這十天營期,我都借住在他的房間中。

吃飯在一起、睡覺在一起、洗澡在一起、帶小隊也在一起,真是讓人害羞的關係阿 ̄▽ ̄...

可是信我,這不是重點,因為,我已經睡死了。


二日目‧終。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