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弓:就是個殘稿,實在是沒什麼印象的東西。(抓頭)
===

「吼唷!搞半天,這次任務又什麼都沒有了啦!」惱怒的獸人發出了巨大的哀嚎聲。不過這也難怪,這已經是這個冒險小隊連續第三次任務失敗了,而且也不是他們實力上的缺失,單純的只是運氣方面的問罷了。

「至少,我們還獲得了這些寶貴的冒險經驗,這是什麼都無法取代的阿。」老成的牧師,提出了自己的見解……或許該說是信仰神祇的意思比較妥當。

「哼,整天感謝精神的富足,可是不會讓肚子感到充實的。」毒舌的巫師因為連日來的飢餓影響到對於魔法的研究,原本就顯得刻薄的語氣,添上了不少諷刺的味道。

「好啦,吵嘴只會肚子越餓而已。不過話說回來,我倒是很想知道,這次冒險者工會的那位小姐,這次會用什麼嘴臉來迎接我們,呵呵。」小隊的領導者,一位擁有貴族氣質的女性精靈戰士,適時的引開了話題。

「凱特,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但是……我們這樣下去是不會有結果的。」機靈的盜賊用多變的嗓子,模擬出那位牙尖嘴利,以工會利益為最高原則的接待小姐的尖細聲音,搭配上模糊曖昧的語氣,引起了眾人一陣哄堂大笑。

而這次的任務,也在這種略帶自嘲的笑聲中,劃下了失敗的句點。

但是,對於那位黑夜的子民來說,這才是掙扎的開始。

跟著這個冒險小隊也有一段時間了,除了適時的搞笑天份外,熟練的暗殺技術也是隊伍上的一大傷害製造源頭,雖然任務常有失敗,但是跟著他們卻似乎有種無窮的樂趣,但是在附合眾人的笑聲的同時,總有種格格不入的自我孤立感。

「生活在黑夜的人,是不會理解鮮草的氣味,微風的流動,太陽的溫熱,與雨水的清涼的。」昔日導師的名言,再度迴響於腦際。

背負著半黯精靈的沉重命運,於黑夜和白日的交界處遊走。

歡笑,尋找屬於自己的太陽。

沉穩的呼吸,略顯快速的心跳,練達的雙手。

沉眠,期待真夜之降臨

行進,化為夜行之太陽

晨曦,體會光明之暗冥

成為夜行的太陽,乃夜之子永遠的夢想。

從任務開始掙扎,結束時徹悟,結局未定。

第一人稱吧?盡量寫出味道來!

當成社刊備稿吧...=W=


===

在黑暗籠蓋住一切,深邃的地下迷宮中,不安的腳步聲,輕輕的響起。

「啪搭,啪搭,啪搭…」其實嚴格說來,這位半獸人的步伐已經在同族中算輕盈的了,但是處於絕對寂靜的環境中,心裡因素的無限放大下,就算是呼吸聲,也具有讓人心臟麻痺的威力。

不過眼前這位半獸人的感知神經,似乎也沒有靈敏到能夠嚇死自己的境界,他只是單純的感覺到危機而已。而這份第六感,在相當容易感官麻痺的地底生活中,往往是存活的有利條件。

所以,藉由巨大的破空聲的警醒,他成功躲過了第一下斧擊,隨即奔跑起來。

運氣相當好的,才剛起步,原先立足之處,就出現了一層又一層的黏絲,蛛網術這下反而造成了對方的行動阻礙。

接著,直覺性左閃,剛好躲過流矢的追擊,看來應該是可以成功脫逃了吧。如此暗想的半獸人,並沒有察覺到,角落中有個死神的黑影正盤算著最佳的時機。

沉穩練達的雙手,不帶一絲猶豫的揮出一道看不見的軌跡。


噗滋。


溫熱的暗紅色液體從冰冷的屍身中流曳而出,發出聽不見的潺潺聲。代表著血之河正努力的拓展自己的流域,直到源頭乾涸的那一刻──

 § § 


「吼!為什麼已經完成任務的我們,要繼續搜索這片該死的漆黑地域啊!這裡明明除了幾隻下賤的半獸人以外,什麼都沒有嘛!」行進到一半,直性子的獸人戰士凱達,不耐煩的吼叫著。

「冒險即探索,也就是連串戰鬥的構成,不斷的戰鬥,不斷的冒險,這才是人生啊!」老成的矮人戰神牧師,提出了自己的見解……或許該說是信仰神祇的意思比較妥當。

「冒險到最後因為最基本的糧食飲水問題,仆倒在路旁,結束這光輝燦爛的耀眼人生,呵呵……」因連日來的營生問題影響到魔法的相關研究,使得人類巫師斯塔原本就刻薄的語氣,更添加了幾許諷刺的意味。

「好了,別再吵啦,這也是沒辦法的阿,最近不是很景氣,所以只好想辦法賺點外快阿,還是,你們想去接殲滅下水道巨大黏性生物的任務?還是幫助鄰國的公主送封情書給不知身在何處的吟遊詩人?」身為領隊的妮蘭斯,一位帶有貴族氣質的精靈劍士,適宜的化解了小隊的火爆氣氛。

「可是,到底是誰說這裡似乎是闇精靈的遺址,很可能藏有密寶的阿?」不甘心的凱達,還是補上了一句埋怨。

……是我。盜賊亞倫將這句話梗在喉嚨中,寡言的天性讓他自然的希望其他人能夠察覺,並幫忙解圍。

可惜這份期待,只造就了一段時間的沉默,尷尬。

該死,早知道就不插嘴了,早知道……就不參與這團隊了。慣於獨行的盜賊心裡獨自抱怨著。

「亞倫真的很對不起…因為一些意料外的事情……我知道你是個好人……所以…抱歉……」冒險者公會接待娘曖昧的語調,於腦海中響起,更加深了盜賊的煩惱。

即使是想試著融入團隊,提出建言,最後還是遭到遺忘的下場,反正自己這漆黑的外貌,不帶有天然漆自然光澤的暗色皮膚,原本就很容易遭人忽視了……

雖然有稍微能自豪的暗殺技術,不過既然一切都隱藏在黑暗中,也根本不會被人所記憶。

總之我就是個可有可無的傢伙罷了。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