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弓:同人集體創作出刊寫出來的天堂同人稿件,應該算滿意的作品之ㄧ吧,實際上怎樣就不知道了。
===

「肯…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


  ※ ※


「賽尼斯將軍,反王陛下命令您留守於此,負責突破艾爾摩軍隊的防線。」黑之魔女看了傳令官一眼,純粹的恐懼隨即從喉頭湧出,讓後者頓時生出一身冷汗,接著,把視線轉到了艾爾摩王國的軍隊。

與其說是軍隊,不如說是難民團。身著生鏽殘缺的護具、手持簡陋破損的兵器、營養失調而發黃的面孔,絕望而空洞的眼神,再再顯示了反王窮兵戰略的成功之處,這是肯恩‧羅侯在亞汀區域戰無不勝的最大要素,但,也是提高民怨的最佳推手。

「知道了。」賽尼斯那雙套上黑色護甲的麗手緩緩高舉,毀滅之元素隨即舞動。


誕生於遠古 翱翔於蒼穹 新星之始源阿

遵從吾之號令 化為 擊破天際之怒火吧!!


地火複合魔法──流‧星‧雨!


巨大的隕石從空中高速墜落,留下一道美麗絕倫,同時也危險致命的火紅軌跡。來不及驚艷──暴風的怒吼就已伴隨著大地的哀鳴奪去所有知覺,撞擊過後,所謂的人間煉獄,清晰的展現在眼前。

「全軍攻擊。」但,不管是多悽慘的景況,對於這批受過邪神教誨的黑之騎士們來說,毫無影響,單方面的屠殺,於焉展開。

看著行動逐漸完成,黑色魔女的身影隨之模糊。打算回到本陣的駐紮地,向那魔性之男子回報,這場早已注定結果的戰役。

就在此時,兩股強大能量忽然湧現,妨礙了傳送進行。格蘭肯的低語在艾爾摩士兵的屍體旁迴響,使死者進入了永不沉睡之甦醒。殷海薩的祝福在黑之浪潮中高頌,紅色流星,狠狠刺入反王後方之防線。


魔女的雙瞳瞇成一線:「紅獅王子……與艾爾摩聯手嗎?不足為懼。我就順便解決你們。」

微一動念,於魔法能量指引下,漆黑之影出現在艾爾摩軍隊中央,不死者最密集之場所。


永恆於時光 沉眠於極地 末日之結晶阿

遵從吾之號令 化為 凍結大地之旋風吧!!


風水複合魔法──冰‧雪‧暴!


相對於先前威力集中,打擊士氣效用大於攻擊的流星雨,狂舞之寒冰籠罩了整個軍隊,將範圍內所有物體──不論是生、是死,都凝固成晶瑩透明的冰雕,甚至強壓下邪神的黑暗之力,使施術者受到再起不能之打擊。

唔,不小心釋放過多魔力,波及到己軍……算了,事後總是能補充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回到本陣。

由於元素之力混亂,短時間內傳送魔法使用不能。因此賽尼斯選擇了步行的方式,順便清理漏網的雜兵。



「肯,一定要等我回來。」



  ※ ※



「嘻嘻……」是幻聽?還是魔法使用過度的後遺症?

「討厭,不要弄啦!」忽然間,殺伐震天的修羅地獄,變成了寧靜安祥的小湖邊,幾名水之精靈無憂無慮的嬉戲著。

「我……以前…好像也曾這麼快樂……」不知不覺間,賽尼斯的外表變回昔日之模樣,清麗脫俗,又帶點靈動刁鑽的水精靈少女。

「來玩嘛~來玩嘛~~」手朝著賽尼斯伸了過去,但她卻因此而退縮。只要接受邀請,就可忘卻煩惱,永遠玩下去的……

「不行……我還得…肯?對了……肯還在等我。」一想到那帶有魔性魅力之男子,眼前的幸福頓時化為一群彩蝶飛去,觸目所見,又是一遍血腥。

「可惡的歐薇!竟然想趁精神不足時誘惑我!」嘴裡雖然咒罵著,但是魔女的內心深處,卻有個小小的聲音不斷質疑著……


「這些年來,我……到底變成什麼怪物?」


隨著聲音一次又一次的細誦,賽尼斯也跟著煩躁起來「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啊啊啊!!」不受控制的,昔日記憶湧上心頭,瘋狂轉動著。



  ※ ※ 



「嘻嘻,你是誰啊?」

「我是大法師──哈汀,你長的真美。」

「可是你長的真醜!」



  ※ ※



「黑魔法過於危險,使用不當會反噬己身的。我不能讓你學!」

「要你管啊!醜八怪,我要學,誰都阻止不了我!」


  ※ ※



「好、好漂亮的男人!怎麼會倒在這呢?嗯…總之先救醒他吧!」

「唔…你是……?」

「我……我叫做賽尼斯,你呢?」

「……肯恩‧羅侯。」



  ※ ※



「肯恩……羅侯。」這個名字再次點醒了賽尼斯的意識,但,那瞬間,她寧願自己永遠不清醒。

眼前,出現了兩個男人,兩個靜止不動的男人。

穿著朱色盔甲,刻有紅獅徽記的斗篷隨風飄揚,渾身傷痕的紅獅王特羅斯‧德比,此時半跪著,用劍撐地,兩眼無神的盯著地面發愣。

身披黃金鎧甲,墨黑長髮不停的舞動,散發著霸氣的反王肯恩‧羅侯,此刻昂然挺立著,但被譽為「魔瞳」的雙眼卻失去了往昔的魅力,只因,胸部的傷口帶走一切生機。

「不、不可能的……受到格蘭肯之祝福,擁有不死之身的男子,是不可能死亡的!回答我啊!肯!!」

「哼,只有在絕對勝利的前提下,邪神才會展現他的力量。只要一看到聖神殷海薩的身影,那膽小鬼馬上就夾著尾巴偷偷溜走了!」月之騎士季里安,此刻狼狽的仆倒在地,連站立的力量都欠奉。其餘的守護騎士,也各自倒臥,喪失了作戰的能力。

「不……我感覺得到,肯他還活著!他還呼喚著我!神啊,不管是怎樣的犧牲,我都願意。只要肯……他能夠繼續活下去。」四週忽然變暗,就像是深情的叫喚感動了神祇,引發了奇蹟。

黑暗中傳來威嚴的聲響:「你真的願意嗎?犧牲你所有的一切,包括你身為水精靈的自覺,來拯救這個男人的生命?」

不期然的,賽尼斯的腦海閃過了在小湖與同胞玩樂的景象,隨即又被反王的各種身影所佔據,最後,只剩下單一的意念。


「我願意。」

「很好,那我賜你力量,達你所冀,同時,你的全身、全心、全靈也將屬於我。」

話聲弗落,賽尼斯意識全失,陷入了永眠中。



此時,反王身旁吹起了一道風,一道可以凍結世間萬物的寒風。寒風將魁梧的身軀凝成一塊巨大的冰晶,並且帶來無盡的風雪。

風雪持續、不斷的吹著,純白的雪,逐漸的覆蓋了一切──不管快樂還是悲傷,喜悅或著憤怒,都在白色的淨化下,消失無蹤。



從此以後,亞汀與艾爾摩的交界,成了霜雪肆虐的極寒之處,甚至,還流傳著冰晶至深處藏有寶物的傳說。


而紅獅王特羅斯,於魔法發動前,依靠守護騎士的犧牲,逃回亞汀城,登上王位,重建了紅獅王朝的榮光。世界,再度恢復了和平。



直到……黑暗精靈特遣隊依照神旨,造訪了冰晶洞窟。但,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Fin.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