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弓:這也是生日賀文,那時候我的電波塔到底怎麼架設的,我無法理解。
===

「欸、欸,你聽說了沒!今天就是那個……不能說出來的日子耶!!」

「哈!什麼不能說出來……等等…你是說……『那個不能說的日子』!?那還待在這幹嘛?快逃啊!!」

「說的也是喔……呃,跑的還真快……等等我啦~~」

就這樣,『不能說的日子』成了飄零國人的催命符,聞者無不退避三舍,轉身大逃,只有……



「怪了,怎麼半個人都沒有,連老闆都失蹤了= =...」飄零傳奇中的無聊男子,這時在自家開的餐店打工中。

「對了...那我就可以快樂的摸魚,阿不,洗蝦啦,受死吧!外星蝦人軍團,嚐嚐我斬艦刀威力吧!!」沉迷於機戰阿法場景帶入的男子,渾然不覺黑暗悄悄的踏著小碎步降臨。

「啦啦啦~有個女孩叫甜甜~……等等,音樂暫停!!為什麼是用小碎步阿!?」黑暗,忽然變調,破口大罵起來。

「因為……你不是事先要求優雅殘酷又華麗的黑暗形象嘛→.→...」旁邊楚楚可憐的旁白如是說。


「提著菜籃,一邊唱著小甜甜一邊踏著小碎步是優雅殘酷又華麗的黑暗形象,很好,很好……」雖然其實我們看不到,但是黑暗露出的一抹冷笑硬是冷到了周遭所有人。

「耶?蝦子怎麼洗一洗結冰了= =?...對了,因為是在鹹水裡面,有鹽巴的關係阿……我果然是天才= =+」完全違反物理定則的怪異思考在無聊男子的腦中環繞著,不過,這似乎不是現在的重點所在……。

「口亨!逼我用自己的人馬,上!!」管風琴solo的魔王交響曲隨即彈奏起來,黑暗手中的菜籃也換成了皮鞭跟蠟燭。

「很好……這樣才有……等等,為什麼是皮鞭跟蠟燭阿!!負責的給我死出來!」

「大、大王,你不是要求優雅殘酷又華麗的黑暗形象嗎?這是我們連夜趕工出來的最高品耶。」雙手不斷搓揉的駝背男子隨之出現。

「呃,這哪是優雅殘……好饒舌。算了算了!全部給我死出去!!還是用我自己準備的就好!」隨手一揮,黑暗將所有的佈置掃除,重新透出的燈光下,勉強顯現紫色的身影。

「嗯,還是多少自己弄一下好了。」語畢,身影再度消失,似乎為了周遭的氣氛而努力著。

「怪了,今天的蝦子怎麼洗的特別久,怎麼洗都洗不完阿= =...」

無聊大哥,為了劇情需求,你就再忍忍吧-_-/...


良久,周圍的感覺終於變的詭祕,稍微符合了黑暗想要的感覺。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小無聊~人家好想你喔~~(撲)」

『= =!』、『= =...』、『= =|||』無聊變臉三部曲。

「你你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討厭,連今天是什麼日子你都忘光了!人家不依啦!雖然說,你去年最後好像也忘了沒錯= =...|||」

「今天= =...?








(小無聊思考中,請稍後。)



啊!不就是那個不能說出來的日子嘛!本大爺果然記憶力過人阿!哈哈哈!」


伸...

= =?


伸伸...

= =??


伸伸伸...

= =???


伸伸伸伸...

= =????


伸伸伸伸伸...

= =?????




「生日快樂。」還來不及感動,緊實接觸的感覺傳來,原來這木頭……嘻。



從此以後,那個不能說的日子不知不覺間消失在飄零人的記憶中,他們繼續過著原本幸福快樂的日子。



終。



很明顯看的出來是詞窮了...

管我...這種事交給當事人去判斷就好~(不負責任大逃)

mm1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